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玩弄人妻少妇500系列 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短篇巨肉高h文

时间:2022-07-10人气:作者:

白夭眼前一亮。

哟,看来她的食物也来医院了呢。

“老头,快点!”

圣墟现在一点也不心疼功德没了,美滋滋地取下从小到大戴在身上的吊坠,毕恭毕敬地递给她,“老祖,功德都积攒在里边,不够我这还有呢。”

他转头朝师弟们伸手,“把功德石都拿出来!”

师弟们一听说白夭喜欢功德,早就不等他开口,全都把功德石给取下来了,个个呈在手里,笑得合不拢嘴。

“老祖,我功德石积攒的功德虽然没有师兄多,你要是不嫌弃的话,送你啦!”

“老祖我的功德石也送给你!”

“老祖还有我的!”

老头们全都激动脸!

圣墟:“……”

这群墙头草!

白夭本来只想拿走圣墟的功德,没想到大家都愿意给她,当然照单全收了。

所有人的功德加起来刚好破千点。

一下子就把三缺五弊给压制下去。

她瞳眸褪去银白,露出黑宝石般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腿部力量也回来了。

白夭起身,舒服地撑了个懒腰,环顾众老头,微微一笑,“多出的功德,下次我去你们观里,帮你们改一改风水格局,你们这些老头活过百岁不成问题,以后投胎也能投个好胎。”

“啊啊啊啊,老祖万岁!”

“老祖太好了!”

众老头兴奋不已。

人最难左右的是自己的生死,纵然他们会算命占卜,可也只能帮别人趋吉避凶,对于自己的命数,却是无法改变的。

他们这些老家伙,高寿最多最多也就是掌门人,能活到九十岁,剩下的能活到八十就不错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们有老祖撑腰,有老祖给他们续生死!

众老头看向她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拜和激动,这功德,给得实在太值了!

“老老祖……”主治医师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对着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他实在喊不出老祖这个称呼。

但眼前这些七老八十的老头,个个都这么尊称她。

他也跟着喊。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让一个脑死亡的病人死而复生的?这简直就是神迹啊!”

白夭淡然又高深莫测脸:“嗯,这就是神迹,来自于本老祖的神迹。”

她说完潇洒走出病房。

这一幕,简直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把主治医师看得一愣一愣的,赶紧追上去,“老祖,求你再救救另一个人!”

白夭顿住脚步,回头瞅他,“你也有功德给我?”

医师摇头。

“那要出卖灵魂给我?”

医师瞪大眼,摇头摇得更厉害了。

“那我白救?”

医师一脸正气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祖会有福报的!”

白夭轻笑出声,“我要那么多福报干嘛,这年头福报又不能当饭吃。”

医师:“……”

“病人是个很有身份地位的大人物,你救了他,他肯定会给你很多钱,这不比你骗老年人来钱要快得多……”他一时嘴快,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

“老祖,我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急忙道歉。

白夭淡定道:“说吧,我看心情再决定要不要帮忙。”

医师脸色一喜,急忙说道:“老祖神通广大,能让一个脑死亡的病人死而复生,那只是残疾的人,你一定有办法能让他好起来。”

白夭眉梢微挑,似乎想到了什么,“残疾的人?”

“对,这个病人本来就双腿残疾,今天手也受伤了,我看过,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技术,没办法治好,只能落下残疾了。”

“这个病人是不是姓柳呢?”

医师满脸震惊,看着她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特牛逼轰轰的大人物,“神了神了,不愧是老祖啊,这么快连名字都给算出来了!”

“带路。”

他果然带着她,走进了柳幸川所在的VIP病房。

柳幸川做了紧急手术,麻药劲还没过去,还在昏迷中。

“他的双手似乎被什么重物砸到,骨头粉碎性骨折,手上筋脉都断了。”

白夭:“……”

重物?!

他奶奶的,她一百斤都不到,哪里重啦!

“我和骨科专家们开完会议了,都说他这双手无法恢复正常了,以后四肢都得残废……”医师正说着,突然瞄见老祖她直勾勾盯着柳幸川,还一个劲地咽口水。

“老祖,你在听没有?”

“知道了,出去吧。”白夭淡淡挥手赶人。

人走后。

她嗖地一下,整个人翻身骑在了柳幸川的腰上。

纤手抓住他的脖颈,让他坐了起来。

两人近距离面对面。

白夭兴味盎然地盯着男人这张英俊不凡的面孔,越看越觉得秀色可餐,微微舔了舔唇角。

“姓柳的,没事干嘛生得这么香呢?”

“老祖我可是忍耐得很辛苦的。”

白夭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僵尸牙,正想咬下去时。

她的手,一不留神碰到了他的手臂,软趴趴的,像是没有骨头似的。

白夭放下他。

柳幸川倒在枕头上。

看着这个眉眼如画,唇红齿白,一身病气的美男子,让人不想欺负都难。

“看在你接过我一次的份上,这次老祖我饶过你啦。”白夭翻身下来,站在床旁,冰冷的小手握上他微微凉的手掌。

“柳幸川,你记住啊,我救你只是不想看你四肢残疾,连累魂魄四肢僵硬,这样会变得不好吃,硌牙。”

白夭觉得这个理由很充分也很正当。

运足气,将刚才获得的一千点功德,用元神之力炼化成灵力,再灌入他的体内,以灵修复他受损的四肢。

只是没想到,灵力灌入他身体中,犹如石沉大海,几乎泛不起一丝潋滟。

白夭微微蹙眉,改了方式,只用灵力修复双臂。

这一修复,就把她得来的一千点功德,败了个干干净净。

“草!”

她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用冰冷的手使劲蹂躏他的俊脸,“柳幸川你给我记住了啊,你欠我不少了!”

白夭蹂躏了一番,把他的头发搞成鸡窝头后,终于满意地离开病房。

她前脚刚走,后脚一个拿着针包的女医生推门走了进来,凡夫俗子的眼睛看不到柳幸川一双手臂上萦绕着淡淡的灵光。

女医生坚定地看着柳幸川,开始施针。

“柳爷,我一定要治好你的手,名震云城!”

“舒寒梦!你那三脚猫的针灸之术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什么九玄十三针,笑死人了,听都没听说过。”

“再有病人投诉你乱用针看病,就滚出医院!”

舒寒梦捏着一根银针,满脑子都是医院对她的警告。

他们这些人懂个屁,九玄十三针是她家族历代传下来的秘术,已传承千年之久,可以堪称国之魁宝!

可惜,在这科技发展的时代,古医早就没落,更别提她这是家族传下来的秘术,不被现代医学认可。

所有人都觉得她的九玄十三针是无稽之谈,所以在医院,她被勒令禁止施针,不得重用。

舒寒梦只叹生不逢时,难以施展自己的医术。

但今天不一样了!

她从骨科那不小心看到柳幸川的资料,他手臂筋骨俱断,有可能变成残疾。

柳幸川这个男人,连院长都要忌惮他七分,这样的大人物,如果自己救了他的手臂,不就可以向世界证明,她家祖传的九玄十三针,是可以扬名天下的医学奇迹!

梦寐以求证明自己的机会就在眼前。

舒寒梦深吸一口气。

一手按住柳幸川的手臂,一手正要扎针。

突地。

她脸色一变。

“他的手!”舒寒梦不可思议地拿着他的手翻来覆去地仔细查看。

只见柳幸川的手已经没事了,断掉的筋骨已经全部接上,手臂机能完全恢复正常。

“这…这怎么可能!”

舒寒梦以为见鬼了。

她来之前明明看到过他的ct片子,手臂受伤严重,几乎是无法痊愈,要落下残疾的地步了。

怎么才这一会儿的时间,他的手就恢复正常了,难道ct片子拍错了?

那也不可能啊。

舒寒梦怎么也想不透。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

楼星辰进来,一脸疑惑地看她,“你是?”

舒寒梦拿着银针的手微微一颤,“我…我是药品管理部的……”

“药品管理部的医生怎么会来VIP病房里?”楼星辰上下打量她,终于注意到她手上的银针,脸色一变,“你拿针干嘛?”

舒寒梦吞吞吐吐地解释道:“我…我会一种针灸之术,想来帮助这位病人。”

楼星辰恍然大悟,“那柳爷怎么样了,你的针灸对他的手有帮助吗?”

舒寒梦面色一愣。

她以为他知道柳幸川的手已经痊愈的事,看来并不知道啊……

一抹精明的算计从她眼底闪闪而过。

舒寒梦挺直了胸板,自信有余地说道:“当然,有我的九玄十三针在,病人的手,已经好了。”

“好了?”楼星辰一脸质疑,“我也是读过医学的啊,你别骗我。”

他上前摸了摸柳幸川的手臂,脸色顿变,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她。

“卧槽……真的好了!”

“那什么九玄什么针的,都能起死人而肉白骨了吧!太神奇了!舒医生,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楼星辰狂热地看着她。

柳爷的手臂伤势太重了,回到云顶明珠才发现他应付不了,这不,赶紧把柳爷送来医院。

可所有专家都说,柳爷的这双手算是废了。

他也以为,柳爷以后连吃饭都得需要人喂了。

可谁想到峰回路转,这小小的医院里竟然卧虎藏龙,藏着一个用针的高手啊!

“九玄十三针博大精深,一般人理解不了的。”

舒寒梦故作高深莫测的利落收起针包,朝他淡然一笑,“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职,不用客气。”

说完,她走出病房。

楼星辰一看她这世外高人淡泊名利的样子,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赶紧地又把柳爷重新检查一遍。

发现柳爷的伤势真的好了,而且状态比没受伤之前更好。

楼星辰决定,这样一个不求名利,只为济世救人的好医生,可不能埋没在药品管理部,当机立断去找院长。

院长一听是舒寒梦救了柳幸川,顿时高兴得合不拢嘴,“我就说舒医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楼总你放心,我立刻给舒医生调职,让她当主任医师,以后专管VIP病人。”

药品部。

舒寒梦紧张的心脏砰砰跳,眼神不止一次地看向门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我要记住,柳爷是我救的,只有死死咬住这点,我舒寒梦的人生以后才能开挂!”

砰,门开了。

头发花白的院长亲自带着升职令进来。

“舒医生,听说是你用你那高超的针灸之术救了柳爷的双手,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升职令,你快看看,对于薪酬待遇这些可还满意,要是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商量。”

看着院长对自己敬重有加的狗腿样子,舒寒梦就知道,她好日子终于来了!

病房。

柳幸川麻药劲终于过去,幽幽转醒。

“柳爷!你今天真的是走狗屎运了我跟你讲!”还没看清人影,他就先听到楼星辰那大喇叭的叫声。

“你的手不是要残废了么,医院里居然有个医术超高的女医生,是她救了你的手,你手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快起来动动看。”

柳幸川缓缓坐起,眉宇微凝,“女医生?”

他怎么在睡梦中听见白夭的声音?

“是啊!”

“除了她,还有谁来过?”

楼星辰认真想了想,“除了舒医生就是我了啊。”

柳幸川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看来是他多想了。

他动了动手腕,发现手臂果然恢复如初,不禁微微惊讶。

“连你也觉得不可思议是吧!”楼星辰感叹道:“我以前听说过,在数千年前就有很厉害的古医了,他们凭着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法,能生死人肉白骨,没想到今天亲眼所见了,太牛逼了!”

“医生近过我身?”柳幸川蹙眉,想到了什么。

“哎呀你放心,我知道你那要命的体质,所以在带你进手术室之前,我就在你兜里放了符,这样医生们接近你也就不会有事了。”

楼星辰兴奋道:“舒医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要不要把她挖回京城?”

柳幸川眸色淡漠,“可以。”

“行,那交给我,我给舒医生开年薪千万!顺便学一学她那什么十三针,学会以后,我给你免费扎!”

这边,舒寒梦在同事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神气十足地甩头离开药品部,来到了VIP住院部,狠狠地将药品部的工牌扔进垃圾桶。

“从今以后,我看谁还敢看不起我!”

“就你那蠢样,还学人,笑死人了哦。”一道冷不丁的声音突然打断她。

舒寒梦有些不爽,转身看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位身穿黑色旗袍的冷艳少女。

“小姑娘,你在和我说话么?”

“蠢货,你应该团成团滚得快点。”

冷艳少女冷哼一声。

舒寒梦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以为被她看不起,怒道:“你叫谁蠢货呢?”

“大妈,能别挡路不?”白夭清冷的目光终于放在她身上,一脸淡漠地挥手。

“大…大妈?!”舒寒梦两眼一瞪。

她今年才25岁,25岁正值风华正茂,怎么就变成大妈了?

白夭戏谑地看着她脚边,一个只有半个身子的恶鬼,正在地上拼命爬。

因为再不爬快点,就要被她给吃了。

这只恶鬼是白夭要走时发现的,他身上血气浓重,俨然死了好多年,一直徘徊在医院不肯走。

她发现他的时候,他正打算害人,要把一个抑郁症患者推下高楼。

然后……

这恶鬼就被她拽住双腿。

徒手一撕!

恶鬼就剩下上半身爬了。

她刚才就是在逗这只恶鬼。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大妈在那自言自语。

恶鬼瞅见舒寒梦,顿时犹如看见救命稻草,青白腐烂的手掌一把抓住她的脚踝。

“啊!”舒寒梦只觉脚踝一痛,像是被蚊子叮到,低头一看,脚踝那已经黑了一大块。

白夭已经失去逗鬼的心思,干脆利落地上前,一脚踩在恶鬼的头上,慢慢碾磨。

“恶鬼自有恶人磨,遇到我,算你倒八辈子血霉。”

恶鬼狰狞怒吼,却无法反抗,被她硬生生踩得灰飞烟灭。

白夭是喜欢吃灵魂,但也要看是怎样的灵魂。

像是这只恶鬼这种,浑身腐烂,看着就瘆人丑陋的鬼,她是没有胃口的。

“你在跟谁说话?”舒寒梦皱眉,以为她是神经病患者。

白夭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上下将她打量,忽然一笑,“你印堂发黑,要出大事了。”

舒寒梦:“……”

果然是个神经病中二少女!

她刚刚升职,大好的前途等着她呢,怎么可能说出事就出事。

“舒医生,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院长突然赶来,不由分说拉着她走,“我有个朋友的儿子出事了,昏迷不醒,你快用你的神针给他扎扎。”

舒寒梦见院长带她去普通病房区,一脸嫌弃道:“怎么住这边啊?”

院长朋友的儿子,不应该是住在VIP区么。

她现在完全不想去普通区,看那些蠢同事的脸。

院长急切道:“那孩子家破产了,现在只能住普通病房,不过舒医生你放心,只要治好他,医药费我掏。”

舒寒梦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勉为其难道:“行,看在院长的面子上,我去。”

两人走后。

白夭目光淡然地扫过走廊。

医院阴气最重,在普通人看不见的地方,她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白夭,你怎么在这?”楼星辰来找舒寒梦,正好看见她站在这发呆,笑着打招呼。

白夭一脸漠然瞅他,眼神冷酷,仿佛在说你谁啊。

“你不会是来看柳爷的吧?”楼星辰猜测道:“也是,他为了救你,双手差点废了,你不来看一眼,实在是说不过去,对吧。”

“我告诉你啊,柳爷的手差点因为你变成了残疾。”

“好在柳爷福大命大,遇到了一个医术超高的医生,已经把他的手治好了。”

楼星辰看着她,眼神多了几分不可信。

这白夭每次出现在柳爷面前,都没什么好事。

白夭眉梢微挑,“医生救了他?”

“是啊,一个叫舒寒梦的医生,她可厉害了呢!一手出神入化的神针,就让柳爷的手完全好了,就跟神迹一样!”楼星辰感叹道。

白夭若有所思。

刚才那大妈好像就叫舒寒梦吧。

大妈还真是胆子大,居然一声不吭抢走她的功劳。

柳幸川的手,可是她用整整一千点功德换来的!

大妈说抢就抢?

不合适吧。

白夭身形一动,径直往普通病房区去。

她倒是要看看,大妈有多厉害。

楼星辰一愣,“喂,你不是要看柳爷吗,柳爷就在前边病房啊,你去哪啊?”

他一边叫着一边跟上她。

普通病房区。

舒寒梦被院长带来傅长霆住的病房。

此刻白薇薇正在病床前啜泣。

“舒医生,就是他了,你快看看,这孩子怎么回事,还能救不?”院长束手无策道。

舒寒梦一脸淡然:“别急,让我看看。”

她上前,睨了眼趴在病床前的白薇薇。

院长眼疾手快抓起白薇薇,“别挡着舒医生救人!”

白薇薇一听是来救傅长霆的,急急忙忙让开,“医生,你一定要救醒他啊!他不能死!”

霆哥哥身上背负着很多债务呢,还有欠她爸爸的几十万。

要是霆哥哥成植物人了,这笔钱要不回来,爸爸不得撕了她啊!

舒寒梦看了几眼傅长霆,淡淡说道:“他没事,让我扎两针就会醒了。”

她拿出针包。

院长赶紧瞪大眼直勾勾看着。

他倒是要看看,救了柳爷的九玄十三针有多厉害。

舒寒梦下针又迅又猛,两人都没看清呢,数根银针已经扎进了傅长霆的头上。

傅长霆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紧接着,人便醒了。

白薇薇惊喜不已,“霆哥哥你终于醒了!”

连院长也忍不住对舒寒梦连连称赞,“真不愧是舒医生,以前真是埋没你了,人才,绝对的人才啊!”

“我这是在哪……”傅长霆张嘴说话,口水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白薇薇一愣,震惊地看着他,“霆哥哥,你的脸——”

只见傅长霆的脸突然就歪了,眼斜口歪流口水,那样子活脱脱像个智障儿。

“舒医生,这?”院长大吃一惊。

舒寒梦还算是一脸镇定,“没事,只是正常反应而已,马上就恢复……”

她话音未落。

只听得哗啦啦的声音。

傅长霆……大小便失禁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