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节,车子一晃一晃正好掩盖我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好似她真的有多在乎陆明礼一般。

墨梓欣走到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手:“允允,我对不起你,我没也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跟学长都是身不由己,你不要误会我们,学长他是真的爱你,他也被人给下了药,结果把我错成你了,才犯下糊涂的事……”

“是吗?”墨允冷淡的抽回手,红着眼睛不断落泪:“你们都是我最在乎的人,我从未想过你们会背叛我,以后要我怎么面对你们,我怕一看到你们,我就……”

她说不下去,扑到许雅怀中嚎啕大哭。

飙演技吗?

她倒也不介意陪墨梓欣玩一玩。

前世,她就是这副小白莲柔弱嘴脸,稍微不如她的意,就泪眼连连,每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忍责备,原谅她。

而她从小丧失父母,爸妈对她也是格外的包容。

无论是生活,金钱,都未曾苛刻她。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满足。

许雅看自家宝贝哭的那么伤心,心疼的拍着她的肩膀。

“别伤心了,这种垃圾男人,我们不要了,反正允宝你跟傅家的婚约还在,这个时候就看出来了,还是绍安靠谱些,比某些人无论是哪一方面,都强上不是一倍两倍。”

垃圾男人。

那她不是跟垃圾男人睡了吗?

墨梓欣气的要死。

果然亲生跟非亲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心里不禁对许雅又憎恨了一分。

“好了,你妈说的也没错,还好没因为他跟傅家退婚,不然事情闹的更难堪,至于梓欣,你说你们都被下了药,那这件事显然是有人针对你们,不如报警,也正好给陆家施压,让他们给你个交代,我墨家的姑娘总不能白白受了屈辱,你觉得呢!?”

“大伯,不能报警,报警了我以后怎么见人,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墨梓欣上气不接下气,她才不想跟陆明礼捆绑在一起,谁知道陆明礼以后会不会在陆家站稳脚跟?

难不成以后她嫁过去,跟他一起遭他的继母打压吗?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难不成你就想这么被欺负算了?”墨建国显然是不赞成。

墨梓欣唇瓣嗫嚅,还要说什么,佣人走了进来。

“老爷,傅总来了!”

傅绍安来了?

趴在许雅怀中的墨允停止了哭泣。

“还不快把人迎接进来。”墨建国起身,路过墨梓欣身边的时候,沉声说:“你先上楼收拾下。”

傅绍安跟着墨建国进来,就看到眼眶通红的小姑娘,眸色骤然沉冷下来。

“怎么回事?”

墨建国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家丑不可外扬,他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没事。”墨允瓮声瓮气的开口:“你怎么来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傅绍安会这么晚还过来。

傅绍安走到他面前,递给她个锦盒。

打开,海蓝色宝石戒指静静躺在里面。

这戒指慈善晚会上墨建国跟许雅是看见了,只是没想到傅绍安会拍下来送给他们的宝贝。

单就这戒指就市值几千万。

傅绍安对他们家宝贝,真是舍得!

“你还真的拍下来了啊!”

“你喜欢的,当然得满足你。”

这话还真是财大气粗,宠溺无度。

墨允睨了一本正经的男人一眼,绯色的唇悄悄上扬,只瞬间便遮掩住。

她怕欣喜的太明显,方才的伤心戏码白演了!

“谢谢绍安哥哥。”

楼上换完衣服,正准备下来的墨梓欣看到傅绍安送给墨允的礼物,气的猛地攥拳,刚做的指甲都崩断了。

为什么莫允都这样了,还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最好的!

而她却跟着私生子在一起。

想到这,眼底并发出浓浓的不甘与恶毒。

墨建国眼底露出笑意,对着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佣人上茶,他跟傅绍安说了些商场上的事,直到他起身要离开。

“允允,去送送绍安。”

“好的,爸爸。”

以前傅绍安登门,墨允总是各种趾高气扬,作的要死,搞得气氛一度难堪,这还是墨建国跟许雅第一次看到她那么乖,不免有些诧异,更多的是欣慰。

出了玄关,墨允看四周无人,悄悄的伸出手去勾出男人的手指。

“绍安哥哥,你不会专门给我送戒指的吗?”

傅绍安轻笑:“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这话真是直白,让人听了脸红心跳。

她有点不好意思:“不是晚上刚见过吗?”

半响,头顶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又想了。”

“砰!砰!砰!”

她感觉心脏跳得格外的浓烈悸动。

红晕爬到耳根。

“我也想你了。”

从墨家玄关到大门,会经过长满葡萄藤的长形的回廊,再穿过拱门,才抵达大门,当两个人穿过拱门,傅绍将墨允抵在梧桐树上,不给她反应机会,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颌,低头衔住她如花瓣柔软的唇瓣。

墨允倏地瞪大双眸,对上男人漆黑深沉的瞳眸,如泼墨一样,深不见底,让人心悸。

她任由男人撬开她的牙关,更深入的亲密。

沉长的一吻结束,墨允感觉胸腔的空气都被男人给吮吸殆尽,脑袋抵在他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巴掌大精致的脸蛋泛着红晕。

“接个吻都能喘成这样?”

墨允听出他话里打趣的意味,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都怪你!”

“怪我!”傅绍安轻笑,低头看着她发红的眼眸:“为他哭?”

晚上的事,傅绍安随便调查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放心小姑娘,所以才特意过来看看她。

“才不是,他不配!”墨允小声嘟哝:“我是故意演戏的!”

傅绍安扬眉,之前她说要亲自收拾陆明礼跟墨梓欣,他还以为她是在说谎,现在倒是相了几分。

那陆明礼居然跟墨梓欣搞到一起,还被当众捉到,而根据他的人汇报,好像开始墨梓欣算计的对象是墨允!

敢算计他的女人,怕是嫌命太长了。

“墨梓欣给酒中下药,我让人查了,很快就有眉目。”

虽然酒店有监控,但监控里并没有她下药的证据,只有她端酒给她的画面,可也代表不了什么。

她也不好当着爸妈的面,指控墨梓欣对她的所作所为,揭露她丑陋的嘴脸。

傅绍安愿意帮她,她当然是乐意之至。

“绍安哥哥,你真好!”她踮起脚尖,忍不住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送走了傅绍安,墨允直接回了房间。

墨梓欣并没在客厅。

想必今晚的事,足够她安分老实一段时间。

洗完澡,她收到了秦晚风发给她的照片。

眉骨突突跳了两下啊,觉得真是玷污了双眼。

她给秦晚风打电话:“你个小机灵鬼,什么时候拍下来的啊?”

“就进去的时候,偷偷拍了几张,角度不好,但应该还算清楚,万一哪天她再不老实,你直接把照片甩她脸上!”

秦晚风语气有些兴奋,提起晚上抓到墨梓欣跟陆明礼翻云覆雨的场面,大骂他们不要脸,无耻至极,又说她悬崖勒马,终于看清了渣男贱女本性。

随即想到陆明礼是墨允的男朋友,之前墨允对他用情至深,难道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还是她其实内心痛苦,表面风平浪静,强颜欢笑?

“允允,他们两个的事,你真的不在意吗?”

听出她的小心翼翼,墨允绯色的唇勾起:“我要是在意,就不会有今晚的事了!”

“那你刚才在酒店哭的那么伤心……”

“姐妹得演技不错吧?你觉得能打几分?”

“一百分,我怕多一分你骄傲。”

那就是夸她的演技好的意思了?

墨允躺在床上,笑道:“明天请你吃饭,见面再聊。”

挂了电话,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

“允允,是我。”

墨允猛地眯眸,倒想要看看她来找她做什么!

门打开,墨梓欣推开挤了进来,视线死死的盯着她问:“允允,今天晚上的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不阻止,还得我们出糗。”

呦呵,这是怪到她的身上来了!

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了。

“堂姐,我想阻止的,可门关上我进不去,敲门你们也不开,没办法我就去找爸爸了,让爸爸找经理拿钥匙来找你们,可没想到你们居然……”墨允演技上头,控诉道:“你怎么能睡我的男朋友,你明知道我有多爱他,为了他不惜自杀抗争,可你……就算你被人设计下了药,那你也应该反抗啊,可我进去的时候,你分明享受的很,你说,你们是不是早就搞在一起了!?”

她声泪俱下的质问,倒是让墨梓欣完全没反应过来。

难道墨允真的不知情?

可那杯酒,是她亲自端给墨允,却变成她喝下了。

为了计划万无一失,她给墨允下的药加足了量,以至于她被陆明礼拉进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给扑倒吻住,随后她的意识涣散,跟随着本能欲望。

墨梓欣握住她的手,狡辩:“怎么可能,要是我跟他真的有什么,我们两年前就会在一起,又怎么会把他介绍给你!”

“允允,你那么爱陆明礼,忍心为了这个意外,而放弃他吗?”

她见墨允抽泣着,不说话,心急如焚。

不行,她还是不愿意放弃陆明礼,毕竟她调教那么久,又愿意听她的话,要再找个像他这样的傀儡,得多难?

“如果你介意我跟他的事,我愿意搬出家里,以后都不出现在你的面前。”

为达目的,墨梓欣还真的舍得。

居然主动提出要离开墨家,换来陆明礼的机会。

墨允终于有了反应,红着眼睛抬眸:“堂姐,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值得,只要允允能跟爱的人在一起,我牺牲一点没什么的!何况我只是离开墨家,以后要是你愿意接纳堂姐,我还是……”

她没说下去。

但墨允听懂了,她这是缓兵之计呢。

想先稳住她,等她被陆明礼哄的服服帖帖,再找机会回墨家。

呵,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啊。

不过她既然主动提出离开,那她总不能不给她机会吧!

她握住墨梓欣的手:“堂姐,对不起,实在是我无法接受我看到的,你知道的,我很爱明礼,可我看到你就控制不住想到你跟他……”

“我明白的,允允,都是我不好,伤害了你。”

墨允吸了吸鼻子:“堂姐,要不你搬到我的公寓去住吧,这样你也有落脚的地方,等我什么时候想通了,我们再见面。”

本来她是想要墨梓欣自力更生,可这样就会让她脱离了控制。

与其如此,不如让她住在她的公寓,让她在自己可控范围。

墨梓欣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提出要搬出墨家到外面住。

经过昨天的事,墨建国跟许雅也没有阻止,对她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

不过到底是亲侄女,墨建国给了让十万的卡。

目送她离开,墨允才淡淡道:“爸,您以后不要再给她钱了,养了她那么多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墨建国道:“她虽然做错了事,但毕竟是墨家人,你不是也怕她没地方住,让她住在你的公寓里?”

“我那是……”

算了,她也不想解释。

眼下还不是解释的时候。

见她不高兴,墨建国妥协:“好,以后我会尽量不去管她的事,但她跟陆明礼的事,陆家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就算不是给她,也应该给你个交代。”

墨允撇撇唇,刚要说什么,那边就听到佣人道:“老爷,陆少爷来了。”

墨建国面色骤然沉下来: “他还有脸来?让他给我滚!”

“爸,让他进来吧,看看他要说什么。”

旋即朝着佣人使了眼神。

陆明礼不是一个人来的,陪着他来的还有其父陆青山。

陆青山是送陆明礼过来的,看到他不受待见,索性舔着老脸,亲自陪着儿子进来。

“老墨啊,我是早上才知道昨天的事,那完全就是个意外,完全是被人给算计了,我们家明礼就喜欢允允一个人,这我是知道的!何况两个孩子也是相互喜欢,两情相悦。”他说完,对着陆明礼道:“还不快过来道歉,把昨天的事说清楚?”

陆明礼恭恭敬敬道歉:“墨叔叔,昨天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那样,这几天允允对我比较冷淡,我就给墨梓欣然发短信,让她把允允带过来,想跟她好好聊聊,然后酒店服务生送了酒水进来,我就喝了半杯……当时听到敲门声,我以为来的是允允……我当时已经丧失了意识,完全不知自己做了什么……”

他看向沉默不语的墨允:“允允,你要相信我!”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墨允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就在这沉默中,墨允开了口:“我相信你,可我也相信我眼睛看到我,你跟我堂姐已经发生了关系,这将会是横兀在我们之间的一根刺,你要我如何还像以前一样跟你在一起?”

“我以后都不会再跟她见面,难道你真的愿意放弃我们的感情吗?”

墨允没有说话,一旁的墨建国却忍不住开了口。

“我们家女儿又不是没有人要,难道你做出这等事,还想要继续跟我女儿在一起?我女儿跟傅家还有婚约,经过这事刚好你们两个就此结束,以后都不要再有往来了。”

他虽然不知允宝为什么态度反复无常,但之前她私下跟他说的话,能看出她是真的想清楚,并非是胡言乱语,头脑不清醒。

这陆明礼他开始就看不上眼,要不是允宝喜欢,怕强硬手段允宝会想不开,寻短见,要不然他早就断绝他们往来。

如今哪还会给他们和好的机会!

“老墨啊,孩子们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毕竟交往了两年,彼此的情谊还在……”陆青山赔笑着打着圆场:“我儿子我清楚,要不是因为药物控制,他不会做出糊涂事,你就看在允允面子上,给他次机会!”

“这要是别的事我都可以原谅,可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墨建国态度强硬,摆明了是不接纳陆明礼。

陆青山眼底闪过暗色,猛地一巴掌甩在陆明礼的脸上。

“畜生,还不跪下来,让你墨叔原谅你!”

这巴掌清脆极了,陆明礼清隽的脸上手指印立刻浮肿起来。

谁也没想到陆青山会当着他们的面前打了陆明礼一巴掌。

就算是做戏,也太过了。

可想陆明礼在陆青山心中的地位,有多薄弱。

陆明礼扑通跪下:“墨叔叔,请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是真的爱允允。”

没人看到他低头间,眼底流露出的狰狞。

今日的耻辱,他会记在心里。

墨建国板着脸:“我可承受不起,至于机会,想都不要想。”

“爸,这件事还是我来解决吧,毕竟是我跟他的事。”她起身走到陆明礼面前:“你先起来吧。”

“允允!”

陆明礼抬眸看向她,满是深情。

好像他真的有多她一样。

前世她就是被他这副虚伪的姿态给蒙骗了!

可换来却是那样悲惨的下场。

墨允闭上眼,努力将想要将他大卸八块的冲动给按耐下来。

“我们出去说吧。”

庭院长廊下。

陆明礼伸手就想要抱她,被墨允不动声色的避开,她后退两步,跟他保持距离。

“允允,原谅我,不要放弃我!”

他眼中积满了痛苦,双手握住她的手臂:“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见墨梓欣,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想原谅你,可我爸妈不肯,我也很为难……你也知道,我爸最在乎的就是脸面,要不我们就分开一段时间吧,彼此冷静一下?”

她可不想陆明礼总缠着她原谅。

不定时来呕心她!

“允允,你确定是冷静,而不是分手吗?”陆明礼见有希望,顺杆往上爬:“你跟傅绍安,你不会对他……”

“我跟他的事没必要跟你解释,本来我们就有婚约在先,哪那么容易撇的那么快?”

她这是在提醒,他才是半道后来者居上的男小三。

可陆明礼根本就听不出来,更没羞耻心,他以为墨允还想要跟他在一起。

冷静总比分手好!

“那我们这段时间就冷静一下,我听……”他说到这猛地顿住,温声道:“你收了傅绍安送你的蓝宝石戒指?”

“对啊。”

她一副理所当然,没有觉得哪不对:“你知道我喜欢blingbling东西,有人愿意送,我哪有不收的道理,你是听墨梓欣跟你说的吧?”

她忽而冷笑一声:“这就是所谓的不联系,让我相信你?”

“是她发消息给我的,我没理她!”

陆明礼急忙解释,跟墨梓欣撇清关系,上前面伸手用力的搂着她,墨允想推开,想到什么,又忍了下来。

“允允,我是真的很在乎你,等毕业我会努力工作,把这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你。”

“那你加油!”

陆青山带着陆明礼离开,墨建国神色凝重:“你跟陆明礼……”

“您放心,我对那渣男没什么兴趣,他跟墨梓欣早就搞在一起了,我是不会捡这种垃圾回来添呕心,他哪点比得过我的绍安哥哥。”

提起那个男人,墨允好像有点想他了。

墨建国松口气:“那这事,需要爸爸帮忙吗?”

“不用,您甭管,我会看着办!”

……

时光咖啡厅。

墨允跟秦晚风临窗而坐,各自点了喜欢口味的咖啡。

听完墨允的陈述,秦晚风露出吃屎的表情。

“这两个人真是一个赛一个不要脸!”

“谁说不是呢!”她抿了口咖啡:“还是我家晚风小宝贝看起来可爱多了。”

“那可不,你终于看到我的优点了!”

秦晚风说完,问她实习的事。

“我打算去我爸的公司,有现成的资源不用,不是傻吗?你呢,去你哥的公司?”

“不去!公司是我哥的,我对经营没兴趣。”

“那你打算做什么?”

“找间画室,教孩子画画。”

秦晚风从高中就喜欢绘画,国内外都得过大奖,从事喜欢的职业,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定下来了?”

“嗯。”

“你哥同意?”

“还没跟他说,打算最近软磨硬泡。”

秦淮野当然是希望她去公司帮忙,毕竟家里的人比外人更值得信任,秦晚风又是他一母同腹的亲妹妹,打小就疼她,不过对她也是相当的严格。

小时候的秦晚风几乎都是秦淮野带大的。

而秦家的那对佛系夫妇,生下孩子,把公司交给秦淮野,就全球旅游去了,过年才会露面。

秦淮野让她去公司帮忙,一是信任,二是想要将妹妹保护在麾下,怕她遇到外面的磨难险阻。

“你哥那么疼你,好好讲,肯定会同意的。”

“希望吧!”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