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美艳人妻老师的呻吟声 性考试的学校 隔着校服揉h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靳烨没说话,抬起眼皮,与苏叮来了个短暂的对视,随即看向了靳梓熙。

靳梓熙疑惑的看着自己爸爸,反应了几秒。

“爸爸?”

“没事。”靳烨垂下眼眸,声音沉沉的。

“哦,”靳梓熙转向苏叮,扬起笑脸,“阿姨,你也吃这个小脆鱼,很好吃哦。”

“好,”苏叮夹到嘴里,慢慢品尝。

余光无意间,又与“恰好”抬头的男人对视上了。

靳烨立刻转过了脸,脸颊有些发热。

这个明显有些慌乱的动作,被梓熙看到,他惊讶的长大了小嘴,呆呆的回想着。

爸爸何曾出现过这种反应?

突然,他的脑袋里亮起个小灯泡!

难道爸爸喜欢苏叮阿姨?

“阿姨,可不可以把红酒拿给我呀,我要给爸爸倒酒。”

靳梓熙指了指餐桌上,那瓶价格昂贵的进口名酒。

苏叮这才发现,靳烨酒杯里已经空了。

想到靳烨今早还送给她一条奢华贵重的项链,还允许她这样身份的人接触梓熙,心里有种感激。

“梓熙,阿姨来吧。”

她站起身,拿起酒瓶就给靳烨的杯子倒酒。

红色的液体噼里啪啦落入酒杯中,红酒的香醇与苏叮身上淡淡的清香结合起来,煞是诱惑迷醉。

不知不觉间,靳烨的身体绷紧了。

倒过酒,苏叮也给自己倒了杯,敬靳烨,“靳总,谢谢你能让我认识梓熙。”

说完,一干而尽。

靳烨眼睛微眯,看眼前女人俏丽的脸蛋,红润诱人的唇瓣,眼神更加晦暗了。

很快,他也饮下那杯酒。

这瓶酒的度数并不高,但是脑子却意外的迷乱模糊起来。

餐后,三人离开了饭店。

“爸爸,我想去看电影,”靳梓熙抬着小脸期待的看着靳烨。

靳烨微怔,家里就有私人影厅,这家伙从不喜欢去外面电影院,今天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靳梓熙偷偷朝他眨了眨眼。

靳烨皱眉,没懂。

苏叮心里还压着亲子鉴定报告的事情,没看到那边俩人的动作。

“阿姨,我们一起去好吗?”

“要不你……”苏叮话没说完,就听身边男人道,“走吧,上车。”

她都没拒绝的机会,就已经坐到了车上。

“系好安全带。”

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见男人就坐在她身边,面色严肃的看着她。

苏叮忙拉过安全带扣上。

司机一踩油门,车子嗖地一下驶了出去……

——

电影院候场区。

靳烨去买票了,苏叮抱着大桶爆米花,拉着靳梓熙坐下。

身后隐约传来女人低声撒娇的声音……

“看过这场电影,我们这段时间就不要联系了,万一老头子发现就不好了。”

“我知道宝贝,可我舍不得你啊。”

“好啦,你乖,上周给你定的那款跑车,明天就到了,你自己取,千万别被琳琳知道……”

这个声音,苏叮太熟悉了。

汪美岚,当年带着邵琳进入邵家,把父亲迷得团团转,做出抛妻弃女的事情。

而现在,她正跟一个相貌年轻的男人亲密的贴在一起……

苏叮嘴唇微勾,眼神里带着冷笑。

显然,她对眼前的画面并不意外。

只不过没想到,她专门安插到邵家的傅庆,竟然这么快就俘获了汪美岚的芳心,还把她迷得肯送跑车给他。

倒不知,自己的父亲得知这件事,该是什么反应。

苏叮暂时还不想和汪美岚碰面,以免发生冲突,吓到了梓熙。

随即,她取出手机发出去一条消息。

身后的年轻男人的手机立刻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他说:“宝贝,陪我去趟卫生间吧。”

汪美岚又笑骂了他一句。

很快,两人腻歪着起身离开了,就在即将出门时,年轻男人转脸看了过来。

苏叮抬眼,和他对视了一眼。

两人脸上都带着富有深意的笑容,点了点头,很快,男人便离开了。

靳梓熙抬头,刚好看到苏叮和男人的对视。

“阿姨?”

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刚才看到的不是印象中温柔的苏叮阿姨。

这时,靳烨走了过来。

见这一大一小同时抬起头看他,竟意外发现,梓熙和苏叮在某些角度上看,很是相似。

“还有十分钟,就能进场。”

说完,他便拖了个凳子,坐到了苏叮靳梓熙面前的小圆桌前。

苏叮把零食递过去。

靳烨看了一眼,淡声说,“不用,你们吃。”

“哦,”苏叮收回来,继续投喂靳梓熙。

这时,有个男生小跑过来,到靳烨身边站定。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个纸条是那个小姐姐让我给你的。”

说着,他指了下方向。

果然,有个年轻漂亮的女生,正对着靳烨笑着打招呼。

靳烨只扫了一眼,就转过了头,没理会。

男生也有些尴尬,把纸条放下,却也没离开,“先生,那个小姐姐说想认识你。”

靳梓熙把纸条拿过来,打开。

一个唇印,一串号码,还有个笑脸。

苏叮就在旁边,自然看得清楚。

这明摆着是搭讪靳烨呢,再看靳烨,仿佛没听到般,继续低头看着手机。

“先生?”

“哥哥!麻烦你告诉那个姐姐,破坏别人家庭幸福是很可耻的事情,我爸爸和妈妈感情很好,不需要新的朋友!”

靳梓熙把纸条握成小团,丢到了脚下垃圾桶。

男生脸色涨红,他就说人家是一家子,学妹还非要他来问,真特么丢人!

“不好意思!”

说完,男生就转身离开了。

靳梓熙见苏叮想说什么,立刻上前扑到了她身上,“阿姨,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

苏叮的话被堵在了嘴里。

心头微叹,可惜不是啊……

靳烨闻言,眉梢微挑,看了眼靳梓熙。

靳梓熙埋在苏叮怀里,愈发坚定要让爸爸和阿姨在一起。

小芮妹妹和爸爸长得这么像,一定是他的妹妹!

苏叮阿姨这么好,也一定是他的妈妈!

就算不是,他也会努力让它变成事实!

视线一片昏暗,漆黑。

沈婉跪坐在大床上,眼睛被蒙着一块黑布,她的双手被绳子紧紧捆绑着,手腕上摩擦出一片血痕。

她使劲地挣扎着,手指骨节绷得毫无血色。

砰砰!

房门被疯狂地撞击着,最终被暴力撞开。

凌乱的脚步声冲了进来,她眼前的那块布被扯开,刺目的光亮让她几乎睁不开眼。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

“贱人!居然敢背叛我!”

门外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一眼看到了面前的男人,她青梅竹马无比依赖的未婚夫。

“浩澜……”

她的眼角发红,绳子终于挣脱,她伸手拉住了苏浩澜的袖子,“浩澜,你听我解释,我被人侵犯了,快帮我报警。”

昨夜,那个男人精壮的胸膛,激烈的动作像是狂风席卷着烈火而至。

她看不见他的脸,怎么呼救都无法喊出声。

“侵犯?还有人侵犯你这个丑八怪?”

沈婉的左脸颊上一大片烧痕,丑陋不堪。

苏浩澜冷笑了一声,将一叠照片丢到了沈婉的脸上,“丑八怪,我没想到你还能为你的鬼混找借口!”

他的眼中满是厌恶。

“什么?”

散落一地的照片,满是糜乱。

照片里的那个女人是沈婉,可是男人的脸看着很模糊。但仔细一看却不是一个人。

这到底代表了什么,一切不言而喻。

“不,不是我……”

“不是你,还会是谁!”

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款款上前,她柔弱无辜的小脸上满是高傲,她凑到她的身边拨开她的长发,尖细的指甲掐着她脸上被烧灼出的伤痕。

“堂姐……”

“别喊我堂姐!”

沈明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沈婉,你不仅私生活混乱,还是不折不扣的杀人犯!”

“你不是沈家的种!你早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世,所以设计他们身亡,继承我伯伯创立的沈氏!沈氏是属于我爸爸的,我才是沈家唯一的大小姐。”

沈明月得意又轻柔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我已经替你报警了,你杀人证据确凿,警察很快就来抓你了!”

沈婉猛然回神,目光灼灼满是怒意。

“是你!是你陷害我!昨晚上是你算计我!”

她踉跄着从床上起来,扑到沈明月的身上,用尽力气扼住了她的脖子。

“啊……浩澜救命!”

沈明月吃力地呼救着。

苏浩澜一脚踹到沈婉的腹部,沈婉整个人撞到了立式台灯,摔倒在地滚落到碎裂的玻璃灯罩里,一滩血迹,趴在地上毫无起伏。

“她……她死了?”

苏浩澜的声音略微颤抖。

沈婉的耳边嗡嗡作响,指尖是鲜血粘腻的触感,她连呼吸都疼痛。

“贱人命长,可没这么容易死。”

沈明月尖尖的高跟鞋跟踩在沈婉的手心,碾磨出血,“沈婉,我说过会给你准备最好的生日礼物。最后一份大礼,收好了。”

“警察来了,让一让!“

“沈婉你涉嫌谋杀,被逮捕了。”

冰冷的手铐,像是毒蛇一般缠住了沈婉,渐渐的她没有了意识。

混乱中,一枚金丝雀钻袖扣滚落到了一边。

……

卡尔顿酒店外,林荫道上。

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停在路边。

车内,男人穿着手工定制西服,身材高大挺拔,矜贵冷傲。那双深沉的眸子泛着丝丝凉意。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把玩着另一枚金丝雀钻袖扣,手指还残留着余温。

那个女人柔软的触感,鼻息之间的温香,生涩的反应,让原本禁欲的他心里泛起了波澜,他的病症有所缓解。

他摸到了那个女人的脸上有一片疤痕。

“先生。”

戴着白色手套的侍从恭敬地走到了车边称呼道,“您要找的那个女人,已经找到了

三年后。

“10495号无罪释放。”

西郊监狱的大门打开,女人抿着唇抬头,眼眸深处满是沉静。

可笑的无罪释放。

她从无边的地狱爬回来了。

她的手指纤细,破旧的衣服下还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光洁的皮肤。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颊,光滑一片。

上面的烧痕已经完全被修复了,如右半边脸一般白皙精致。

一辆黑色的加长宾利停在她的面前,司机下车说道:“沈小姐,我来接您了。”

她点了点头,攥着手深吸了一口气,走入车内。

车子缓缓驶向贺家山庄。

贺家最近出了一件大事,贺家小少爷贺承泽酒驾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贺家没办法,只能用最传统迷信的方法——冲喜!

而冲喜新娘,是沈婉。

据说她和贺承泽的八字简直是天作之合,贺家洗清了她的嫌疑,将她从监狱里面弄了出来,编造了假身份,还给她修复脸上疤痕,就是为了赌一赌。

沈婉已经死了,死在了三年前那一天。

现在活着的人,叫沈晚星。

她坐在车里,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车窗上,她粗糙的手指抚摸着车座上艳红的嫁衣,最终脱下那一身破烂,换上了中式嫁衣。

车子很快便到了。

天阴沉沉的,下了雨,山庄门口两个撑着红伞的女佣在等着。

“新娘子下车了!”

沈晚星被扶着下了车,那头饰压得她几乎直不起脖子来,眼前的串珠几乎是遮挡了她的视线。

穿过连续的拱门和回廊,耳边的雨声越发大了,沈晚星一眼便望进了极尽奢华的客厅,装修和摆设古雅又富丽堂皇。

“别东张西望。”女佣板着脸说道。

“嗯。”

没有盛大的婚礼,甚至不见一个贺家人,怎么看都觉得很古怪。

不会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窝吧?

“你在这里坐着。”女佣推开一扇门,让她坐在床上,这房间里面是黑白灰色调,简单低调,一点喜气都没有。

女佣看了她一眼又补充道:“要是累了,你可以先睡,但是不准开灯,不吉利。”

“好。”

她不疑有他,便点了点头。

这规矩果真奇怪。

房间里安静下来,沈晚星折腾了一天,等了很久都没有动静,眼皮沉沉地合上了,蜷缩着靠在床头睡去了。

咔哒。

房门被轻轻转开,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顺着夜风飘了进来。

高大挺拔的男人衬衣袖口微微卷起,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看着有些性感。

他的身上沾满了酒气,眼神沉沉的,只凭着最后的意志走到这个房间里。

贺西洲将外套扯下丢到了一边,躺在床上。

突然,贺西洲伸手感受到了身侧温热的触感,他下意识翻过身将那温热压在身下,长腿曲着扣住她的四肢将她禁锢地死死的,不容她有半分的挣扎。

“啊!”

沈晚星吃疼地失声呼叫,可却怎么都出不了声,双眼迷蒙又恐惧地看着面前出现的高大身影将她压着为所欲为。

她睁开眼想要将眼前这个男人看清楚,可是外面一如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连半点星光都没有,卧室里面漆黑一片,她只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恐惧。

贺承泽成了植物人,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那么……

他是谁!

“是你回来了么?”男人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低沉沙哑带着酒味,深邃的眸子迷离看着她,仿佛透着她看什么人,那酒气都要将沈晚星都熏醉了。

“救命……唔……”

沈晚星的救命声堵在喉咙口。

男人的手在她的腰侧游移,他的呼吸有点急促,薄唇覆在她的唇上,似乎想要汲取她口中所有的空气。沈晚星被吻得无法喘息,不能这么下去了!

她抓住机会狠狠咬住了男人的下唇,血腥味蔓延……

啪嗒。

壁灯被男人打开了。

暖黄的灯光印照在沈晚星俏丽的小脸上,她的眸中氤氲着水汽,脸颊涨红。浓妆艳抹,却格外的明媚,穿着那一身喜服,耀眼到让贺西洲有一瞬间的晃神,有那么几分熟悉。

他的手指粗鲁地抹过她光洁的脸颊。

她的脸上没有疤痕,不是她。

“你是谁?”

“你不是贺承泽!”

沈晚星衣衫凌乱,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冷峻矜贵,俊美无俦,比贺承泽更加成熟有魅力。

贺西洲探究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穿的是嫁衣?

他想到之前老爷子嘴里念叨着要给承泽冲喜……

“你以为我是贺承泽?”

“这里难道不是贺承泽的房间么?”

男人冷嗤了一声,“你难道不知道他已经成植物人了么?”

叩叩。

敲门声突然响起!

沈晚星浑身僵硬,新婚夜被发现和陌生男人共处一室,衣衫不整,一副事后的模样。贺家人会怎么弄死她?

她猛然起身想要躲藏起来,可是繁重的头饰却缠着男人的衬衣扣子,乌黑的头发被扯得生疼,一瞬间眼泪就流下来。

“啊!”

“先生,我给您煮了醒酒汤,这就给您端进来。”外头传来了略显得沧桑的声音,“您房间里面是什么动静?”

沈晚星想也没想,便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她往下挪了挪也不顾头皮发麻火辣的痛感,趴在贺西洲的腿上,那被子将将盖到他的腰部,男人的腿部温热紧实,沈晚星感觉耳边是自己如雷的心跳声。

贺西洲微微垂眸,看着这个鼓起来的小团,眉眼皆是不悦。

她以为这样就能躲得过去?

他不知道是这女人自导自演,还是其他人自作聪明。但是他们两个出现在一张床上,必然会让贺家上下震动。

他明天可以随便找个女人糊弄过去,但现在必须要她配合。

贺西洲一把掀开被子,略微嫌恶地看着她说道:“福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会叫么?”

叫……什么?

她看着男人的眼神,随后便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先生,您还在里面么?”

沈晚星深吸了一口气,她满是羞恼,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抱着被子就躺在男人的身下,细细碎碎地喊了起来。

“大点声,你太低估贺家的隔音了。”

沈晚星破罐子破摔,嚎了起来,婉转的女声传到了屋外。

外头的人似乎不太好意思闯入,过了一会儿便没有了动静。

“好……好了么?”

沈晚星嗓子已经哑了。

男人扫了她一眼也没有说话,随手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断刃,寒光乍现,沈晚星的心都提了起来,她张口喊道。

“等等!”

刺啦,轻微的声响,他的衬衣扣子掉落了下来,她的头发也解开了。

“你以为我要杀了你么?”男人嘴角掀起了一丝讥讽,他起身将刀放了进去,拿过茶几上的方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像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毫不怀疑,那脏东西就是她。

“滚出去。”

男人的眸子像是淬了冰似的,那一瞥简直是冻到了她的骨缝里。

沈晚星很识趣儿立马离开了他的床,她拎着自己的鞋,蹑手蹑脚地往房门口走去。

“回来。”

沈晚星听着他的声音,就顿住了脚步。

“贺承泽的房间在右边,从露台过去。”

沈晚星又看了他一眼,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她绕过他往露台走去,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她小心翼翼地爬过去,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双腿随意交叠着,手指微微发麻,耳边依旧是女人那旖旎沙软的喊声,眼前是她光滑白嫩的脚,心里莫名勾起了一团火。

他拿起手机哑着嗓子拨了一个电话,“文森,有最新的治疗方案么?”

“贺二爷,别人都以为你是性冷淡,却没有想到……我说这病就是得以毒攻毒,你就该找个女人,别再惦记着……”

“滚。”

电话挂断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