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翁公厨房媛媛掀起短裙 男男寝室高h超肉bl短文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苏颜微垂着头,轻嗯了一声。

老太太坐不住了,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她在你三叔的公馆做什么?别跟我说她迷惑了你三叔,想要成为你们的婶母。”

苏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地道:“祖,祖母,这事儿您得出面啊,三叔昨晚明着跟我们说姐姐是他的女人,留在他的公馆天经地义。”

老太太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这真是你三叔说的?是他亲口所言?”

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态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苏家长女,天生不详,克弟又克妹,说不定还会克夫克子。

当初她怀了父不祥的孽种,她还暗自庆幸傅家总算摆脱了那个扫把星,她的长孙也不用按照约定娶她了呢。

可时隔八年,她的孙儿是逃过了一劫,可她儿子眼看着就要被她给祸害了。

“走,走走,咱们这就去公馆,我一定要将那女人轰走,不能让她毁了我儿子。”

话落,老太太撑着拐杖就准备往门口走。

苏颜见状,连忙伸手拦住了她。

“祖母,三叔现在在公馆呢,您即使过去,他也不会让您将人轰走的,到最后伤的还是您跟他之间的母子情分,得不偿失。”

老太太举着拐杖在地上狠狠跺了几下,怒道:“我是为他好,他敢护着那贱人试试。”

“祖母……”苏颜拉长了尾音,用着撒娇似的语调道:“我知道您心里着急,可咱也不能因为一个外人而伤了母子之情啊,三叔平日里忙,说不定上午他就离开公馆了,到时候您再过去,然后命人将苏千辞扔出帝都就行,这样一来,您的目的也达到了,又没有跟三叔起任何冲突,多好?”

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咬牙道:“好,那就等北遇离开公馆后再过去,那贱人敢打长辈的主意,看我不撕了她。”

苏颜微微颔首,妖艳的红唇上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狞笑。

苏千辞,你一个臭名昭著的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亲弟妹,还让傅家长孙戴了绿帽,如今竟妄想染指金尊玉贵的三爷,真是可笑至极。

等着吧,傅家这老太婆会亲自上门撕碎你的脸皮,将你踩在地上狠狠践踏的。

八年前你守不住傅云深,让我给拐上了床,八年后你也不想有任何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

傅氏公馆。

书房内。

傅北遇正靠坐在沙发内接听电话。

“三爷,您让我做的亲子鉴定我已经做好了,报告单发送至了您的邮箱。”

“行,我看看,你先别挂电话,我还有别的事情要交代你。”

说完,他伸手捞过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登录邮箱后点开了最上面一封邮件。

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到了最后一页。

当上面的内容印入他眼底后,他微微一愣,鹰眸里闪过一抹惊诧之色。

‘经鉴定,两人非生物学上母子关系’

‘亲子概率:0.00001’

“你确定这份亲子鉴定没有问题?”

言外之意:你确定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话筒里传来任梁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没有,从拿到血样到出检查结果都是我亲力亲为,而且医疗系统也没有任何黑客入侵的痕迹,所以我敢肯定这份鉴定报告里的内容是真实可靠的,不存在任何水分。”

傅北遇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他们真的不是母子,那他之前的猜测就全部被推翻了。

他很肯定那几个小混账的母亲跟罂粟有着密切的关联,如果能证实苏千辞是他们的母亲,他就可以将目标锁定在苏千辞身上了。

可如今这操蛋的亲子鉴定一下子否定了他所有的猜测。

“也罢,不是就不是,但那几个小鬼跟傅云深长得相似,你等会再帮我做个鉴定,看看他们是不是傅云深的种。”

“……”

切断通话后,傅北遇又盯着那份亲子鉴定瞅了好半晌,越看,心里的疑惑就越浓。

这一环扣一环,环环相连,为何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掉链子了?

“三爷,深少带过来了。”

门口传来阿琛的声音,拉回了傅北遇飘忽的思绪。

“让他进来。”

下一秒,傅云深推门而入,“三叔,您听我一句劝,苏千辞真的不能惹,人家大师都说她命中带煞,会克弟克妹,还会克夫克子,关键是会给你戴绿帽,这样的女人,真的不能碰啊。”

傅北遇没有抬头,淡声道:“给他抽血,然后送去任梁那儿做鉴定。”

“是。”

两个保镖走上去摁住了他,一个医生拿着针管就准备抽血。

傅云深一惊,连忙喊道:“三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把你当长辈,你却想着坑我,那小子不是我的儿子,你为了澄清外面盛传的私生子谣言,伪造我跟他的亲子鉴定,然后将我推出去真的好么?”

“他太吵了。”三爷轻飘飘地开口。

保镖会意,对着傅云深说了句‘深少,得罪了’,然后用封条粘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唔……”

傅云深想死的心都有了,三叔如果伪造出那被关在冷藏室里的孩子是他亲儿子的鉴定报告,那外界所有的骂声将全部转移到他身上。

狗!

这个亲叔真他妈狗!!!

取好血样后,傅北遇直接命阿琛将侄子给扔出了公馆。

“……”

书房内。

苏千辞端着一杯清茶推门而入。

看着阴沉着俊脸靠在沙发内的傅三爷,秀眉不禁挑了两下。

怎么样,被自己给打脸了吧。

自信是好事,可一旦盲目的自信,现实是会狠狠教你怎么做人的。

她在乡下钻研各类药物数年,能让鸡蛋孵出水鸭,能让猫生出狗,难道还改变不了几个小混账的血液基因么?

早在三年前她就给几个小家伙注射了能混淆基因数据的药物,哪怕是她这个亲娘跟他们做亲子鉴定,都匹配不到一块去。

“三爷,您要的茶。”

傅北遇缓缓抬眸,犀利的目光落在苏千辞身上,极具穿透力,似要透过她的皮囊看清她内心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你这些年一直都在给人做女佣?”

苏千辞微垂着头,不让眸中的神色被他窥探,用着平缓地语调道:“对,不过没在帝都,而是在外省,三叔也知道我的情况,命中带煞,天生不详,克弟克妹,克父克母,克夫克子,整个帝都名流圈都笑话我,抵制我,将我当成灾星扫把星,我在这儿没有任何的立足之地。”

傅北遇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是么?那你为何又突然出现在帝都呢?别跟我说怀念这座城,想回来守着。”

“傅家的薪水高,在这儿做一年,能抵外面十年,等我攒够了钱,我就出国留学,开始新的生活,三叔,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您不能赶我走。”

“……”

书房的门被撞开,阿琛急匆匆地走进来,“三爷,不好了……”

他刚准备说‘文件不见了’,可看到苏千辞在房间里,话锋戛然而止。

傅北遇沉了脸色,淡声道:“有话直说,把她当空气就行了。”

“三爷,存放在保险公司的那份机密文件丢了。”

傅北遇豁地起身,眯眼看着他,“丢了?整个保险公司所有的保镖全部出动,24小时守着那份文件,还是丢了?”

“是,是啊,丢了,据几个顶尖侦探勘察,他们一致认为是第一特工罂粟所为。”

傅北遇豁地转头,冷硬地目光落在了苏千辞身上。

罂粟又出现了?

难道眼前这个真的不是罂粟?

他很肯定,这女人从昨天被困到现在一直没有出过公馆,所以不可能是她去保险公司盗取了那份文件。

“准备车,咱们去一趟保险公司。”

“是。”

目送着他们离开后,苏千辞缓缓蹙起了眉头,好个傅老贼,资料压根就没放在公馆,而是寄存在了保险公司,他这是挖了一个大坑让她跳啊。

还好她有所准备,暂时洗脱了嫌疑。

不过是谁去保险公司盗取了那份机密文件呢?

难道是中东方面见她任务失败,又重新请了其他特工?

别啊,她还没拿到那十个亿呢。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九徒弟那张乖巧可爱的脸,该不会是那丫头回华夏了吧?

如果是她,或许还真能成。

得了她衣钵的人,如果连小小的保险公司都进不了,那她这些年真就白学了,而她也白教了。

越想,她越觉得是那丫头出的手。

刚才傅老贼的保镖说顶尖侦探勘察后一致认为是罂粟所为。

那丫头得了她的真传,偷东西的手法跟她一样,被他们误认为是她很正常。

所以……

半个小时后。

傅北遇抵达帝都某高级保险公司。

他一下车,保险公司方的负责人就迎了上来,然后直接对他行跪拜之礼。

好吧,是吓的。

三爷的东西丢了,而且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他能有什么好下场?

“三,三爷,我该死,我真的该死,但求求您看在我上有小,呸,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给您磕头了。”

傅北遇的俊脸上闪过一抹不耐,轻启薄唇道:“阿琛,拖下去。”

“是。”

阿琛招呼两个保镖将负责人给拖到了一边。

特助元清带着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颔首道:“三爷,他们是勘察现场的顶尖侦探,您有什么疑问可以询问他们。”

傅北遇冷睨着两人,默了片刻后,问:“你们确定是罂粟所为?”

其中一个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开口,“是,属下确定对方是罂粟,因为现场留下的作案手法跟罂粟的几乎一模一样。”

“嗯,带我去看看。”

“是,三爷请。”

“……”

马路对面。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少女靠在墙角,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保险公司门口发生的一切。

师父真是越来越逊了,这么容易盗取的东西,居然几次下手都不成功,还被傅老贼困在了公馆。

要她说,以后她们的关系可以对调一下,她来做师父得了。

同一时刻。

傅氏公馆。

傅老太太带着苏颜气势冲冲的杀了过来。

门卫敢挡苏颜,但不敢挡老太太啊,只能乖乖的放行。

一路畅通无阻,到了主屋后,管家闻讯赶来。

“老夫人,您怎么来了啊?”

老太太豁地转身,眯眼看着管家,咬牙切齿道:“阿福,你糊涂啊,北遇将那么个不堪的女人留在公馆,你怎么不劝着点,即使不劝,你也该向我汇报啊。”

老管家一愣,默了片刻后才明白老太太口中所谓‘不堪的女人’是谁。

“苏小姐是前两天应聘进来的,这事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不过您放心,三爷与她没有任何的接触。”

“那也不能让她留在公馆里,如此不详又下贱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待在北遇身边,污了北遇的名声?”

“这……”

老太太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问:“那扫把星在哪?我这就命人将她轰出去。”

“这……”

老管家踌躇不前,三爷不开口,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将人给轰出去啊。

“老夫人,您还是给三爷打个电话,跟他说说吧,您也知道,他向来是个有主见的人,您就这么贸然……”

不等他说完,老太太猛地拔高了声音喝道:“傅福,你别忘了你是傅家的佣人,祖辈世世代代认傅家为主,难道老爷子死后我就使唤不动你了么?”

老管家面色一沉,这老太太都把老爷子搬出来了,他还能说什么?

“苏小姐在花园里修剪枝叶,您跟……”

他的话音未落,老太太就撑着拐杖急步朝花园入口走去,边走边道:“不许给北遇打电话,听见了没?”

“是,是是。”

花园里。

苏千辞隔得老远就看到傅老太太在苏颜的搀扶下,怒气冲冲地朝这边而来。

她猜她们是来跟她撕逼的。

有苏颜出现的地方,都跟她脱不了干系。

果不其然,她刚准备俯身去剪露出的花枝,老太太就冲到了她身边。

“还真是你这个小贱蹄子,当年身怀父不祥的野种,在我孙儿头上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让他成为了全帝都名流圈的笑柄,

这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下作到来陆氏公馆勾引自己的长辈,依我看,得撕了你这层脸皮,然后将你扔到太阳底下好好晒一晒。”

苏千辞眨了眨眼,勉强挤出几滴泪水,娇娇柔柔地开口道:“祖,祖母……”

“别叫我祖母?谁是你祖母?像你这种扫把星,也幸亏自己搞大了肚子,不然嫁进傅家,害的就是我整个家族。”

苏千辞很想说一句‘那您老跪下来跟我道声谢啊’。

不过她不敢!

因为害怕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引起傅老贼的注意。

“好好好,我不叫您祖母,您别生气,别生气,老夫人,我自从被逐出家门后,就一直居无定所,这些年给人做女佣生活拮据,得知傅氏的薪水是外面的十倍,所以才来应聘的,我真的不敢生出勾引三叔的心思啊,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贱人。”老太太狠狠咒骂了一句,“贱骨头就是贱骨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克弟克妹不说,还背着未婚夫乱搞,这要是放在以前,是要被浸猪笼的。”

苏千辞微垂着头,怯生生地开口道:“是是是,是我犯贱,是我让深少难堪了,这不,我遭到了报应,门当户对的婚约没了,孩子也掉了,求您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同意我留下来伺候三爷吧,等攒够了钱,我立马离开。”

‘伺候’

老太太一听这两个字,立马炸了。

她所理解的伺候,是用自己的身体取悦男人。

这个小贱人还真是居心否测,幸亏她发现得及时,不然真得酿出大祸。

苏千辞见老太太的脸色铁青又黑沉,不禁勾了勾唇角。

气吧气吧,只有这老太太彻底怒了,她才能如愿被她扔出公馆重获自由。

“老夫人,求求您了,我只是去三爷的卧室给他倒茶倒水,伺候他的生活起居,不会动任何歪心思的。”

老太太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你能进北遇的卧室?他,他他从不让女人进他的卧室,包括我,

你居然能在他睡觉的地方进出自由,贱人,你还说你不会动歪心思,是不是得等你爬上了北遇的床,你才肯承认你那龌龊又肮脏的目的?”

苏千辞又哗哗地掉了几滴眼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小白脸花。

“老,老夫人,我真的不敢勾引三叔,他是我的长辈哦,我留在公馆只是想伺候他的生活起居,给他倒茶倒水,为他按按摩,捶捶腿。”

“够了。”老太太咆哮道。

她越听越觉得危险,要是真的让这扫把星每天在北遇眼前晃悠,两人滚到床上去是迟早的事。

“来人,将这贱人扔出公馆,不,扔出帝都,然后告诉海陆空的负责人,从今以后不许她再踏足帝都半步,立刻马上执行。”

身后走出两个黑衣保镖,领了命令后上去一左一右架住了苏千辞的胳膊。

“老夫人,求求您,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伺候三爷,让他满意为止。”

老太太额头上的青筋暴突了起来,“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她给我拖下去。”

站在一旁的苏颜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总算是将苏千辞这贱人给解决了。

还好她发现得及时,不然真的让这贱蹄子勾搭上了三爷,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同样在笑的还有苏千辞。

老太太,我谢谢您嘞。

姑娘我绞尽脑汁想办法脱身,头都秃了,愣是没找到合适的,您老一句话,就彻底让我解放了。

拜拜哦!

酒店内。

“卧槽。”小三爷看到潜伏在傅氏公馆外的眼线发来的信息后,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

苏大蹙眉看着他,沉声问:“你又抽什么风?”

小三爷指着手机,颤声道:“小,小爷的妹妹泡汤了,傅家老太太去了公馆,将咱妈给轰出来了。”

苏大微微蹙起了眉头,目光在他双腿间扫了一眼,阴嗖嗖地道:“没关系,把你割了当妹妹养也是一样。”

小三爷连忙伸手捂着裤裆,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着,“别,别啊,我还有其他法子将亲妈留在帝都。”

说完,他捞起手机就开始发短信:

‘言爸爸,我们来帝都了,赶紧去堵我妈,别让她又溜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