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台词

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肉香四溢的古言甜

时间:2022-07-10人气:作者:

寒临渊能有什么事,不过是痛穴被扎后的持续影响,导致他的肌肉有些隐隐作痛。

“没事,让陆风海雨盯紧苏可艾,随时报告她的行踪。”寒临渊闭了闭眼,沉声道。

“明白。”秦阳点头,走上前来:“爷你的伤口怎么还在流血,夫人也真是,居然没给你包扎就走了,明明她昨天包扎的很好,又敏锐又细心,处处照顾着爷……”

“你说够了没?”寒临渊声音泛冷。

苏可艾见到寒临炎,笑得跟朵花似的,眼里哪里还有他这个‘丈夫’,人家急着回苏家替老三说情,怎么会想着给他包扎伤口。

秦阳觉得寒临渊的情绪不太对,可他不敢问,聪明地闭了嘴,拿来纱布替寒临渊处理伤口。

等都处理好,才敢说话:“好了爷。”

“嗯。”寒临渊扫了一眼包扎的奇丑无比的伤口,莫名的有些烦燥。

“想办法,偷走苏可艾包里的银针。”他不能给她机会再扎他一次。

秦阳有些为难:“我见夫人出门的时候都把银针绑在手腕上,怕是不好偷。”

“蠢货,你就不能等她卸下来的时候再偷。”

秦阳脑袋上挨了一巴掌,他感觉很委屈:“恐怕只能等夫人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才会卸下来。”

难道让他偷看夫人洗澡换衣服……

“……”寒临渊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用你了,我自己来。”

原来爷也不想他偷看夫人洗澡换衣服,难道爷要自己看?

秦阳古怪地看了寒临渊一眼:果然是动了心思!!还没怎么样,就已经护上!!

苏家老宅。

苏可艾从车上下来,对二十个保镖说:“你们在这等我,我去见我外婆,我外婆脾气不太好,如果我没出来,你们一定不要乱闯,苏家老宅的机关,不仅仅是传闻,真的会要人命。”

走进宅子,一道身影朝她扑来:“老大,你总算回来了,我听说你昨天被寒家的人带走,连夜通知了南星,要是今晚你再不联系我们,我们就要夜闯寒家了。”

“我是主动去的寒家。”苏可艾扒拉下挂在自己胳膊上的人:“紫苏,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你现在是位眼神不好的老太太,就要有老太太的样子。”

紫苏是伪装成苏可艾外婆,留在老宅的人。

“这不是没人。”紫苏站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不能大意。”

紫苏挽住苏可艾胳膊:“老大我错了,我下次改还不行,这不是太担心你了,你可从来没这么长时间不联系我们。”

“我手机被苏可馨偷了。”

苏可艾把遇到寒临渊爽了韦诚元约,又怎么嫁进寒家的事对紫苏说了一遍。

紫苏听得叹为观止:“这……这么说,你真跟寒四少……”

她把俩根手指头放到一起怼了怼。

“那是迫不得已,他需要,我也需要,互相成全彼此谁也不欠谁。”这也是当初苏可艾果断放弃韦诚元,答应寒临渊的原因。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寒临渊身体素质是我见过最好的,我有意让他加入KA,培养成王牌,一举灭了HY。”

“天呐,我听到了什么,老大你没发烧吧,那可是寒四少,寒家指定的继承人,你居然想拐他来当杀手,你不要命了?”

苏可艾蹙了蹙眉,她的确不太想招惹寒家:“是有些难度,可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好歹我救了他的命。”

“等……等会,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紫苏抬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我想起来了,昨天海城所有的新闻都在报道一件事,寒四少遇到截杀成了植物人,老大……寒四少如今是个植物人???”

紫苏眼睛都瞪圆了。

苏可艾没跟紫苏详细解释:“寒临渊现在的确是个植物人,不过有我在,他迟早会醒过来。”

“老大,我知道你医术卓绝,可那是寒家,咱能别碰吗,苏家攒点家底不容易,你可答应过外婆,等处理完HY的事,我们就去国外,带着外婆过几年逍遥日子……”

“瞧你那点出息。” 苏可艾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我问你,三年了,我们在HY身上占到过便宜吗?”

“那还不是怪你,当初招惹谁不好,非得从HY的老大手里抢生意,关键是还赢了,你说HY能不跟我们急,三年了,压的我们KA气都喘不上,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所以呀,我必须拐寒临渊入伙,不然怎么赢HY。”苏可艾叹了口气。

万一不行,看在她救他一命的份上,帮她个忙跟HY的老大打一架总可以?

苏可艾也没想到,HY的老大会那么小气,不就是抢了他桩生意,非跟她没完没了,追踪了她三年,害得她都不敢以当初的形象出门。

紫苏不太看好:“寒四少真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截杀,还成了植物人,老大你要不换个人算了,咱真别招惹寒家成吗?”

“那不成,寒家现在对我还有用。”苏可艾昨天没想清楚的问题,现在有了新的打算,不管她跟寒临渊的婚姻会如何,在没解决掉HY之前,她暂时不打算离开寒家。

苏可艾转身进了内室:“我一会去找南星一趟,顺便再补个手机,你守好宅子,别让外面的人进来,要是有人硬闯,你只管开启机关。”

没多会,苏可艾从里间出来,原本的长发被一丝不苟地扎起,身上素雅的连衣裙,被换成了皮衣皮裤,原本柔和甜美的五官,变得凌厉又冷硬。

明明没动过脸,偏偏像是换了个人。

“怎么样?”

“哇……老大你的化妆术又精进了,保准没人认出你,只是你真要这么出去,不怕HY的老大找到你?”

苏可艾现在的样子正是三年前抢走HY老大生意时的形象。

“不至于那么倒霉吧,再说他们的势力在海棠国,又不在海城,‘我’都三年没出现,还能一出现就被他们抓住?”苏可艾仗着高超的化妆术,示人的形象千变万化,可她最喜欢的还是现在的样子。

要知道,她已经三年没以这个形像示人,实在是不想躲了!!!

紫苏还是不放心:“我跟南星说一声,让他把会所清场,你自己也注意点。”

“知道了,真啰嗦,你都快真变成我外婆了。”

“没良心,也不想想我这是为谁好。”

“……”

苏可艾从后门离开,先去买了个手机,这才来到南星开的会所。

南星跟紫苏是外婆收养的孤儿,从小与她一起长大,一起学医,不是兄妹,胜似兄妹。

她把摩托停到会所后巷,直接从后门进去。

南星靠在门边看着她:“失踪两天,你可真能耐!”

“这是意外。”苏可艾上了楼,走进包厢:“让你查的韦家,查的怎么样?”

“资料都在这了。”南星扔给她一个文件袋:“你就没其他的要跟我说?”

“有。”苏可艾拿过文件袋抬头看向他:“去查查寒家的三个儿子,我要知道是谁截杀的寒临渊,另外这个拿去。”

苏可艾把寒三少扔给她的几瓶药,转手给了南星。

“上好的解毒药?”南星打开盖子闻了闻,有些意外:“哪来的,这好像不是苏家的产物?

寒三少给的,去查一下,这药是哪家公司生产,售价是多少?跟我们的解毒丹比,它的优势在哪里?”苏可艾吩咐道。

南星一听乐了:“你这是怕有人抢我们的生意?”

“我一直想找不同派系的中医师合作,寒三少能拿出这药,说不定是个很好的契机。”中医药博大精深,光靠苏家难以发扬光大,她也想遇到更好的团队,让更多的人受益,而不是死守苏家。

南星神色严肃几分:“外婆怕是不会同意,还有郭启华跟你妹妹,肯定不愿意你把苏家揭露在人前。”

“那就要看他们有没有本事撼动寒家。”苏可艾笑了一声。

有寒家在,苏家的一切就没人敢跟她抢,想怎么打算,都是她说了算!!

“这么说,你是真打算守着那个植物人?”南星要被气死了:“我不同意,别忘了你答应外婆的事。”

“你不同意,我就把所有的事都交给龙葵。” 龙葵是团队里除了南星跟紫苏外身手最好的一个,最重要的是南星喜欢她。

南星气得差点掀了桌子:“你……”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敲响:“南哥,有人出资,买老大的命!”

南星顾不上苏可艾,回头问道:“出资多少?”

“二十万。”

苏可艾翻了个白眼:“我的命就值这点?”

“太少了,让他加价。”苏可艾在南星开口前又道。

南星瞪她一眼:“你给我闭嘴,老实待着,我一会再找你算账。”

南星带着人下了楼,苏可艾百无聊赖,低头摆弄她的新手机。

十几分钟前。

寒临渊接到一个秘密电话:“爷,三年前KA的那位女杀手现身了。”

“在哪里。”

“星葵会所。”

“盯死她,我马上到。”

“……”

苏可艾看中一款游戏,刚点了下载,还没来得及玩,就听到窗户处传来一声轻微地响动。

她抬头看过去,对上一双幽深的眸子,还有半张银质面具。

HY的老大!

她动作比大脑先反应,扑过去,一把把窗户往外推,看不摔死你!

可她忽略了一个问题,这里是二楼,并且,人家根本就是故意引起她的注意,目的就是诱她开窗。

等她意识到这点时,已经来不及,面具男已经跳进屋。

苏可艾只得后退,顺手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

交锋是不可避免的。

她打不过他,三年前她是用了美人计,趁对方失神的空档,迷晕对方,才占到便宜。

现在,对方有备而来,她是‘凶多吉少’。

苏可艾有些郁闷:“你追了我三年,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你说的没错。”两个回合,苏可艾已经被对方按在沙发上,他低下头,贴在她的耳边:“这三年来你让我魂牵梦绕,我的确是爱死你了。”

苏可艾察觉到一丝危险,他的呼吸就像是毒蛇冰冷的信子,就在她耳边轻嘶,让她迅速起了一身冷汗。

“大哥,打个商量。”苏可艾动了动手:“我手疼,能不能轻点?”

她软了嗓音,可怜兮兮地道。

话音刚落,她已经被面具男像摊煎饼似的翻了个面。

俩人面对着面,四目相对。

这双眸子幽深似海,让苏可艾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她还没想清楚,是在哪里见过,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苏可艾扬唇一笑:“我的人来了,你不想被围杀,我劝你赶紧逃。”

“在我的字典里,还没有逃这个字。”他把她拉起来,粗粝的手指摩挲着她白晰娇嫩的脖颈,似是下一秒,就要把它扭断…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