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班长按了按口袋里的遥控器视频 动情1V1嚯一口焦糖拿铁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一周后,阳光幼儿园。

今天是开学典礼,一大早学校门口就挤满了车辆,人群拥挤,全是家长带着小朋友过来,等待园门开放。

苏叮拉着苏小芮的手,站在马路道旁的树荫下休息。

她是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早知道就迟点过来了,门还没开,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突然,一道汽车鸣笛声响起!

周围的声音渐渐消停,大家都看过去,就看到马路上有辆限定款加长版宾利突然停到路上。

马路中央,小男孩吓得嗷嗷大哭。

家长冲上去把淘气的孩子拎走,朝着豪车各种鞠躬道歉,嘴里还不时的骂着孩子。

很快,那辆豪车疾驰而去。

家长们热火朝天的开始聊起来。

苏叮这才得知,原来前面那道街是富人区,那边也有家幼儿园,里面全是高官富商家的儿女。

她不禁感慨,贫富差距啊。

此时的车上,靳梓熙正扒着车窗往后望,他隐约看到刚才路边站着个女人,她怀里抱着的女孩,和他长得有点像。

他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怎么了?”靳烨疑惑的问。

“没什么,”靳小熙摇摇头,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小熙啊,你到学校要多和同学打交道,不要老闷着自己玩,听到了吗?”副驾上的邵琳温柔的嘱咐。

“哦,”小熙冷淡的回应,默默靠紧靳烨的身边,小脸很是冷酷。

靳烨看了他一眼,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

邵琳有些心塞,忍不住又道,“小熙,阿姨晚上来接你好不好?”

靳小熙没吭声。

邵琳尴尬了,又不死心地喊,“小熙?”

靳小熙不耐烦的转过脸,稚嫩的声音颇具威严,“不好。”

说完,闭上眼睛假装休息。

邵琳没办法,只能跟靳烨说话,“靳哥,晚上你有什么安排呀?”

靳烨冷淡的说,“安静,让小熙休息。”

邵琳张了张嘴,委屈的闭上了。

时间眨眼,到了下午。

苏叮今天没安排工作,亲自过来接苏小芮放学,还特意提早半个小时。

她早上发现学校附近有家蛋糕店,刚好是小芮最喜欢吃的牌子,本来以为国内没有这家店呢。

刚进店,就看到个小男孩。

他穿着黑色海贼王卫衣,戴个鸭舌帽,酷酷的站在橱窗前选择。

苏叮笑了下,虽然看不到这小孩的样子,但那身上的范儿倒是很帅气酷拽,一定非常可爱。

店员这时走过来招待,“不好意思,刚才里面有点忙。请问要点什么呢?”

两人的手指,同时指向了橱窗里的维也纳巧克力星系蛋糕。

苏叮顿了下,将手指收回。

靳梓熙也抬头看向苏叮,冷酷的小脸突然露出愣怔的表情。

苏叮低头,人直接傻了。

这小孩长得跟她女儿也太像了吧。

如果不是穿的衣服和发型,她甚至以为是她女儿在逗她,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像的两个人。

她有些不信邪,又仔细打量小孩的长相。

这才发现小孩的眼睛鼻子和小芮有微小的差异,终于确认不是同一个人。

靳小熙没想到,会遇到早上看见的阿姨。

距离近了看,他更加觉得这个阿姨面善温柔,长得比他看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漂亮。

他小脸突然红了,“阿姨,这个蛋糕,给你。”

苏叮温柔的笑了,蹲下身,“小朋友,是你先来的,阿姨不能要。”

靳梓熙小手紧贴着裤缝,站得笔直,他抬头痴痴的望着苏叮的笑容,感觉世界都明亮起来了。

这就是妈妈的感觉吗?

他摇摇头,微红的小脸有些局促。

苏叮感觉心都化了,看着眼前好似很冷酷的小男孩,有种想要亲近的冲动。

她忍不住伸手,摸摸男孩的头,“小朋友,你喜欢吃这个口味的吗?”

靳小熙刚想点头,想到什么,又摇了摇头。

他平静的说,“还好。”

苏叮到底是个大人,怎么还看不出小孩体贴的心思,更加觉得暖心。

她刚要说话,就听到小男孩道:“把蛋糕包起来,送给这个阿姨。”

紧接着,靳小熙从书包里取出一张黑色的金卡,踮着脚递给店员。

店员接过,脸上的笑瞬间放大了好几倍,热情的道:“好的小少爷,我们这就去做,请问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靳小熙摇摇头。

苏叮有些疑惑,心里猜测这小男孩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很快,店员将蛋糕打包好递给苏叮。

苏叮有些犹豫,“小朋友,阿姨不能收你的东西。”

靳小熙沉默了几秒,抬起头,有些小心期待的小声问,“那,阿姨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

苏叮道:“什么?”

靳小熙绷紧小脸,紧张的说,“阿姨可不可以抱抱我。”

苏叮莫名心里有些发酸,她连忙点点头,温柔的笑,“当然可以了。”

说着,将小男孩抱起来,抱紧。

靳小熙还是有些紧张,在苏叮怀里动也不敢动,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和温暖。

“阿姨经常抱家里的小朋友吗?”靳小熙小声问。

“对呀,阿姨家里有个女儿,应该跟你年纪差不多,特别可爱,你们两个呀,长得也很像呢,以后有机会你可以来阿姨家里玩呀。”

苏叮笑着讲述着,没看到小男孩眼底里的羡慕和渴望。

抱了一会,苏叮把小孩放下来,亲切的摸摸头,“宝贝,你家人呢?”

靳小熙有些失落的低下头,“司机在外面呢。”

苏叮点点头,“那宝贝你的蛋糕阿姨收下了,你有没有想吃的阿姨买给你呀?”

靳小熙摇头,“阿姨,你不是说让我去你家玩吗?”

苏叮挑了挑眉,没想到小孩真的愿意过来,她自然是非常欢迎,不过这个还是要经过人家家长同意的。

她笑道:“好,那阿姨给你留号码,你要是想来玩了打电话。”

靳小熙开心的点点头,“嗯嗯!”

说完,从书包里拿出本子和笔,苏叮把电话地址写了上去,递还给他。

苏叮接了蛋糕,跟小男孩告别,“再见,谢谢你的蛋糕。”

靳小熙摆摆小手,“嗯嗯,阿姨再见。”

等苏叮拎着蛋糕从视野里消失,靳小熙才将手放下,脸上有些不舍,他紧紧抱着笔记本,转身出了门。

当晚,靳小熙抱着电脑坐在床上,噼里啪啦打字。

手边放着白天的本子,小手迅速的输入,很快电脑屏幕上出现苏叮的个人信息。

他小脸沉着冷酷,认真盯着上面的介绍。

苏叮,皇启集团公司旗下艺人,年龄25岁,单身,曾在国外拍摄过诸多电影,荣获最佳女配角奖项……

原来是爸爸公司的艺人。

靳小熙摸摸下巴,一个计划悄然出现在脑海里,冷酷小脸上渐渐浮现出浅浅的笑容……

翌日傍晚,苏叮刚把小芮接回家,就接到肖圆的电话。

公司通知她今晚到盛世会所参加饭局,会有几个投资大佬和制片人在场,正在筹划拍一部大女主古装连续剧。

据说会斥资好几个亿,投入拍摄及宣传。

但凡是个演员,不管红的不红的,都想在剧中露个脸,这可是大制作。

“我现在在路上了哈,你快点收拾收拾出门。”肖圆风风火火地说完,就挂断电话了。

“可是……”苏叮拒绝的话直接被消音了。

她叹了口气,也罢,去吧,万一真被挑中演个小配角,也是钱呀。

为了复仇计划,她现在缺钱的很。

苏小芮好奇地瞪着大眼睛看她,“妈咪,你又要出门啦?”

苏叮温柔地捏捏她的小脸蛋,“是呀,小芮跟保姆阿姨在家要乖乖听话,妈咪可能回来晚,你不要等妈咪了。”

苏小芮乖乖地点头,“妈咪上班辛苦啦,亲亲。”

苏叮弯下身,被乖女儿亲了一口,顿时充满了干劲!

到了盛世会所包厢门口,肖圆已经在那等得着急了。

刚想生气,远远看到苏叮急匆匆走过来,眼睛一下子放光了。

苏叮身穿一字肩黑色长裙,露出性感的锁骨,微卷的棕色长发慵懒地披在肩上,端庄中透露着妩媚。

肖圆连忙迎上去,“快进去吧,挺多人都来了。”

苏叮深提一口气,握住门把手,努力扬起一个明媚灿烂的笑容,迈了进去。

包厢内很热闹,多得是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和打扮得千娇百媚各种类型的美女,谈笑风生……

烟味直直冲进鼻子里,苏叮直接被呛得猛咳几下。

里面的人都抬起头看向她,男的眼里直接放光了,那种带颜色的眼神大喇喇地扫视着苏叮身体的肌肤。

女孩们全是嫉妒的眼神,像刀子一般射向她。

苏叮皱皱眉,虽然对这种状况有所预料,但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她朝众人温婉地笑笑,坐到了角落的沙发上。

紧接着,就听到有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叫什么名字啊?”

苏叮顿了一下,心中暗骂糟糕。

她甜甜地一笑,走过去,那边根本没有位置坐,便站着道:“我叫苏叮。”

“苏叮,很可爱的名字。”中年眼镜男扫了眼身边靠在他身上的女孩,“你去那边坐。”

女孩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狠狠地剜了眼苏叮,不情愿地离开了。

中年眼镜男便拍拍身边的位置,笑得和善,“坐。”

苏叮硬着头皮坐下,干笑着,“谢谢。”

“我是这部剧接下来的制片人,叫我张哥就行,别怕。”中年眼镜男笑呵呵地把手搭在了苏叮露出来的精致瘦削,形状性感的肩上。

“张哥。”苏叮忍着恶心,往后缩了缩。

张哥看到她这个小动作,心里更觉得满意,他就喜欢这种良家妇女被迫的感觉。

“会喝酒么?”张哥另一只手指了指桌上的酒。

“不会。”苏叮抱歉地笑笑,会也不敢说会啊。

“那哥教教你,”张哥哈哈大笑,粗糙的手更加不安分地从肩膀上往下滑落,要搂苏叮的腰身。

苏叮身子一抖,用力把他的手撑住,立刻弯身过去,倒了杯酒。

嫣然一笑,“张哥,那您请。”

张哥本因为她的抗拒而不悦,但看到她主动递酒,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他端起酒杯,晃了晃,然后品尝了一口,作出享受的表情……

苏叮都快吐了,但仍旧保持住笑容。

身旁有人起哄,“张哥,你身边的美女还没喝呢,快’亲自’教教人家啊。”

张哥哈哈大笑,淫邪的眼神扫了下苏叮,“乖,哥这就教你。”

说着,他又喝了口酒,含着,伸手就按住了苏叮的肩膀,嘴巴凑上去,就要亲苏叮的嘴!

苏叮一惊,眼神倏冷,抬手就要一巴掌扇过去!

砰!

包厢的门被一把推开,凌冽的风吹过来,一道高挑挺拔的男人身影阔步走了过来。

男人锐利阴沉的眼神准确地落在了苏叮脸上……

此刻的苏叮,脸上的厌恶和狠厉还没收回去,手还抬在半空中,直接僵住了。

张哥看到靳烨来了,直接就被嘴里那口酒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

他还不停地跟靳烨打招呼,“靳总,您……咳咳……您来了……”

靳烨两步迈过来,附近坐着的男男女女自动退开,清理出很宽敞的位置来。

苏叮默默放下手,趁机往边上躲了躲,松了口气。

紧接着,就看到靳烨顶着那阴沉恐怖的脸,走到了她另一边,坐下。

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左边一个中年油腻老色狼,右边一个企图潜规则她的大老板……

“刚才说什么呢?”

靳烨沉沉的声音在包厢响起,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没人敢说笑了。

张哥好不容易缓过来,看到靳烨就坐在苏叮身边,脸色恐怖明显很不悦的样子,心中抖了抖。

“聊……聊新剧筹备的工作,”张哥颤颤巍巍的说。

“哦,是吗,”靳烨语气淡淡的,却让在场人大气不敢出一下。

紧接着,他的视线又落到了苏叮身上。

今晚的她依旧漂亮动人,可那双眸子里却隐藏着不安和紧张……

混这个圈子应对这种场合应该是基本功,可他还是忍不住生气。

这女人不是还有家庭和孩子吗?

她丈夫就这么放心得下?

这女人找丈夫的眼光可真是差到家了!

苏叮紧张地攥紧拳头,努力扯出笑容,打招呼,“靳总好。”

靳烨皱眉,看着她的假笑,心中怒火更盛。

“刚刚你想做什么?”靳烨盯着她的眼,心里某种情感在肆意滋长。

“额,没有啊,”苏叮依旧笑着,心里一紧。

刚才她想打那个油腻男的动作,估计被这个男人看到了。

看到就看到,干嘛说出来,生怕她在圈里能活下去吗?

跟邵琳一起的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靳烨唇角微勾,却没有笑意,反而让人从心底里觉得害怕恐慌。

“倒酒。”他沉声道。

“啊?嗯,”苏叮发现全包厢的人都在看她,尤其是正中央,她被两个大佬围着。

妥妥地眼中钉啊。

她倒酒的手有些抖,好在最终还是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来,递给靳烨。

靳烨淡淡地扫了眼,没有接。

苏叮就这么举着,心里欲哭无泪,她真不想在这种场合出名啊。

“笨蛋!给我!”张哥以为靳烨看不上苏叮的身份,怒骂了一句,就要把酒抢夺过来,自己敬酒。

苏叮只能任由他抢过去,也没吭声。

靳烨暗沉的眼神就一直盯着她,良久,才道,“做你刚才想做的事情,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一瞬间,苏叮似乎看懂了靳烨的眼神。

她直接愣住了,难道,他的意思是让自己打那油腻男?真的?

靳烨微微点了下头。

苏叮深吸一口气,瞪大了眼睛,反应两秒,转身,扬手——

“啪!”

清脆响亮的一巴掌,直接把手里还端酒的张制片人打懵了,酒水撒了一身。

他腾地跳起来,“我草你妈!”

苏叮立马往后挪了一下,后边的靳烨直接把她搂进了怀里,压住。

张制片人在看到靳烨的时候,嘴里的话瞬间骂不出来了。

他张着嘴,手有些发抖,“靳总……”

苏叮仰躺在靳烨的怀里,吃不住劲,怎么都起不来,她穿着裙子动作又不能太大。

靳烨冷酷地看着张制片人,“滚出去。”

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就眼睁睁看着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张制片,现在像狗一样离开了。

现场静的连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到。

苏叮气呼呼地用胳膊肘戳靳烨的手臂,满脸写着不自在。

这时,靳烨终于松开了苏叮,站起了身。

苏叮整理好衣服,抬头看着靳烨,就见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拽起来,“回家。”

还没反应过来,苏叮就被拽出去了。

到了会所外面,苏叮总算松了口气,看着身边英俊冷酷的男人,顿时觉得顺眼了许多。

“以后别来这种地方。”靳烨看她犹如挣脱牢笼的小鸟般,心情也渐渐好转。

苏叮莫名地扫了他一眼,“公司安排的。”

靳烨被怼了一句,薄唇微抿,良久才道:“我知道了。”

一阵风吹过,苏叮理了理乱发,被这男人盯着很不自在。

“我送你……”靳烨没说完,想起她家里还有丈夫,很郁闷地闭上了嘴。

然后,转身离开。

苏叮呆呆地望着他负气离去的背影,怎么都没搞清楚这男人是怎么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