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厨房沙发阳台楼梯我都可以

时间:2023-01-15人气:作者:
一道力量冲入体内,似要将她撕成两半,纤细眼睫微微颤动,周忻妍恍恍惚惚的睁开了眼。

    眼前是一片模糊,额头发疼,从身下不断传来的疼痛感蔓延到四肢,一个炙热的rou棒像要撕开她的身体,在她的体内胡乱的横冲直撞,不停地开拓领地进出窄岤。

    双罡唇被黄色胶带封上,她婶吟了一声,意识朦胧,眼前是一个无光灯泡的重影,屋外下着雨,天阴沉的像是要吞并世界,影影绰绰的事物让她分辨不清。

    耳畔边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细微的呜咽混杂在一起,她用尽力气偏头看向右侧,那黑暗的角落里躺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她披散着头发,满是惧怕的看着一切。

    双手被束缚举到头顶,到脚踝的长裙被褪到小腹,快速的抽罡擦使她痛不欲生,过分的刺罡激使身体分泌罡出腻人的液体,白罡皙的脚裸被固定在空中一上一下,她能听到男人畅快的喘息声,也能感受的到两人肌肤相撞的难忍触感。

    冰凉的雨衣紧贴着她的大罡腿,被涵盖的狭窄空间内炽罡热至极,那大手抬着她的左腿,撑开的一角涌动进寒冷的气流,将衣内扉糜的气息冲散了些许。

    这是一场完完全全的xìng侵,狭窄的甬道包裹着男人灼热的xìng器,男人的rou棒很是粗罡长,快速的用力摩擦使得肉罡壁滚烫无比,但更烫的棒子仍在胡乱作祟,甚至越来越深,似要将她彻底贯穿的架势。

    被侵犯的屈辱感逐渐袭来,一边是男人的侵入,一边是女人的视线,那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强罡暴的感觉刺罡激着她纤细的神经,她强忍着百倍的羞耻,攥紧双手。

    大颗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男人的脸在雨衣下模糊不清,脖子紧绷着的青筋却看上去甚是骇人,那沉重的呼吸萦绕在她的周围,像是鬼魅一般包围着她。

    双罡腿被一双粗糙的大手固定着,被男人的耻罡毛刺过的嫩罡肉仿佛有无数蚂蚁啃咬那里,酥罡酥罡麻麻的刺罡激着肉岤分泌罡出更多yin水。

 文学


    睫毛被泪水打湿,额间出了一层薄汗,冻僵的身体在激烈的运动下燥热起来,软罡肉像是有无数张小罡嘴吸附着rou棒,赤红的棒子搅得粉罡嫩的小岤红肿起来,男人毫无章法的蛮力冲撞,既过分刺罡激又痛快舒爽。

    透明的液体顺着臀罡部弧度落在地上,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在昏暗的房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周忻妍看不见他的眼睛,却能感受的到那充满欲罡望的目光,阴冷又炽罡热,像是个无底深渊,将她一点点吞入腹中。

    她控制不住的战栗,噙着泪避开了那满是吞噬欲的视线,身下木板发出不稳定的“咯吱”响,yi罡n荡的麝香味充满房间,也充斥在她的鼻间,她望着被雨水模糊的玻璃,透过木板的寒意席卷她的身体,眼泪顺着脸颊落进了发丝内,半干的长发像是朵黑色娇花在地板上绽放开了。

    潮罡湿的冷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霉味,那味道混合着yin糜气味聚集在不大的房间内,身体里的巨物占据着温润的肉罡洞,不过一个指头大小的花岤被极限撑开,粉罡嫩的花罡唇撑着泛白。

    在被雨衣包裹更为漆黑的地方,与肉罡洞切合无比的阳罡物大力肏插着花岤,那在昏暗视线下看不清晰的肉罡柱每次抽罡出小段都能带出丝丝yin水,rou棒触及到冷气,便绞着温暖的肉床,再一次推向深处。

    外冷内热的状况令她头脑发昏,下罡身被男人宽大的雨衣遮盖住,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粗大的rou棒子是如何罡在她体内作乱的,身体与男人rou棒冲撞,不大的小岤紧紧绞着闯入的异物。

    从口中发出的“呜呜”喊声,逐渐变成错乱的鼻息声,体内翻滚着热浪,她收缩小腹想将那东西排出去,却只听见男人一阵低吼,猛地一撞,差点将她灵魂撞散。

    眼睛被眼泪模糊,她咬紧牙关,身体传来被外物侵入的崩裂感几乎要与她的理想相撞击,她几乎就要窒息,xìng爱的潮流将她淹没,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只能用急促的呼吸来压制那股该死的湮灭感。

    角落的女人闭上眼睛,她完全抬不起手遮住耳朵,浑身上下被雨水浸透,血液染红了她的白衣,她双罡唇打颤,无法救正在被侵犯的女人,更加救不了浑身是伤的自己。

    女人的胸脯上下起伏,皙白的双罡腿夹着男人健壮的腰杆,男人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每一下冲撞都是那么用力,肉体相撞的声音在房间内尤为响亮,“噗嗤”的水声显得含蓄内敛。

    一丝细细的酥罡麻从身下传来减弱了些许疼痛,那感觉陌生而神秘,像是踏破了某种禁忌传来的欢悦感,她非常想唾弃不争气的身子,但那陌生的快罡感无疑是致命,身体像是乘着艘船,帆船遇见了澎湃风浪,在海中漂泊不定,欲要沉沦又似坚定着。

    白色连衣裙粘在身上勾勒出美妙曲线,半透的白色隐约显现出裙下肉色,被胸衣包裹着的双ru在不规则的运动中摇摆不停,乌黑的碎发贴在通红的脸蛋上。

    她迷离着眼,麻绳捆绑着白净的手腕,因晃动被摩得通红一片,惨白的皮肤染上了层粉,男人大开大合操干着肉岤,许是初次开罡苞,甬道紧紧罡咬着深红rou棒,每一次的抽罡出都能带出粉色嫩罡肉。

    过分紧致的岤像是个馋嘴的小罡嘴,一直流淌着透明液体,液体滑过峡谷一滴滴的滴在木地板上,在从缝隙落到了土壤中。

    小腹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涌罡出来似的,这感觉像是上厕所,但又不十分准确,手掌不自觉的握紧,岤中rou棒狠狠顶罡进了更为狭窄的地方,周忻妍发抖,小腹涨得难受。

    她拼命呼吸着,被长时间抬起的双罡腿在一点点发麻,双ru在衣内一上一下的跳动着,她颤抖了下,只瞬间,便爆发出“哗啦啦”的液体。

    男人没有因此而停下,反而迎难而上,高謿过的肉岤又嫩又热,大量yin水浇盖在rou棒顶端,那火热的棒子泡在里面,舒爽到连背脊都背染上了酥罡麻感。

    男人扶住周忻妍的细罡腰,撞击一次比一次深入,紧致的肉罡壁无死角的吸附着阳罡物,高强度的摩擦令雪白的臀罡尖都透着蜜色的红光。

    被侵占的感觉越发明显,高謿过后的身子比任何时刻都要软弱无力,她眼中是被羞辱的愤恨,但身体却迎合着男人,使男人更加方便的欺凌进来。

    那棒子硬罡邦罡邦的,烫得像刚从火炉里拿出的铁钳在她体内冲撞,两个子孙袋被染上黏罡腻的yin水,随着抽罡擦拍打在她的臀罡尖。

    眼泪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扭动着身体不想要再被侵袭,可男人的力量简直过分,像是铁架一样稳固她的身体,她即使再反抗,都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活鱼。

    男人松开了他的手掌,单手摁在她的脸侧地板上,身体逐渐下沉,那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她的身体被死死压住,两人鼻息交罡合,她沁着水光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那仿若一头剧毒的蟒蛇,充斥着尖锐的光彩,那展露出的阴暗气息令她不自觉放慢呼吸,强烈的气息让她胆怯的垂下眸来。

    男人凝视着她挂着泪珠的脸,身下的动作未停,反而更加激烈。

    周忻妍的呼吸沉重起来,专属于男人的气味包围着她,那种从内而外都被侵犯的感觉愈发强烈,她颤动着睫毛,无力的大罡腿紧紧男人的腰罡腹。

    男人皱了下眉,身下之物狠狠撞进了那藏在最深处的子gong里,龟罡头轻微颤抖,不过刹那,一股滚烫的精罡液喷射罡进去。

    男人低吼了一声,像是猛兽狂欢后的发泄,一滴汗水因引力滴在了她的眼睫上,周忻妍闭上眼睛,不愿去感受那rou棒在她体内罡射罡出精罡液的怪异,也不想去感受子gong逐渐被滚烫精罡液占据的羞耻,但越不愿去想,反而这感觉越是清晰。

    射了小半会,男人才迟迟地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去,甚至还好心的为她拉下裙摆遮蔽私罡处。

    周忻妍微微夹紧发麻的双罡腿,白罡皙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那大股滚热的液体聚集在她的小腹部,她微微倾斜,那液体便顺着甬道争先恐后的流出。

    一旁的女人听到了动静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活春罡宫不禁引得她下罡体湿漉,但恐惧占了上风。

    她抬头看向穿着雨衣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抬手拿起桌上的钻头,轻轻摁动,一阵尖锐的声音便响彻房内,桌下脚步移动,走了过来。

    女人身体被麻绳绑着,踉跄的被男人拖了出去,屋外依旧下着暴雨,天色昏暗,男人打开了后备箱,一把将她塞入后备箱。

    房间的门敞着,客厅的门也敞着,周忻妍尝试着放下高抬着的手,用胳膊肘支撑起上半身向外看去,外面是个院子,院内光秃秃的只有一层被暴雨淋湿了的泥泞土地。

    男人返了回来,手中的钻头已经不动了,周忻妍缩了缩身子,用湿漉的眼睛望着他,男人冷着脸,淋着雨将她塞进了后备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