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往下边塞水果走路 高潮了狂撞g点h 大肉蟒撑开稚嫩紧窄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走廊内只剩下了安晴雪和慕逸轩两个人。

安晴雪将满是鲜血的匕首拎了起来,脸上满是嫌弃,抬手精准的丢进了另一边的垃圾桶。

慕逸轩的眸光沉了几分。

她这般身手,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得出来的。

但是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安晴雪被他富有侵略性和研究性的目光盯得有些烦躁。

"今日之事,你我之间两清了,慕少,有缘再见。"

安晴雪朝着慕逸轩挥了挥手,十分洒脱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等等。"

慕逸轩淡淡的开口,指着自己肩膀上的伤说道:"还没包扎好。"

安晴雪顿时有些无语。

这男人一开始不是还抗拒她的包扎?

安晴雪折身回来,将他身上的伤包扎好之后,转身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慕逸轩盯着她的背影,想到她刚才说的话,眸光微沉。

两清?

怎么可能两清。

他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吧。

慕逸轩的嘴角微勾,虽然受着伤,心情却莫名的愉悦了几分。

毕竟,他终于找到她了。

楼下,安诚一家三口脸色铁青的站在车边,眼神中还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安心柔的脸都快扭曲了,想到慕逸轩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出现在安晴雪的身后,她的心脏就一阵狂跳。

慕逸轩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是顶尖的,堪称完美!

但是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怎么就看上了安晴雪呢?

安心柔心中的嫉妒都快溢出来了。

但是当她看到安晴雪从酒店里走出来的时候,顿时脸上堆笑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妹妹,你可算出来了,我们等你一起回家呢。"

安心柔亲昵的拉着安晴雪的胳膊,声音也是甜腻得要命。

"是啊晴雪,爸爸回想起来,这些年真是对不起你啊。"安诚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我们订了一桌子菜,专门等你一起回去吃呢。"

刘花的笑脸有些别扭,基本上是强颜欢笑的说道。

呵!

安晴雪内心冷笑了一声。

这帮人怕是看她和慕逸轩有关系,想要通过她搭上慕逸轩这条大船吧?

安家目前资金链都快断裂了,急需一笔投资。说不定他们打算的,就是靠着她让慕逸轩投资呢。

还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啊。

安晴雪心中冰冷,面上却是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

"真的吗?"

看她这个模样,安心柔眼中浮现出几分嗤笑。

不愧是在乡下长大的没人疼的土包子!只是几句软话便让她惊喜成这样。

可惜……他们的目标只是她身后的慕逸轩!

那样如同神祗一般的男人,她必须要抢到手,到时候再狠狠地羞辱安晴雪。

"当然是真的。"安诚和蔼的笑。

安晴雪满意的勾起了唇角。

不知道安诚他们过段时间会不会后悔接她回家呢?

她可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当年的那些事情他们既然能做得出来,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她这是第一天回到上阳城,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安晴雪的心思他们自然不知晓,一进门便开始拉着安晴雪问东问西,一阵寒暄之后,终于是进了正题。

"晴雪啊,你认识慕少这样的大人物,怎么没有和我们说一声啊?我们若是知道的话,断然不会让你去见唐总啊。瞧瞧今晚,闹了这么大的误会。"

安诚有些憋屈的说道。

"就是啊,都是一家人,怎么能藏着掖着呢。"

刘花略微不满的附和。

"如今安家的资金链出了问题,急需一笔投资,你能不能跟慕少说说,让他帮帮忙?"

安诚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

安晴雪微微垂眸,眼中一片冰冷。

果然是打的让慕逸轩投资的主意吗?

真可惜。

"爸爸,其实我和慕少并不熟呢。"

她抬起头,脸上带着几分乖巧的笑,眼底却是一片冰凉。

安诚三人的笑意直接僵在了脸上。

"晴雪,你这是什么意思?"安诚的脸色直接沉了下来。

"字面上的意思啊。"安晴雪无辜的眨着眼睛。

"你和慕少不熟他还会帮你打圆场?怎么可能!"安诚顿时一拍桌子,心头怄火。

慕逸轩当时明显就是替安晴雪出头!当时都让那老男人把手都剁下来了,现在安晴雪这小贱人说和慕少没关系?

安诚越想心中越气。

这小贱人,肯定是心中还有怨气,就是不想帮他们!

这养不熟的白眼狼!

"其实我和慕少不应该说是不熟。"安晴雪秀眉微皱。

她目光不着痕迹的瞟过三人的脸,见他们脸色缓和几分还带着几分期待,恶劣的笑着开口:"我们俩应该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啪!"

安诚狠狠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口吻也是严厉至极。

"我和慕少相遇只是个巧合而已。"

安晴雪满脸冷笑。

"至于他帮我打圆场……只是那个老男人刚好惹到他罢了。"

安诚额角青筋直跳。

刘花直接一把摔了筷子。

安心柔眼眸中闪过几分怨毒。

"你耍我们?"安诚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她,眼眸中翻滚着怒意。

"你也没问啊。"安晴雪无辜的一摊手。

她有些好笑的欣赏着这一家人的变脸大戏,心中无比满意。

"哼!"

安诚冷哼了一声,直接转身上了楼。

安心柔和刘花也没了吃东西的欲望,摔了筷子一起上了楼。

安晴雪一脸冷笑的坐在客厅,周身笼罩着一层冷意。

这一家人恐怕是上楼商量,要怎么将她赶出去吧?

只是可惜,这个别墅是她妈妈留下来的,她既然回来了,就绝对不会走。

她要将属于她们母女的东西,一点点的从安诚他们手里抢回来!

施施然的上了楼,安晴雪直接"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安诚看她上楼,脸色更是黑成了锅底。

这死丫头!

"爸,我们不能让这丫头一直住在我们家!"

安心柔恨的咬牙切齿。

安诚目光连闪。

慕逸轩可不是一般人物。

哪怕安晴雪说了和慕逸轩没关系,他也不能轻易相信。

慕逸轩对那死丫头的态度,好像不太一样。

安诚沉着脸,摸出电话直接打给了老男人,但是另一边却一直都是一片忙音。

他心中微沉,立刻打电话给其他人,连续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安诚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慕氏集团,居然真的对唐氏集团出手了!

唐氏集团和慕氏集团一直都有合作。

但是这一次唐氏集团被查出贪污受贿,甚至还泄露和慕氏集团合作的商业机密!

安诚盯着手机上最新的新闻,那老男人已经被戴上了手铐押上警车,手上的伤口还没包呢,而唐氏集团,直接就被连夜查封!

看来安晴雪那死丫头,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安诚脸色怨毒了起来。

看到安诚变换的脸色,安心柔连忙开口问道:"怎么了?"

安诚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放。

看到上面的新闻后,安心柔和刘花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我就说这死丫头不可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刘花面带讥讽的说道。

"她这么下贱的人,怎么可能认识慕少!。"

安心柔的脸上也满是嘲讽。

"行了,既然她和慕少没关系,赶紧将她打发走吧,我看她一身穷酸样都觉得恶心,叫花子一样!"

刘花鄙夷的说道。

但是安诚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脸色像是吃了屎一样难看。

他心中怄着一股火。

本来以为安晴雪勾搭上了慕逸轩这样的大人物,为了让安家有利可图,他已经对媒体放出了消息,说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儿。

但是现在,安晴雪直接说和慕逸轩没有任何关系!

憋屈,这事真是太憋屈了,半点好处没捞到,还让那小贱人白白捡了个安家小姐的身份!

不行,他必须找个理由,将这贱人从安家赶出去!

房间内,安晴雪嘴角挂着冷笑。

她之前故意没有说明和慕逸轩没关系,就是算准了安诚一定会放出她重回安家的消息。

不过就算安诚没放这个消息也没关系,她可是早就准备好了,不管安诚说不说,第二天她重新回了安家的消息,就会传遍上阳城。

安诚一家不是十分厌恶她,恶心她吗,那她就恶心到底!

反正她有的是时间陪着他们玩。

她倒是想看看,在利益面前,安诚到底还能做得有多绝!

安心柔一门心思在想要怎么能将安晴雪赶出安家,和安晴雪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她觉得自己都掉价了!

有办法了!

安心柔灵光一闪,赶紧跑过去敲安晴雪的门。

安晴雪一脸烦躁的拉开门,冷笑着看着安心柔。

她刚才正和属下打电话,安晴雪的敲门声直接打断了她的思绪,所以她躁得要命。

"有事?"她冷漠的问。

"妹妹,今晚是苏家小姐苏芸的生日宴,我是来邀请你和我一起去的。"

安心柔努力的挤出温柔的笑意,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然后呢?"安晴雪不耐烦的问。

"你刚回上阳城,很多人你还不认识,正好趁这个机会带你认识认识。"

安心柔继续笑着说道。

"对了你放心,你没参加过这样级别的宴会,我会帮你准备好衣服的。"

听着安心柔说的话,安晴雪心中只是冷笑。

生日宴么?她当然知道,并且她也准备去。

只是……

她才不信安心柔会真心实意为她准备衣服。

恐怕到时候安心柔送来的衣服不是质量不好,就是丑的要命!

就连让她一起去参加宴会,恐怕都是抱着让她出丑的念头。

"好。"

安晴雪随意的点了点头,又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安心柔脸色瞬间怨毒了起来,捏着衣角,嘴角挂着森然的冷笑。

她可要给她的好妹妹好好准备一番!

安晴雪没空去管安心柔是怎么想的,她皱着眉头听着另一边的汇报,心头烦躁。

她知道慕逸轩会着手调查她,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不过只要没查到那件事上,便随他查吧。

安心柔很快又敲响了安晴雪的门,将准备的礼服给她送了过来,眼底满是幸灾乐祸。

安晴雪扫了两眼安心柔送过来的衣服,眉眼间尽是嫌弃。

这礼服选的实在是不怎么样,版型设计都有问题,穿上之后笨重的要命,款式也是十分老气。

可以说哪怕是一个绝世美女穿上这件礼服,都丑的要命。

真是难为安心柔了,还能找到这么一件宝藏级别的礼服。

随手将礼服丢进垃圾桶,安晴雪换上手下悄悄送来的礼服,又简单的化了淡妆,在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施施然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出来的时候,安心柔已经换好了衣服,和安诚以及刘花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着看她的笑话。

但是当安晴雪推开门走出来之后,他们的脸色瞬间大变。

安心柔猛地站起了身子,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安晴雪。

"你怎么没穿我给你准备的礼服?"

安心柔尖声叫道,她死死地盯着安晴雪,眼眸中的嫉妒都快溢出来了!

安晴雪虽然是在乡下长大,平时穿着普普通通,看不出有多漂亮,但这么精心装扮出来,竟然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安心柔很不想承认,但是——安晴雪的确要比她好看太多!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为什么她不穿自己给她准备的礼服?!

"哦,你说你那礼服啊,我试了一下不太合身,正好我朋友给我送了一件,就将就着穿吧。"

安晴雪从她身边越过,还没出门,就听见刘花的声音响起。

"朋友?晴雪,你自幼在乡下,在上阳城哪有什么朋友啊?我跟你说啊,现在外面坏人多的不得了,你可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安晴雪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外面坏人多?刘花好意思说这话?

最坏的不就是在家里坐着的他们么?

而且,她在乡下长大,不就是因为这个继母上位,看不惯前任的孩子,才送了过去么?

"谁知道是什么狐朋狗友!"

安城憋着气,冷声道:"一天天在外面鬼混,安家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倒了血霉!"

安晴雪快要没了耐心,自己不过是不想按照他们的想法丑化自己,这一个个的就能给自己脑补出这么多莫须有的罪名?

"嗯,有你这样的父亲,我也倒了血霉。"

安晴雪说完,不顾安城已经憋得发青的老脸,径直出了家门。

苏家在上阳城虽算不得似幕家那样如日中天,但也是一流豪门。

按照目前安家的处境,根本不足以与苏家结交。

安晴雪知道,苏家小姐的请帖之所以会送到安家,无非是因为她那个好妹妹日日巴结苏芸的缘故——苏芸身边谄媚的狗腿子已经够多了,但也不缺安心柔这一个。

果不其然,一到苏家,安心柔就像是鱼儿入了水,忍不住骚动。

她一眼就锁定了被人层层围住的苏芸,小跑过去,自然地挽住了苏芸的手,亲切道:"芸芸,好久不见了,我好想你!生日快乐呀!你最近怎么越来越好看了?"

安心柔满脸羡慕,完美地掩饰住眼里的嫉妒。

同样是女孩,怎么一个众星捧月,一个年纪轻轻就要面临家族的败落?

苏芸瞥了一眼安心柔,这样的话,她今天已经听过太多了,不过自己一向是以平易近人的形象示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想回答也得回答。

"心柔,是许久不见了,听说你的亲姐姐回来了?"

安心柔有个亲姐姐,从小就在乡下长大,这件事情谁不知道?

对于这样的商贵圈子,一个在乡下长大的人……能平添不少趣味。

"啊对对对!"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安心柔脑海中诞生,她朝着远处的安晴雪挥了挥手,脸上是热情亲密的笑容:"姐姐,你过来一下!芸芸想见你!"

就算她今天打扮精致容颜姣好又怎样?

这也摆脱不了她在乡下长大的事实!

想起这些天安晴雪的嚣张,安心柔暗暗决定,等会儿一定要让她丢脸丢到外婆家!

安晴雪自然是不想过去的,她跟那什么苏芸几乎不认识,不过被安心柔这么一喊,众人的目光都紧跟在她身上。

苏芸浅笑,望着那边那个还看不清面容的女人。

"你就是心柔的姐姐安晴雪吧,我老是听心柔提起你,可以过来聊几句吗?"

听说安晴雪是在乡下长大的那一刻,苏芸已经没有将她当成同一个层次的人来对待。

安晴雪看苏芸那随意的招手姿势,怕是把自己当成了苏家呼来喝去的佣人了吧?

安晴雪还是来到人群中间,这才能仔细看一眼苏芸,长的不错,可就是眼里的高傲太让人难以忽视。

"姐姐,这位是苏小姐苏芸,各位,这是我的姐姐,叫安晴雪,从小是在乡下长大的!会好多我们不会的技能,听说她喂猪养鸡样样在行!翻瓦插秧也不在话下!"

安心柔满脸天真,似乎是真的想要在众人面前夸赞安晴雪。

可是,当着这些商贵小姐的面说这些,不就是等于告诉她们:我这姐姐是乡下人,土里土气的,没见过什么世面。

果然,话音刚刚落地,周围爆发了一阵嗤笑声。

"我没去过乡下,真还要喂猪养鸡啊?要是让我喂猪养鸡,做那么下贱的活儿,我宁愿死了不可!"

"可不是么,你看她,虽然穿上华贵的礼服,我怎么看都是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这种人怎么都敢来这里啊!"

"安家估计是带她来长长见识的吧,也可怜,这么大了,第一次参加这么高档的宴会!"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