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极品人妻被浓精喂饱 进来吧晚上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了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挑眉,脸上满是满是玩味的笑容。

穆晓冉拿不出违约金,这一次,势必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

穆晓冉被打击的不轻,握着的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她的确是太大意了,不然也不会中了这种小人的计。

“不要再卖我的画,违约金我会给你!”话落,穆晓冉直接挂断电话。

她看着窗外的阳光,只觉得格外刺眼,五百万的赔偿金,怎么可能能拿出来?

就算是把她卖了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叮叮.....” 门外传来清脆的响声,穆晓冉打开门,外面赫然站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孟钊川。

“你怎么来了?”穆晓冉惊讶,然后朝后退了几步,将孟钊川迎了进来。

“听说你从陆家出来了,我来看看你。”孟钊川神色似有些落寞,凝视穆晓冉的目光,依旧充满了深情。

他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穆晓冉离开了陆家,现在跟着妈妈生活在一起。

她竟然,没有告诉他。

心中说不出的无力,孟钊川心情更加低落。

“对了,我有件事想问你,认不认识靠谱的律师。”穆晓冉犹豫着开口。

“出什么事了?”孟钊川敏锐察觉出,有事情发生。

“没什么,就是想找个律师问一些事情。”穆晓冉低头,并不想把自己被骗的事,告诉孟钊川。

她想自己解决这些事情,不能总是有什么事情都要麻烦他,他已经帮了她太多了。

毕竟人情欠得多了,总是要想办法还的。

她.....怕还不起。

孟钊川凝视穆晓冉白皙的小脸,心中有些难过,他好像再一次被推开。

“我把律师电话发给你,在律师界非常权威,你有时间都可以找他。”孟钊川缓缓开口,不在过多询问。

窗明几净,两人心照不宣,却谁也没有开口再提这件事。

“这些都是你画的?”孟钊川看到画架上摆的几幅画,惊讶不已。

自从毕业之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再看到穆晓冉画画。

曾经她的画,也是风靡一时,备受推崇,很多导师都评价她为天才,可是穆晓冉自从结婚之后再也没有动笔,让无数人惋惜。

画中是一个天台,天台下一团薄薄的雾,看起来十分飘渺,却又格外自由。

“当然,喜欢的话送你一副。”穆晓冉嘴角上扬,她对最近的几幅作品都很满意。

里面有着她灵魂向往自由,却又被肉身拘束的不甘,有她对人生,对未来,对生活的期盼。

她好像从一幅画中找到的新生,所以这些画作的版权,绝对不能属于另外一个人。

孟钊川凝视着她坚韧的小脸,无奈叹息,他突然发现穆晓冉,就算是离开了陆墨寒,好像也并不需要他。

“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现在时间也不早,我就先走了。”过了半响,孟钊川终于起身,决定离开。

虽然他还想再多留一些时间,能和穆晓冉这样的静静的坐在一起,也是他所奢求的。

“谢谢你钊川,我送你吧。”穆晓冉嘴角挂着柔和的笑容,眼神明媚如春风。

穆晓冉走出画室,阳光洒落在她身上,将他整个人映衬的圣洁光辉。

孟钊川抬起头,对上穆晓冉澄澈的双眸欲言又止。

“穆晓冉,你真的不愿意跟我离开……”
 

穆晓冉似乎愣了一下,她缓缓的摇头,然后认真的看着陆墨寒。

既然决定不离开,就没有必要再反悔。

孟钊川失落的上了车,一次次被拒绝,他心中说不出的难过。

孟钊川离开后,穆晓冉就联系了律师见面,把事情前前后后的经过说了一遍。

“穆小姐,事情大概我已经了解,你们签署的合同是有效的,即便是对方有意设计,但是只要合同在,您就只能认栽。”

律师无奈的开口,他也想帮穆晓冉,可是这种关系根本打不赢。

对方有理有据,他们空口白牙,法律都是讲证据的。

“那我该怎么办,只能出赔偿金吗?”穆晓冉小脸苍白,她根本拿不出五百万。

“您可以去找对方协商,如果对方是松口,承认……”律师说完,便起身离开。

他也清楚,让对方改口,根本就是不可能,毕竟对方设计了穆晓冉,不可能无功而返。

穆晓冉坐在沙发上,如同一尊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的画,依旧挂在网上售卖,那只有几幅已经以天价卖了出去。

“我该怎么办?”

穆晓冉喃喃自语,更多的是不甘心,她四处奔波,想要寻求一个解决的办法。

就算是鱼死网破,她也要将版权要回来。

这边孟钊川离开之后,来到了附近酒吧,神色落寞的点了一杯鸡尾酒。

酒吧里灯红酒绿,人熙攘攘,全都仿佛将他隔绝在外,让他意兴阑珊。

一杯杯鸡尾酒下肚,孟钊川竟然感觉有些醉了,也许醉了之后就不会想穆晓冉。

回忆最近和穆晓冉的点点滴滴,他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

“穆晓冉,我该拿你怎么办?”孟钊川摇晃着酒杯,眼神开始变得迷离。

“帅哥,我陪你喝一杯怎么样!”几个女人,然后就盯上了孟钊川。

一身白色西装看起来相貌堂堂,酒吧很少出现这样优质的男人,让她们欣喜若狂。

不过几个女人,又想矜持一下,所以都在观望,或者说是在搔首弄姿,等待孟钊川去撩她们。

可惜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孟钊川眼神中都只有那杯鸡尾酒,根本不看她们。

她们有些无语,这才主动上前。

女人妩媚的笑容,很美丽也很妖娆,可是身上浓重的胭脂气,却让孟钊川厌恶。

“滚开!”他呵斥一声,推开了女人像是八爪鱼一样扑过来的身子。

又一杯酒下肚,孟钊川站起身就准备离开,可是眼神却落在了舞池中一个女人身上。

女人一身白裙,乌黑的长发在灯光下散发着光泽,那纤细的脖颈,柔软的身姿和穆晓冉如出一辙。

孟钊川一时间失去了理智,他只觉得那个女人就是穆晓冉。

“穆晓冉!你等等我!”孟钊川大声的喊着,朝着女人冲了过去。

“你去哪,你……”这边完全被无视的几个女人,感觉受到了巨大打击。

她们气急败坏的想要骂孟钊川,可是对方,已经冲进了舞池。

“穆晓冉,我真的很爱你,跟我一起离开好不好?”孟钊川从身后,突然抱住的女人纤细的腰身,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

只要穆晓冉愿意和他离开,让他做什么他都可以。

然而女人却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猛地颤动了一下,然后惊恐万状的想要推开孟钊川。

“你是谁啊,有变态啊!救命啊……”

女人歇斯里底的尖叫,然后拼命的往后躲,彻底把孟钊川当成了变态。

酒吧中,很多人被这一声尖叫吸引,目光全都落在了两人身上。

有些人指指点点,孟钊川看着仪表堂堂,没想到竟然是个斯文败类。

“混蛋,敢猥亵我老婆!”一个男人突然冲了出来,一拳狠狠的打的孟钊川脸上。

孟钊川只觉得眼冒金星,然后头晕目眩,心中只有一个声音,穆晓冉又一次推开了。

“穆晓冉,为什么?”他动了动薄唇,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却陷入了黑暗。

周围人,看到有人晕倒,全都吓了一跳,打人的男人也有些蒙,不就是打了一拳,这就晕了?

这么弱不禁风,竟然还敢出来猥亵女人?

有人拨打的报警电话,很快警方赶到,带走了孟钊川以及被他抱的女人,还有女人的老公。

警车一路长鸣,孟钊川始终昏睡不醒,他们请来的医生给他做检查,并无大碍,就是喝多了。

穆晓冉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九点,她洗漱完毕,刚准备要睡觉,就看到了孟钊川的电话。

“您好,是孟钊川的朋友吗,他出了一些事情,在警察局,你能过来一下吗?”

电话里传出陌生的男人声音,穆晓冉疑惑的皱眉。

不过还是应了一声,准备立马就过去,她想不通的是孟钊川怎么会在警察局?

随便拿一件外套,套在身上,穆晓冉便驱车来到警察局。

刚看到孟钊川,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精味,穆晓冉胃里一阵翻涌。

“对不起!”穆晓冉快速冲进洗手间,什么话都没说,先吐了起来。

警察们也有点意外,不过看到穆晓冉微微隆起的小腹,又表示理解。

“出什么事了?”干呕了半天,穆晓冉脸色有些难看。

“他在酒吧里应该是喝醉了,然后猥亵了对方的妻子,被对方打了一顿,现在处于昏迷状态。”

警察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大概。

穆晓冉更加蒙圈了,孟钊川会猥亵别人,根本不可能啊,肯定是个误会。

又看到孟钊川脸上的一片青紫,她皱了皱眉头,对方怎么能动手打人?

“他不需要去医院吗,怎么上的这么重?”穆晓冉担忧的询问,实在是孟钊川现在看起来有些惨,

“我们找人给他检查过了,没什么事儿,等酒醒了应该就好了,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警方询问了穆晓冉一些孟钊川的情况,做了个大致了解。

而对方,看到孟钊川始终不醒,脸上的伤还那么严重,生怕得赔钱,想着赶紧脱身。

警方也调查了监控,看到孟钊川的确抱了别人,不过应该是喝醉了,嘴里喊着一个名字,步伐都很是踉跄。

“你就是穆晓冉吧?”

警方好奇的询问,因为孟钊川嘴里喊的的名字正是穆晓冉。

“对,是我。”穆晓冉愣了一下,赶快点头。

“都没有受到到什么实质性伤害,你们双方可以选择协商解决,也可以让我们来解决。”警察挑眉,看向穆晓冉和被怒气冲冲的男人。

“我们自己解决吧。”对方率先开口,对警察天生有种畏惧感。

他们不想赔钱,揍了一顿算是出气了,就算孟钊川在警察局蹲几天,他们也没啥好处。

穆晓冉自然也想私下解决,真没想到孟钊川喝醉了竟然会这样,她眉头都紧皱在了一起。

几人刚出警察局门口,不等穆晓冉开口,对方就训斥起来。

“管好你家男人,不要在外面朝三暮四,你得好好管教,再发生这种事情……”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