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双性美人受哭酸深捣h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艹,被两个小屁孩气得智商都掉线了。

心思急转间,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悄悄给元清发了条短信:

‘将帝都所有的顶尖特工全部调到公馆守着,若有人想进去,直接放行,然后就别放出来了,记住,是有进无出’

十秒后,对方回了信息:

‘您是担心罂粟趁您不在去公馆盗取资料?行,我马上去办’

小四爷有些好奇,凑过来想看他发了什么,结果被亲爹一巴掌给拍飞了,直接粘在了玻璃上。

“……”

果然,他们的出生就是个意外。

“到了到了,那个院子就是我家。”

车队停靠,一行人下了车。

然后三爷华丽丽的被一群村妇给围观了。

“好俊秀的小伙子。”

“看起来还挺有钱的,这车牌号,是帝都来的吧。”

“你们没发现么,这小伙子跟四个小捣蛋鬼长得挺像的,该不会是那个疯女人在外面养的小白脸吧?”

“别说,可能真是这样。”

三爷面色陡然一沉。

呵,他竟然混成小白脸了!

等等,疯女人是个什么玩意?

“你妈是个疯子么?”

小四爷咧了咧嘴,连忙点头,“何止是疯,她这一发病啊,方圆几里的农户都会关上大门,避她跟避瘟神似的。”

“……”

“爹地,咱们进去吧,我让妈咪好好招待你。”

“……”

小家伙也不等他同意,蹦蹦跳跳地进了院子。

傅北遇在门口站了片刻,这才缓缓踱步走了进去。

刚到院落中央,一阵怪异的气味迎面扑来,他下意识想要退出去,结果晚了。

好强的迷药,绕是他意志坚韧,仍旧有些撑不住。

“阿……”

他下意识张口喊阿琛,结果这气味钻进他嘴里后,陡然加快了他倒地的速度。

“……”

看着直挺挺躺在地上的亲爹,小四爷高兴地直拍手,“我放倒……”

他刚准备说‘亲爹’,突然想起时初还在屋子里,这事儿可不能让时老五知道了。

他知道,就等于他妈知道。

他妈那疯女人要是知道当年植入她体内的种是傅三爷的,呵呵,她估计会扛着三十米长的大刀杀回来,然后将三爷的小弟弟一刀一刀割下来,剁成百十截那种。

“二哥,外面的人都放倒了没?”

“嗯,全都趴下了。”

苏千辞与霍词抵达帝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老大,现在就去傅氏公馆么?”

苏千辞勾了勾红唇,扬眉一笑,轻飘飘地道:“我猜现在的傅氏公馆是铜墙铁壁,有进无出。”

霍词的脸色一变,咬牙问:“那怎么该怎么办?”

苏千辞偏头看了他一眼,妖艳的脸蛋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你知道当年苏颜为何要坑害我么?”

霍词默了片刻,试着道:“八年前,傅三爷还在国外留学,帝都很多人甚至都忘了这么一号人物,大家都认为未来掌控傅家的是长孙傅云深,你要是嫁给了他,就是傅家名正言顺的当家主母,我猜苏颜是为了傅家的主母之位才坑害你的。”

苏千辞打了一记响指,“看来我这几年对你的教导没有喂狗,我猜苏颜心里很不甘,以那女人的心机,说不定动了勾引傅北遇的念头,咱们伪造出傅三爷的号码给她发条短信,以三爷的名义约她去傅氏公馆。”

霍词的眸光倏地一亮,“你是想借苏颜的手去吸引公馆四周潜伏人员的注意力,然后你再趁乱溜进去。”

“还不赶紧动手。”

“好嘞。”

霍词取出笔记本,开始在键盘上飞速敲打起来。

片刻后,他将电脑往苏千辞怀里一扔,“搞定,你发一条短信给苏颜吧,她那边显示的一定是傅北遇的号码。”

苏千辞接过电脑后,连忙动手编辑短信:

‘苏颜,你来一趟傅家公馆,我跟你商量一下云深与你的婚事,记住,别告诉任何人我约了你’

“搞定。”

霍词挠了挠头,有些迟疑的问:“老大,如果苏颜不去怎么办?”

“她要是不去,你就扮成女人闹上一场。”

“……”

商场。

正在跟闺蜜逛街的苏颜收到‘傅三爷’发来的短信后,满是不敢置信。

她撑大了双眼仔细瞧了好几秒,这才肯定短信确实是‘傅三爷’发来的。

三爷约她去公馆?

大晚上的约她这个未来侄媳妇去公馆?

还提醒她别告诉外人他约了她?

天,三爷想干什么?直接上了她么?

许多人都说越是有钱的男人越会玩,大概是三爷口味重,觉得外面的女人玩起来没意思,所以想玩自己的侄媳妇吧。

有了这个认知后,苏颜高兴地差点跳脚。

天呐,她不是在做梦吧?

三爷真的大晚上约她去他的私人住处约会啊?

啊啊啊啊啊,幸福来得太快,她都有些Hou不住了。

一旁的闺蜜见她神经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颜颜,你没发烧吧?这么兴奋做什么?”

苏颜猛地抱住闺蜜,在她脸上猛亲了一口,“萌萌,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这是香奈儿的会员卡,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账都记我头上,走啦,拜。”

“喂……”

周萌看着手里的金卡,两眼直放光。

每次出来逛街她都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苏颜买一大堆奢侈品,现在有卡在手,她哪还管苏颜死活?

“香奈儿,我来拉!”

杏花村。

傅北遇提前醒了。

小四爷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我爹就是强悍,中了三步倒之后居然这么快就醒了。”

傅北遇猛地翻身。

额……

人虽然醒了,但四肢仍旧无力,这一翻,直接一头扎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啃泥。

三爷的脸色当即就沉了,铁青铁青的。

“解药给我。”

小四爷嘎了嘎嘴,一脸无辜道:“疯女人研究这些玩意儿的时候从来都不研究解药的,原本呢,你得三个小时才能醒过来,现在足足提前了一个小时,以我的经验来看,再过二十分钟你就能彻底恢复知觉拉。”

三爷的俊脸绷得紧紧的,都能在上面拉皮条了。

他费了好大劲才翻了个身,不至于跟地板亲密接触啃一肚子的灰。

“叫你妈进来。”

小四爷嘿嘿一笑,“我妈上山采药去了,你也忒倒霉的,进院门的时候我妈正在调配三步倒,药味不小心外泄了,被你吸了个彻底。”

“叫,你,妈,进,来。”傅北遇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五个字。

小家伙当做没听到,自顾自的道:“乡下地方,又没有什么娱乐的,也没有电视看,你一定很无聊吧,要不宝宝给你跳一支天鹅舞?村里那些大妈都喜欢看我跳舞呢,说我的舞步很有魔性。”

“……”

傅三爷猛地闭上了双眼。

不闭眼?难道巴巴地看着这小混账在他面前跳那魔性的……天鹅舞?

‘嘎吱’

木门被推开,时初端着一杯温水从外面走了进来。

“傅三爷,真是抱歉啊,我师父下手没个轻重,让你出丑了。”

好吧,这家伙绝逼是故意的。

捅刀子他最积极了。

傅北遇豁地睁开了双眼,蹙眉看着时初,默了片刻后,眯眼道:“是你,难怪失踪了两个月,原来躲这儿祸害人呢。”

时初摸了摸鼻子,后知后觉这位爷是帝都的地头蛇,似乎招惹不起。

“那个,三爷啊,咱两没仇哈,这祸呢,是我师父闯的,您要算就算她头上,我给您煮了冰糖雪梨,您喝一口,消消气。”

傅北遇的目光透过门缝往外看去,天已经黑了么?

他没有费那个口舌去问阿琛他们怎么样了,不出意外,全他妈被放倒了吧。

这也越发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测。

这些人都是罂粟的同伙,用两个长相与他相似的小屁孩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将他引来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猜罂粟现在一定去傅氏公馆盗取那份文件了。

十个亿的悬赏呢,她既然接了这单生意,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弄到手。

如今他就盼着养的那群特工顶点用,将那女人堵死在公馆。

这笔账,他慢慢跟她算。

傅氏公馆外的林荫道上,两抹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迅速穿梭在重重树影之间。

“老大,我没发现附近有埋伏啊。”

苏千辞冷冷一笑,咬牙道:“都是万里挑一的高手,为了抓住我,傅北遇连自己的老底都掀了,这应该是他手里最精锐的一股势力,你小心点,紧跟着我的脚步,别让他们发现了,还有,闭上你的臭嘴,你太吵了。”

“……”

公馆外的雕花大门口。

苏颜穿着一身抹胸短裙站在夜色下。

“三叔让我过来找他,你们赶紧放我进去。”

她这一拔高声音,顿时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四周潜伏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如此紧张的时刻,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对劲。

三爷可没跟他们说傅云深的女人要过来,她出现在这儿,一定有原因。

“苏小姐,不是我不放行,而是三爷有过严令,不准任何人进入公馆,你说三爷约了你,那只是你的说辞,我……”

不等管家说完,苏颜直接掏出手机,将‘傅三爷’发给她的短信递到了他眼前。

“睁大眼睛好好瞧一瞧,这是不是三叔给我发的短信。”

管家瞄了一眼,还是摇头,“除非三爷打电话亲自跟我说,不然我不会放行的,要不苏小姐就在这儿侯着吧。”

苏颜懒得跟他废话,抬脚就往里冲。

“苏小姐,请你止步,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苏颜一脸的傲慢,她现在是三爷的座上宾,不久后更是他的床伴,她怕什么?

“我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拦我,就凭我未来少夫人的身份,你们要是伤我分毫,我要你们的命。”

“……”

管家带着几个佣人一边拦一边退,元特助跟他打过招呼,说今晚不管什么人来公寓通通都放行,然后只进不出。

他刚才阻拦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你们都闪开,别伤到少夫人了。”

苏颜见管家妥协,不禁勾唇一笑。

她离爬上三爷的床又近了一步呢。

外面,一道道人影闪动,特工首领担心苏烟使诈,调派了半数人去跟着她。

一时间,四周那压抑的气氛瞬间减轻了不少。

黑暗里,苏千辞冷眼注视着门口发生的一幕,红唇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苏颜引走了一半的特工,你再引走一半,我就能在公馆里来去自如了。”

霍词都没来得及问她怎么引,就被这疯女人给推了出去。

“……”艹,他又不是不同意做诱饵,至于这么坑他呢?

目送霍词消失在夜色之中后,苏千辞翻墙进入了公馆内。

书房,没有。

茶室,没有。

健身房,没有。

找了几个房间都一无所获的苏千辞差点骂娘了。

傅北遇那条老狗究竟将那十个亿,呸,那资料放到哪儿去了?

正当她想要搜寻傅北遇的主卧室时,耳麦里突然传来霍词的声音,“老大,我失败了,那些特工全涌进了公寓,你自求多福吧

苏千辞的脚步倏然一顿,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失败了?

自求多福?

卧槽,这个手下有毒吧,苏颜都比他靠谱,至少替她引走了一半的特工。

她千防万防,没曾想栽在了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下属手里。

卧槽槽槽!

“霍词,你丫怎么不去……”

不等她咆哮完,对方直接切断了通话。

“……”

辞姐气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原地爆炸。

深陷傅老狗的包围圈中,她怎么自求多福?

‘滴滴’

耳麦里传来一阵杂音,下一秒,小三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哈哈,辞姐,翻车了吧,需要小爷救你么?’

‘不用’二字到了嘴边,又生生被她给咽了回去。

不能逞能,不能装大爷,这种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出妥协比较好。

“小乖乖,那你告诉妈妈,我该怎么脱身呢?”

苏三……

行,她记住了,等回去再扒他的皮!

小三爷在话筒那头笑得肆意,他就喜欢看她妈吃瘪的样子

好吧,虽然用眼睛看不到,但听她这口气,一定很憋屈,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吧。

“昨天傅氏公馆招了一批园丁,其中就有一个叫苏千辞的,别问小爷为何那么巧,因为这本就是小爷插进去的,我已经让顶替你的人离开公馆了,你溜到佣人别墅302号房,里面有佣人的衣服。”

佣,佣人?

儿砸,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么?

苏千辞差点瞪掉了眼珠子。

果然都是坑妈的玩意儿,生了一窝,没一个是乖乖崽。

“好了,辞姐,祝你佣人生活体验愉快,挂了哈,拜。”

听着耳麦里传来的嘟嘟声,苏千辞恨得牙酸。

佣人生活?

体验愉快?

什么鬼?

苏千辞被自己养的小祸精给气笑了。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她除了妥协还能怎么办?

不是,她怎么有种自己被霍词跟几个小混账联手坑了的错觉?

以她对霍词的评估,那家伙至少能撑二十分钟,这都不到十分钟呢,他怎么就被发现了?

“……”

整个公馆瞬间一片通明,里面的灯光全部开启,将偌大的园子照得灯火通明。

夜色中,一道如同鬼魅般缥缈的黑色身影负手而立,对着面前上百个顶尖特工喝道:“一寸一寸的搜,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人给我揪出来。”

“是。”

公馆外的树林里,小三爷捂着肚子趴在树干上笑得开怀。

哈哈,他那可爱软萌的小妹妹总算有着落。

真棒!

他简直太聪明了!

将亲妈扔进了亲爹的贼窝里,不出十个月,他就能美滋滋的抱小萌妹了。

霍词眯眼看着他,阴嗖嗖地问:“说吧,你们打什么主意?老大明明能逃出来,你横插一杠,害我暴露了行踪,将她困在傅氏公馆究竟意欲何为。”

小三爷跳了两下,本想哥两好的勾搭他肩膀的,奈何身高太悬殊,蹦了几回都没能成功,只能惺惺地放弃了。

“你管我们意欲何为,别忘了,你只是我妈的保镖,我可是你的小主人,再BB一句,我闹死你。”

“……”

得!

他闭嘴!

反正不是他妈,他搁这儿操那闲心做什么?

苏千辞速度很快,在一群特工搜寻到佣人房时,她已经是一身佣人装扮了。

混在几十个女佣内,她倒没什么存在感,这不禁让她松了口气。

她还真怕苏三那王八犊子坑她,将她耍得不要不要的。

别跟她提什么母子情分,这几年她也没少折腾那小祸精,所以什么母慈子孝,呵,不存在的。

几个特工一一排查,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这才一窝蜂的人离开了。

苏千辞重重舒了口气,暂时是蒙混过去了,只是不知傅北遇回来后她还能不能那么轻易的过关了。

“你就是苏千辞吧?你好点了没?烧退了吧?”

耳边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苏千辞下意识转头,开口的是一个约摸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穿着一身佣人服,长相十分清秀。

片刻的怔愣后,苏千辞淡笑道:“好了,烧也退了,谢谢关心,我先回房了。”

她猜是之前那个替身一进公馆就称病,所以里面的人都没见过她的真容,只知女佣中有‘苏千辞’这么号人物。

小混账,还算你有点脑子,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虽然老娘不知道你坑我将我困在这儿的目的是什么,但没混账到真要老娘这条命,出去后可以从轻发落。

杏花村。

傅北遇恢复知觉后,用强硬的手段将阿琛与一众保镖也弄醒了。

“三,三爷,天,天怎么黑了?”

傅三爷绷着俊脸,阴嗖嗖地道:“这不进阎王殿了么,不黑,难道还白啊?”

卧槽!

阿琛直接从地上蹦起来,四处环扫一圈,借着院子里传来的灯光看清眼下的景物,倏地松了口气。

“三爷,你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傅北遇一脚踹过去,“带几个人进去将里面那一大一小两玩意儿给我绑了。”

“……”

院子里。

小四爷捅了捅时初的大腿,“时老五,傅老狗要绑咱们,你说怎么办?”

时初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轻飘飘地道:“绑就绑吧,你妈不在杏花村,待着也没意思,还不如回帝都闹一翻吧。”

行。

那就绑吧!

下一秒,两人如愿以偿的被捆了,几根婴儿手臂粗细的麻绳,直接绑成了粽子。

“收队,回帝都。”

“……!?”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