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王副军官玩田雨细节描述,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不过快速清醒过来的穆晓冉,把花重新塞回陆墨寒手中,神色凝重。

她犹豫着怎么拒绝,肚子却不合适宜“咕咕”响了起来。

自从怀孕之后,她比之前更加容易饿,可是她画了一天的画到现在一顿饭还没吃,胃里空虚的感觉让她手指有些发颤。

“走吧,正好我饿了。”

穆晓冉叹了口气,快速坐进车里,手心轻轻的抚向小腹,心中有些心疼这个孩子,跟着她真是受罪了。

汽车一路飞驰,很快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外,陆墨寒绅士的为穆晓冉打开车门。

穆晓冉刚下车,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晕了过去。

好在陆墨寒就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穆晓冉你怎么了,你给我醒醒!”

陆墨寒不停的呼唤,可是昏迷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脸色苍白如纸,他顿感不妙。

陆墨寒再次将穆晓冉抱进车里,车速飘到最高,把她送到了医院。

经过医生一番的检查,穆晓冉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却有一些贫血和低血糖。

医生一头白发,看起来已经年过半百,他一边看着手中病历,一边絮絮叨叨的训斥陆墨寒,

“你怎么照顾妻子的,她这明显是一天没吃饭,血糖低的那么厉害,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而且病人都怀孕了,快三个月了,这实在是太危险了,你真是太不负责任……”

医生的指责,陆墨寒都没有反驳,而且低垂着头,神色懊恼。

他也没想到,穆晓冉在穆母的照顾下,会变成这样,是她大意了。

医生又说了一些,全都是穆晓冉不好好调养,会带来的风险,听的人担忧不已。

陆墨寒守在穆晓冉身边,一刻也不敢离开。

别墅中,秦怡等了一下午,陆墨寒始终没有回来,让她心烦不已。

拿出手机,给陆墨寒打去了电话,声音格外的娇媚。

“墨寒哥哥,你怎么还不回家,我在家里等的都……”

秦怡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墨寒打断,嗓音低沉嘶哑。

“我现在在医院,穆晓冉生病了,我在这照顾她暂时不回去,你也快回家吧。”

对于秦怡动不动就跑到家里的事情,陆墨寒一直没有太在意,只当她是小孩子心性。

电话刚一挂断,秦怡便把手机砸在了地上,咬牙切齿的吼道:“好你个穆晓冉。”

一想到陆墨寒要陪在穆晓冉身边,秦怡便感觉嫉妒不已,她离开别墅,快速的赶往医院。

病房内很是安静,陆墨寒静静的坐在一旁,幽深的眸光落在穆晓冉光洁白皙的小脸上,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

“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陆墨寒握住穆晓冉柔软的小手,突然发现几天时间,她就瘦了很多,就连指尖都变得纤细,小脸更是瘦了一圈,看起来十分令人心疼。

病床上的人似乎有些感应,小扇子般卷翘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苍白的小脸,也渐渐恢复了一抹红润。

陆墨寒感受到指尖传递温暖,心中浮现出点点暖意,回忆最近的种种,更加懊悔不已,他应该相信她的。

他抱着穆晓冉,将她的小脑袋放在胸口,终日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松下来,这几日他备受折磨,夜晚辗转难眠。

可是看的穆晓冉的一瞬间,所有的疲倦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事温暖与舒适。

正当房间气氛和谐美好,不合时宜的推门声,突然响起……

墨寒哥哥,我听说晓冉姐生病了,就迫不及待赶了过来。”

秦怡一脸虚伪的笑,眼神上下打量穆晓冉,她才不相信一个好好的人说晕倒就晕,这肯定都是计谋。

病床上,穆晓冉双眸紧闭,双唇有些泛白,看起来的确不太健康。

她走到穆晓冉对面,装出一抹担忧的模样,握住她的手,甚至狠狠掐了一下。

陆墨寒看到秦怡来,也没有太意外,他收敛着眸光,眼神再次落在穆晓冉身上。

病房里很是安静,秦怡忍不住开口。

“墨寒哥哥,我在这照顾晓冉姐就行,你要不先回去休息。”秦怡嗓音娇脆,关心的看向陆墨寒。

“不用了,我在这照顾她。”陆墨寒声音低沉,话语却不容置喙。

被陆墨寒拒绝,秦怡心情不爽,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坐在穆晓冉身边。

半个小时过去,穆晓冉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

秦怡越发的烦躁,她过来不是看穆晓冉睡觉的。

“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陆墨寒扫了一眼秦怡,眸色幽深如夜火。

“我……”

秦怡的确想回去,她早知道穆晓冉一直在睡,她就不来了。

可是这个时候离开,陆墨寒留在这,她更不放心。

这一晚,就可能让她之前的努力挥之东流。

“晓冉还没醒,我还是不走了。”秦怡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

见陆墨寒没有理她,又忍不住开口。

“墨寒哥哥,你不觉得这事太巧了吗,你约晓冉出去吃饭,她就晕倒了……”

陆墨寒冷冽的脸庞,凝视秦怡,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事情的确有些巧合,但是穆晓冉昏迷到现在做不得假。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见陆墨寒脸色越来越难看,秦怡小声解释。

陆墨寒没有理会秦怡的话,在他看来,穆晓冉绝对不可能欺骗他,更不可能拿身体开玩笑。

再次被无视的秦怡,心底的嫉妒,如同滔滔江水,不停的翻涌。

“我这是在哪?”穆晓冉睡了一天,再次睁开眼,这一片苍白。

陌生的环境,浓重的消毒水的气味,让她美眸紧蹙。

“晓冉姐,你终于醒了。”秦怡声音中,充满了惊喜,脸上也露出喜悦的神情。

穆晓冉看到她,神色却十分难看。

她环顾四周,确定了环境是在医院,仔细回忆,好像是跟着陆墨寒去吃饭,接下来就记不清了。

“喝点水。”陆墨寒体贴的倒了一杯温水,放在穆晓冉手中。

穆晓冉这才感觉到嘴唇干枯的满是褶皱,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

“晓冉姐,你昏迷这段时间,我和墨寒哥哥特别担心你,还好你醒过来了。”

秦怡笑着开口,手却揽住了陆墨寒的胳膊,一副宣示主权的模样。

穆晓冉放下水杯,微微挑眉,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秦怡什么意思呢。

“那真是谢谢你们。”

穆晓冉加重了“你们”两个字的发音,目光对上了陆墨寒的深邃的双眸。

只见他到漆黑的眼瞳中,似有关怀的神色一闪而过。

“我已经没什么事了。”穆晓冉坐着身子,声音轻飘飘的。

这两人盯着她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穆晓冉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陆墨寒并不想离开,对于之前怀疑穆晓冉的事情,他十分愧疚。

“我在这照顾你。”他望着穆晓冉的小脸,嗓音充满男人独有的磁性,很是好听。

秦怡不知不觉握紧了指尖,看着穆晓冉的目光,逐渐狠戾……

“不用,你还是把秦小姐送走吧。”穆晓冉似笑非笑的看向秦怡,眼神中有着看穿一切的透彻。

对于秦怡,她再没有丝毫好感,全是厌恶。

陆墨寒并不愿意离开,但是穆晓冉一再的劝说,而穆母也赶了过来。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穆晓冉好想回忆起了当年那场大火。

也是他们两人,陆墨寒奋不顾身……

眼角不知不觉有些湿润,穆晓冉闭上眼,让自己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都怪我,今天你父亲打电话说家中有事我就回了趟家,没想到你就出了这么大的事。”穆母十分自责。

家里的事情和女儿比,可都是小事。

“妈,不怪你,是我没有胃口。”穆晓冉安慰着母亲。

她哪里是没有胃口,分明是画画太入迷,全然忘记了要吃饭。

穆母看着女儿苍白的脸庞,又看像离开的陆墨寒和秦怡,她突然猜到了什么。

“夫妻之间,需要信任,也需要沟通。”

穆母并不知道女儿和女婿的相处方式,但是单凭他这几十年的经验,就能大概猜出,两人的问题,多半出在刚刚到女人身上。

那女人,打扮的十分明媚,即便坐在轮椅上,也是野心勃勃,不可小觑。

这种女人,大概没有男人能抵抗。

“我知道了妈。”穆晓冉不想让母亲替她操心感情上的事,不过穆母的话,她却听进了心里。

的确要和陆墨寒,好好的沟通一下了。

本来想着一起吃顿饭,把最近的误会解开,有什么矛盾大家都说出来,谁成想她晕倒了。

穆晓冉叹了口气,感觉刚刚醒来没多久,竟然又有些困了。

穆母看着沉睡的女儿,心疼不已,却又帮不了什么。

秦怡被送回公寓,她拉住陆墨寒的胳膊,有些羞涩的开口,“我晚上一个人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晚。”

陆墨寒停顿住脚步,神色冷冽的注视秦怡的小脸。然后甩开了她的手。

“不行。”男人坐进驾驶位,猛的一踩油门,飞驰而去,

看着汽车的影子,快速的消失,秦怡脸上满是失落。

无论她怎么诱惑陆墨寒,他都不为所动,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陆墨寒,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秦怡眯了眯眼眸,转身大步走进公寓。

医院。

穆晓冉睡的正香,却被一股浓郁的奶香所唤醒。

她睁开眼,先是迷茫了两秒,然后就感觉到十分的饥饿。

“吃点东西。”陆墨寒晃了晃手中的奶黄包,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

穆晓冉一瞬间愣在当场,结婚这么多年,她见到陆墨寒笑容屈指可数。

只见他精致的下颌微微上扬,黢黑轴量的双瞳,宛如琥珀般流转光华。

穆晓冉一时间被吸引,似陷入了男人制造的漩涡,沉沦其中。

直到穆母的声音响声,打断了对视在一起的两个人。

“墨寒来了,你们好好聊一聊。”穆母轻声开口,然后小心翼翼关上了病房门。

穆晓冉这才回过神,心中暗恼,她怎么能被美色所诱惑?

陆墨寒不在意穆晓冉的小动作,嘴角的笑容不减,拿起桌上的勺子,想要亲自为她粥。

眼看粥喂到了嘴边,穆晓冉就是不张嘴,她瞪着澄澈的眼眸,也不说话。

“张开嘴。”陆墨寒觉得无奈又有些好笑。

“不喝…唔…”穆晓冉刚想拒绝,勺子就来到了她的唇边,让她不喝也得喝。

几口粥下肚,穆晓冉感觉更饿了,也不在矫情,动作麻利的把陆墨寒带来的都吃了。

“我吃好了,你走吧!”

穆晓冉吃完就开始撵人。

陆墨寒看着她的小脸,无奈的笑了笑,终归是没有再开口,转身离开了病房。

在门外,正巧遇到了穆母。

“晓冉从小性子就倔,认准你的事情啊都是一根筋,你多包容她些……”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