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我把语文课代表做哭了网站 销魂共妻高h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身后突然响起秘书罗竹焦急的声音,“靳总,英国的史蒂夫请求立刻跟你通话,他那边出了些状况!请您快过去!”

靳烨眉头微皱,脚步一转,跟随罗竹离开了。

路过透明的会议室,余光再次扫了眼里面的小孩,心中更加疑惑了。

幸福嘉园。

苏叮刚叫了个外卖,就听到门铃响了,小芮跑过去开门。

肖圆提着些袋子进来,把新买的芭比娃娃递给小芮,小家伙欢呼一声抱着跑回了自己房间。

苏叮失笑,把人迎进来,去泡了杯茶。

肖圆坐到沙发上,一脸的严肃,“叮叮。”

苏叮很少见肖圆这幅表情,疑惑道,“怎么了?”

肖圆叹了口气,道,“下周小芮的幼儿园开学典礼,那天没安排工作,你可以陪小家伙过去。”

苏叮点点头,笑道,“谢了,找学校找房子的事情多亏了你。”

肖圆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依旧脸色凝重。

苏叮疑惑地看过去,问,“圆姐,怎么了这是?”

肖圆终于做好心理建设,看了眼苏叮,认真地道,“是这样,红姐那边……嗯,让我问问,你对靳总有没有那个意思?”

苏叮有点没听懂,“什么意思?”

肖圆眼神有些闪烁,沉吟几秒,“就那个意思呗。”

苏叮反应过来,脑海中回想起今天会议室里见面,她盯着靳总看半天,那个靳总好像也盯着她瞅了几眼,所以……?

苏叮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我没那意思啊,你没觉得靳总跟咱们家小芮长得很像吗?我是觉着像才多看了几眼,不是那意思!”

肖圆压根没敢多看几眼靳总,早就忘记人家长啥样了。

她推推苏叮的肩膀,试探地道,“红姐的意思,估计是靳总看上你了,看你有没有想法,嗯,那什么。”

苏叮无语地扯扯嘴角,“第一天就让我被潜规则?”

那男人长得那么帅,竟然也喜欢玩这一套?果然能跟邵琳勾搭在一起的男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苏叮淡淡的看了眼肖圆,“你知道我什么脾气的,推了吧。”

这么些年不是没人想潜她,但她都拒绝了,只不过现在这人是皇启的掌舵人,可能不太好对付。

惹了他,她估计在江城混不下去了。

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心里又忍不住骂靳烨,长得人模狗样,看起来也是个正经人做派端正,谁知道背地里搞这些算计!真没品!

肖圆突然像是松了口气,如释重负道,“这就好这就好。”

苏叮疑惑地抬起头,“这就好是啥意思?”

肖圆笑了下,解释道,“红姐跟我提的时候我就推了,其实这是她的意思,我怕她急着跟靳总那边说,当时就推掉了。”

苏叮瞅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你又怕我回来后悔,责怪你,所以先探探我的口风?”

肖圆点头,“毕竟是靳总啊。”

苏叮无奈,“我孩子都那么大了,靳总他吃饱了撑的来找我这个已经当妈了的,不过推得好,省的以后麻烦。”

说是这么说,有刚才那出,苏叮对靳烨的印象确实变差了。

作为高层的领导,家室显赫,不可能没潜过人。

不然,邵琳和他的绯闻怎么出来的?

苏叮暗暗下决定。

以后她见到这个男人就绕着走,万一他真想霸王硬上弓,她可保不准把人打残了。

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靳宅。

靳烨进门,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管家走上前,恭敬道,“少爷,小少爷已经睡了。”

靳烨淡淡点头,问道,“小熙今天去公司了吗?”

管家笑道,“少爷您忘了,今天小少爷有国画课和奥数,一整天都在房间学习。”

靳烨皱眉,想到今天在公司看到的小孩,实在是太像小熙了。

他又问,“家庭教师一直陪着吗?”

管家道,“是的,少爷,怎么了?”

靳烨摇摇头,没多说什么,正要上去洗澡,就听到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一个五岁穿着皮卡丘睡衣的男孩,站在二楼,后脑勺翘起一绺呆毛儿。

他小脸绷紧,有些拘束,“爸爸。”

靳烨的目光移过去,没有什么温度,“什么事?”

说着,上了二楼,将书房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小男生也跟着走进来,抓紧睡衣衣角,小脸严肃,“有件事想问您。”

靳烨歪头,上下打量这个长相酷似他的儿子,点头,“说吧。”

小男生拳头攥紧,似乎要提起勇气,“邵琳阿姨,真的是我妈妈吗?”

靳烨的眸子倏地收缩,利眸一凛,“谁在你面前多嘴的?”

当年他被生意伙伴陷害下.药,误入房间与邵琳发生关系,事后他让人转五百万给那女人,私了此事。

没想到十个月后,邵琳抱着婴儿来找他,声称希望孩子认祖归宗。

孩子正是眼前的小男孩,靳梓熙。

医院的亲子鉴定报告直接被送到了靳家大宅,爷爷下令,孩子必须带回靳家。

他知道邵琳的目的,但他靳烨,并不是会被轻易要挟的人。

只要邵琳保守秘密,他承诺她后生无虞,待遇不比靳家夫人差。

交易达成,这件事被彻底隐藏下来。

怎么现在,小熙会突然问这个?

小熙显然感受到父亲的不悦,却还是咬咬牙道,“没人告诉我。”

靳烨冷哼一声,这件事他自会吩咐人查。

他看向儿子,淡淡的说,“你妈妈把你生下来就去世了,不需在意这些流言蜚语。”

小熙似乎松了口气,尽管刻意掩饰,但那放松的小脸仍旧出卖了他的情绪。

靳烨皱皱眉,小熙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他沉思:一般的孩子不都是希望自己有个完整的家庭吗?小熙难道是特例?

他这个父亲似乎也没有给到多少亲情吧。

靳烨不由地多问:“你想要个妈妈吗?”

问出口,靳烨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中邪了,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小熙也很意外,但还是认真作答,“不想。”

整天看到那么多阿姨围着爸爸转,送各种名贵的礼物给他,他就莫名感到很反感,他不喜欢她们。

靳烨点头,不再多问,“早点休息吧。”

小熙却没走,依旧站在原地看着他。

靳烨疑惑,“还有什么事?”

小熙有些不自在,小手揪着衣角扯来扯去,好像很纠结。

靳烨更加奇怪,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过去。

他把儿子拉到沙发上坐下,尽量让声音温和些,“说吧。”

小熙抬起头,认真地发出邀请,“下周幼儿园开学典礼,爸爸可以送我去吗?”

靳烨生平第一次愣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由于工作原因,他跟小熙很少有亲近的机会,这还是头一次儿子主动邀请与他同行,这让他有些意外。

尽管情绪有些波动,但他还是很好的保持住一个成年人的稳重。

小熙见爸爸半天没回应,认为自己的邀请唐突了,正准备失望撤回。

却见爸爸点点头,“好。”

靳烨万年不变的面瘫表情上,竟隐约出现了淡淡的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苏叮连续接了几档广告的拍摄。

到了晚上,又被肖圆催着换上紫色鱼尾裙的礼服,戴上黑色蕾丝面具,塞进了名流聚集的假面舞会里。

她还从没穿成过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肖圆从哪里租来的。

深v领的设计,胸前风光被暴露无遗,裙摆点缀着星星般的亮片,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性感又迷人。

十五分钟过去了,朝她搭讪的就有三个。

她踩着恨天高,端着假笑,僵直地站在自助餐台前,看着舞池内的人群,叹气。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又来了,又来了。

苏叮无奈地叹口气,正想拒绝,余光就瞥见朝她过来的肖圆,正挤眉弄眼地跟她比手势。

那架势仿佛她不同意,就把她当场杀了似的。

她转身,嫣然一笑,“好啊。”

靳烨还是第一次主动邀请女人跳舞,因为这个女人在这里实在太耀眼了。

他看到她连续拒绝了好多男人的邀请。

或许是征服欲作祟,或许是戴上面具,没人能认出他来,他主动了。

虽然看不清眼前女人的长相,但她笑起来,却仿佛世界都明亮起来了。

这就是雄性追求雌性的满足感吗?

他拥着她纤细的腰身,在舞池里轻幅度的共舞,此时的音乐很柔情温和,情意绵绵。

苏叮小心翼翼地跟着男人的步伐,被他引领着,跟随音乐舞动。

身体在不经意碰到,摩擦,呼吸声清晰可闻……

靳烨的呼吸越来越灼热,眼前的女人肌肤太白了,白的耀眼,把红唇微微抿着,妖冶而又明艳。

他的眼神暗了几分,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些懊恼。

难道真的是憋久了?

五年没碰过女人,他明明对投怀送抱的女人都没有兴趣,可现在……

另一旁,有个穿着黑色性感小礼服的女人正慢慢靠拢过来。

面具下面,那双嫉恨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苏叮,快要喷出火来了。

邵琳一眼就认出了戴面具的是靳烨!

今天的聚会是靳烨好友专门举办的,他不可能不到场,所以她一直在等他。

她甚至都查到了靳烨今晚的服装……

可万万没想到,会被人捷足先登!该死!

“先生,我想邀请您跳一支舞。”邵琳故意捏着嗓子说话。

苏叮心不在焉,也没听出邵琳的声音,她穿着恨天高实在太疼了。

听到这话,她立刻松开了靳烨,“先生,我还有事,再见。”

靳烨感觉到怀里女人挣开了他,那双明媚的眼睛看了眼旁边的女人。

心里顿时空落落的。

他皱眉,目光沉沉地盯着苏叮的眼睛,似乎有种熟悉感?

五年前在他身下的女人,也是这么一双眼睛。

他刚要开口,就被身边黑礼服的女人抱住了手臂,“我们开始吧。”

靳烨不悦地甩开她,看向准备离开的苏叮,话几乎都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

“可以认识一下吗?”

苏叮微怔,笑了笑,“不好意思。”

不等她走出一步,前面那对跳舞的人就不小心撞了她一下!

苏叮本就站得不稳,这下一个趔趄,脸上的带子恰好崩开,面具直接从脸上滑落下来……

她的面容直接暴露在靳烨和邵琳的眼前!

靳烨目光微敛,神色一凝,竟然是她?刚签进公司的那个女演员?

他的心里泛起一丝涟漪,说不出什么感觉。

黑礼服戴面具的邵琳,脸色瞬间变得狰狞,恶狠狠地瞪着苏叮。

她竟然没死!

真是阴魂不散!这次偷偷回国,也是故意耍手段想勾引靳烨吧,不要脸!

邵琳上前两步,故作善良地蹲下身,要帮苏叮把面具捡起来,却在起身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苏叮的身体……

力道很大,直接就把苏叮给撞倒在地,周围的目光全看过来了!

那紫色渐变的星星裙在地上铺展开来,白皙笔直的两腿半曲着,几乎快要露出里面的底裤,诱惑得快要把男人喷出鼻血。

她的领子本就够低了,此刻胸前丰满的浑圆都快跳出来了。

苏叮连忙捂着自己的胸口,羞愤地看着周围聚集过来的有颜色的目光,努力想要站起来。

可她脚上的高跟鞋实在是不方便,险些让她崴了脚。

邵琳夸张地大喊,“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

那声音更是吸引了更多人的注目,但却没人过来帮忙扶一把,都是看热闹的心态。

苏叮眼圈红红的,却愣是咬牙没哭,使劲从地上要爬起。

突然间,一阵风落下,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直接盖住了她的身体。

紧接着,就感觉到身体一轻,那个请她跳舞的高大男人竟直接把她抱起来,在人群的注目下,离开了!

“哇哦!英雄救美啊。”有人惊呼。

更多人小声议论起来,聊得都是摔倒的女人有多美,那男人捡到便宜了。

身后,邵琳恨恨地将手中的面具摔到地上,气得快要杀人了。

苏叮,我不会放过你的!

靳烨,从始至终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她眼底闪过一丝狠毒,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孙萌,帮我好好’照顾’一下我那个不懂事的姐姐……”

……

苏叮被靳烨抱到休息室,终于没人看到了,她紧张的情绪才终于松弛下来。

靳烨看着她红红的眼睛,眼泪在灯光下泛着光,楚楚可怜。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悸动了。

苏叮抬起头,看着他,很真诚地道:“谢谢你。”

声音小小的,弱弱的,实在是太招人疼了。

靳烨被她盯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撇过脸,沉沉地道:“没事。”

苏叮把鞋子脱掉,换上休息室里的拖鞋,起身走两步,还算稳当,就打算离开。

“我送你。”靳烨忍不住道。

“不用了,谢谢。”

苏叮朝他笑笑,推开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靳烨望着她的背影,慢慢扯下了面具,露出冷峻深邃的脸。

没关系,以后见的机会还很多……

一周后,苏叮如约来到某档演技类综艺录制现场。

到了化妆室,她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在场有不少艺人,基本都是些不出名或者刚入圈的新人,真正有热度流量的,都有自己专属的化妆间。

她刚拿起化妆包准备上妆,就听到门被推开,嘈杂的化妆间瞬间静下来。

“邵絮?真的是你!”

一道女声从身后传来,苏叮疑惑的转头去看,竟然是孙萌。

孙萌跟邵琳是发小,也是皇启集团下面的当红艺人,她出现在这里,苏叮有些惊讶,但并不意外。

邵琳搭上靳家这条船,只要吹吹枕边风,作为闺蜜的孙萌,自然少不了好处。

苏叮抬起脸,淡淡地看着她,并不说话。

孙萌笑得明媚,走近过来,“哦,听说你现在叫苏叮,当年你未婚怀孕从邵家离开,过得还好吗?”

围观众人突然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们,谁也不敢说话。

苏叮脸色沉下来,孙萌的咖位很明显不属于这个化妆室,她就是来找麻烦的。

她转过脸,不想跟她争辩,“不知道孙小姐在说什么。”

孙萌笑吟吟地上下打量着她,“你记性还真是差呢,没关系,我们也算老相识,我过来也只不过是跟你打声招呼,没别的意思。”

说着,她从脖颈上取下条项链,“今天有不少导演和投资方在场,你穿成这样可不行,我看着这条项链挺搭你的裙子,送给你。”

苏叮皱眉看着她这故作亲近的样子,有些反胃,冷淡的回答,“孙小姐,我跟您素不相识,这等贵重礼物我收不起。”

“没事,送给你。”孙萌低下身,将项链硬送到苏叮手上。

苏叮不愿接受,自然是推拒,两相推迎之下,孙萌突然大叫了一声。

“啊,我的手!”

只见孙萌的手背上被划了一道血痕,并不深,但却很明显,她皱眉痛呼,“苏叮姐,我只不过想送你见面礼,你怎么这样!”

苏叮唇角微挑,“演戏挺逼真的嘛。”

将手里的项链往身后沙发上随手一扔,仿佛丢什么垃圾般,她冷笑,“那我收下了,您请回。”

在场有眼睛的都能看出这两人势同水火的关系。

孙萌瞪着眼睛狠狠盯着苏叮,要不是邵琳昨天打电话让她“照顾”一下这个女人,她才懒得到这里。

苏叮,你好样的!

有位女演员见状,谄媚地上前搭话,“孙萌姐,你没事吧,刚刚我看到这位小姐进来,还以为她是工作人员呢,没想到是你的朋友……”

这话孙萌很受用,她要的就是让苏叮认清自己的身份。

她现在是圈内顶流女艺人,而苏叮只不过是个国外回来的三流演员,她想弄死她,易如反掌。

女演员见孙萌脸色好看不少,脸上一喜,意识到自己说对了话,继续讥讽挑衅道:

“就是啊,有些人您真的不值得对她好,送她东西反倒以为是害她,狗还知道知恩图报呢,她啊,连条狗都不如。”

苏叮倏地站起来,利眸微眯,轻笑,“那碰到屎就兴奋的凑上去,谄媚得直叫唤的狗,又是什么品种呢?”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