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被全村灌满精的雯雯,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小允,乖,先松开,我去开空调。”

昨天要的太凶,把人欺负的有点狠,后半夜一直哭呢!

他怕一个控制不住,女孩的小身板承受不住。

酒精上头,行为不受控制,墨允已经完全不知在做什么,她只是凭借着本能去扯掉身上的衣服,想要舒服一些。

而衣服就像跟她作对一样,扯了半天硬是没有扯下来。

她嘴巴一撇:“绍安哥哥,帮帮我。”

真的好热,脑袋还昏昏沉沉的,特别的不舒服。

甚至还觉得特别的委屈。

傅邵安不忍她在如此折腾,帮她将裙子脱掉,又拿过薄被给她盖住胸口以下的位置,脖颈跟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痕迹暴露在空气中,好像提醒他,昨天要的有多粗鲁,多狠。

“我先去洗澡。”

说完,也不等小姑娘的回答,转身疾步淋浴间。

听着门关上,簌簌的水流声响起,墨允的意识逐渐变得飘散,没一会便睡了过去。

梦里,昏暗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她手脚被钉在墙壁上,稍微动一下,新的血就顺着干涸的褐色陈旧血痂流下来,墨梓欣笑容得意张狂,告诉她父母车祸去世的事 ,她愤恨的挣扎,却如何都无法挣脱,只能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被他们剁去手脚,流血至死,那种不甘愤恨,却无力反抗绝望,压的她胸口喘不上气来。

她想要从这梦中挣脱开来,可无论她怎么呐喊,挣扎,好似都无济于事。

这时有个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小允,醒醒……”

傅绍安洗完澡出来,就察觉到她似乎是做噩梦了,也不知道她做到了什么,一会挥动着双臂,一会哭,一会又压抑的呐喊,虽然听不清她喊什么,但看着她这样,有种莫名惹人疼惜的感觉。

终于,墨允从梦境中挣脱出来,杏眸猩红,看到视线里的男人,像是深海里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猛地紧紧的抱着她。

她肩膀耸动,大口大口的喘息:“绍安哥哥,我还活着吗?”

傅绍安眉头猛地皱起:“做什么噩梦了?”

居然能让她醒了说这种没头没脑的话。

墨允手臂收紧,汲取着男人身上体温,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还活着,才能驱散来自灵魂深处的绝望与恐惧。

“别怕,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手掌顺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抚,墨允却是鼻子倏然一酸,趴在他怀中哭的更凶了。

上辈子,她任性解除跟傅绍安的婚约,以为他的身边是龙潭虎穴,转身跳入了陆明礼精心编织的陷阱,被他冷落,利用,家破人亡,万劫不复。

如果她当初没有跟陆明礼在一起,嫁入傅家,会不会发现傅绍安的好?

也许不会。

她那么蠢,说不定还会被墨梓欣利用,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来。

“怎么那么爱哭,你是水做的吗?”

傅绍安微微叹息一声,声音透着几分无奈,拿过床头柜上的抽纸,捏住她的下颌,动作轻柔的给她擦掉眼底的水渍。

“没有什么想要跟告诉我的吗?比如刚才做到了什么 ?”

在她印象里,墨允从小锦衣玉食,养尊处优,顺风顺水长那么大,基本没发生恶劣性质的事件,可她哭的那么伤心,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梦到你离开我了,不要我了!”

傅绍安英俊的脸愣了下,沉声说:“这是不存在的事,除非是你想逃离我的身边……不过即便你想要逃离,我也会把你抓回到我的身边来。”

原本他是想要放手,可现在……他已经改变了主意。

他将人揽入怀中:“继续睡。”

墨允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这一次睡的很安心。

墨家别墅。

许雅跟墨建国夫妻两个在餐厅吃饭。

“允允没回来吗?”

许雅随口问上菜的李嫂。

“大小姐白天出去一直没回来,梓欣小姐也是。”

许雅若有所思:“老公,你说她们到底闹了什么矛盾?”

她能感觉到墨允对墨梓欣的疏离还有排斥,可以前她们关系分明是让人羡慕的,她还曾欣慰过。

墨建国没想那么多,给她盛了碗汤:“孩子的们的事,你就不要多想了,允允既然这么说了,那自然也是有她的理由,我们养梓欣那么多年,也没苛刻过她,让独立有生存能力,不失为一件坏事。”

之前他墨允不愿进公司,他才有其他考虑,现在墨允已经同意会接手,还会很快进公司学习,这对他来说,其他的事也没那么重要,大不了,他跟商业上的伙伴招呼一声,将墨梓欣安排到其他公司学习。

总归是不能让他家允宝不高兴。

“说的也是,马上阳阳就能回来了,我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你打电话回去说了吗?他肯定兴奋的不行。”

“可不是嘛,阳阳从小就特别喜欢她这个姐姐……”

后面不说也知道是什么。

是墨允不喜欢墨阳,排斥这个弟弟。

刚进餐厅的墨梓欣听到墨阳要被接回来,精致的眉头下意识的皱起。

之前不是送去了东乡,怎么突然就要接回来。

那小东西一直都不喜欢她。

“大伯,大伯母。”

“梓欣回来了啊,吃饭了吗?”许雅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柔和了些。

“跟朋友吃过了,我刚无意听到大伯母说阳阳要回来了?”

“是啊。”

‘那你们跟堂妹说了吗?她要是……”

“允允同意的,还说要等阳阳毕业那天亲自去接呢!”许雅直接打算她的话,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墨梓欣脸上的笑容僵了下:“那真是太好了。”

她好不容易挑拨这两姐弟的关系,让墨阳去了东乡,不碍她的事,现在墨允居然要主动接墨阳回来,那个蠢货到底在想什么!

“我跟你大伯也很高兴,到时候梓欣你也一起去吧。”

“好。”她唇角扯出个弧度:“允允回来了吗?”

墨建国道:“还没有,今晚应该是不回来了。”

之前他收到允宝短信,说是晚上跟傅绍安一起吃饭,估计会住在傅家。

这女儿还没嫁出去呢,就想着往男人家跑了。

“什么!?她怎么又不回来,大伯您就不担心她的安危吗?”

墨允不回来她下意识就确定她肯定是和傅绍安在一起,因为她刚从陆明礼那回来。

墨梓欣一时没控制好情绪,声音抬高了几个调,吓了墨建国跟许雅一跳。

两人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墨建国皱眉,说道:“和从小有婚约的未婚夫在一起,有什么可担心的!倒是你,情绪那么激动做什么!!”

墨梓欣连忙缓声道:“我是担心允允,怕她一个女孩子吃亏,虽然她跟傅绍安有那层关系,可她毕竟还有陆学长这个男朋友,像我们知情的倒是没所谓,可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觉得她脚踏两条船,一边跟陆明礼纠缠不休,一边又搭在傅家那边……要是闹大了,对大伯您公司有影响。”

她一副为墨允,为墨氏着想的样子。

这话倒是提醒了他。

墨允跟陆明礼对外是男女朋友关系,而她跟傅绍安的婚约除了圈内少部分人知晓,之前自杀跟傅家退婚,也都被他及时给压了下来,所以眼下得找个契机,想办法公布两个人的关系。

“行了,这事我会考虑!”墨建国道:“等学校开学,你跟允允也是该考虑实习的事了,到时候大伯给你安排去江氏财团,你看如何?”

“大伯,您之前不是让我到您的公司……”

她才不想去什么江氏财团,那她就没有机会了解墨氏的内部结构,找不到对墨氏下手的机会。

“江氏财团的老总跟我认识多年,不会亏待你,在哪学习不都是一样的?”墨建国起身,捏了捏眉心:“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他看向许雅:“我们回房间休息吧。”

许雅点点头,柔声道:“梓欣,你也早点去休息。”

“知道了,大伯母。”一副乖巧的姿态。

等他们身影消失在餐厅,墨梓欣脸色冷了下来,眸底一片森寒。

李嫂出来收拾碗筷,刚好将墨梓欣神情看入眼里,不由后背僵寒。

似乎察觉到视线,墨梓欣回头对上李嫂的目光,柔柔一笑:“李嫂,收拾完就去休息吧,别太辛苦了!”

第二天,墨允醒来,身侧已经没了傅绍安的身影。

她坐着发了会呆,这才从床上坐起。

忽然她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低头缓缓往下看,发现身上除了贴身之物,再无其他。

环视一周,她那条白色连衣裙被丢在沙发角落。

“……”昨天该不会又瞎搞了吧!

“醒了?”

门被推开,傅绍安西装笔挺的走了进来。

墨允连忙将被子拉了上来,盖住自己,眨了眨眼,窘迫道:“昨天……”

“就你那点酒量,下次我可不敢让你喝了!”傅绍安笑着在她身旁坐下,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到小巧的耳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啊?”

墨允瞪大眼睛望着他。

“我是问你头痛不痛。”傅绍安抬手弹了下她的脑门:“这小脑瓜里想什么呢?”

“……”是她想歪了。

她摇摇头:“你打算去公司吗?”

“嗯,不过时间还没到,可以陪你吃个早餐,去洗漱,我在楼下等你。”

见她没动,傅绍安挑眉:“我抱你去?”

墨允脸红:“你出去啦,我不需要!”

一大早就让她脸红心跳,真是坏死了。

傅绍安懂得适可而止,见女孩害羞,一笑而置,起身走了出去。

墨允舒服的泡了个澡,出来时,从内而外的干净崭新的衣裙摆放在床尾,刚好是她穿的尺寸。

她没想到傅绍安居然对她那么的了解……

心里不禁泛起难以言喻的甜蜜。

餐厅里。

傅绍安坐在长形的餐桌旁,慢条斯理的用着早餐,见她出现,朝着她招了招手,在她落座时,递给她涂好蓝莓果酱的土司。

蓝莓果酱是墨允一直的的最爱。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

纵观傅绍安的喜好,她好像一无所知。

“谢谢。”

“跟我,你不必用这两个字。”

会让他觉得有距离感。

墨允抿唇:“口误,下次不会了。”

她明白傅绍安潜在的意思。

“墨小姐……”

管家忠伯疾步进入餐厅看到跟少爷坐在一起的女孩,面露惊诧。

“忠伯,好久不见。”

天呐!

居然真的是墨小姐。

现在他们居然相处那么和谐的一起共进早餐,昨天晚上还共处一室,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要不是他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差点以为是出现了幻觉。

他回神,说:“先生,顾助理在门外等您了。”

“嗯,让他等着。”傅绍安淡淡的回了一句,伸手将女孩嘴角沾染的果酱揩掉,又递给她一杯牛奶:“趁热喝掉。”

墨允偷偷瞄了一眼忠伯位置,见他已经转身离开,才松口气。

“那个,你要不要先去公司?我慢慢吃。”

反正她是闲人一个,但傅绍安就不同了,他是傅氏CEO,一大堆的工作等他去处理裁决,让签个合同分分钟就能动兀几千万的大老板陪她吃早餐,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

“吃完干什么?”

“找闺蜜逛街。”

算算日子,她闺蜜秦晚风应该是今天探亲回来。

“给。”

一张黑色烫金卡递到她的面前。

墨允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全帝都只有三张的超级无限额黑卡,全球通用,不仅代表着地位身份,还有至高无上的财力。

就这么轻轻松松,随随便便的给她了?

墨允眨了眨眼睛,觉得她男人真豪爽。

“给我,你确定?”

“嗯,喜欢什么买什么。”

不容置喙的塞在她掌心,走之前不忘捏了下她柔软的脸蛋。

眼看着他就要走到餐厅门口,墨允开口:“等一下。”

傅绍安脚步微顿,扭头看过去,就见鹅黄色的身影飞奔过来,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落下个吻。

“路上小心点。”

“好,你乖乖的。”

傅绍安离开后,墨允慢吞吞的用完早餐,快吃完的时候,忠伯进来说道:“墨小姐,您堂姐来找您,要让她进来吗?”

“不用,我正好要出去,你让她在外面等我!”

墨梓欣一直对傅绍安虎视眈眈,做梦都想当傅太太。

上辈子她可没少想方设法要进傅家来,曾哄骗她带她来过几次,现在她想都不要想。

墨梓欣没想到会被管家给拦在门外,皱眉强调:“你没告诉她我的身份吗?”

“说了,墨小姐让你稍等片刻,很快就出来。”管家面无表情的陈述。

十分钟后,墨允施施然走了出来。

“堂姐,久等了。”

“也就一会,我是看你昨天没回来,所以来这里找你,没想到你竟然真在!”

“哦,昨天喝了点酒,醉了!”

她懒得跟墨梓欣虚以委蛇,可现在也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她伸手搂住她的手臂。

“抱歉啦,我知道你担心我,昨天弄脏你的裙子,我们去逛街,赔你一条?”

墨梓闻言,脸上神情稍缓:“允允,我是怕你吃亏,是不是傅绍安故意灌你酒,想要带你回去?你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万一被他给欺负了怎么办?你忘记那些传言了,他对女人可没表现的那么温柔,说不定想着怎么玩你呢!”

话这样说,心里都快要继续疯了。

墨允瞪大双眼,模样无辜:“我第一次喝酒,没想那么多,下次会记住的,何况我们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真的?”

“嗯。”

见她不像是说谎,墨梓欣才松了口气,遂又提起陆明礼。

“你知道昨天你把傅绍安带回去,陆学长有多伤心吗?回去茶饭不思,工作上也出了错,被他继母给训斥了。”

“哦,我不知道呢,堂姐你又怎么知道的啊?”

“我还不是为了你着想,想要帮你跟他解释昨天的事,昨天傍晚去公司找他,结果刚好碰到他被继母洪香月训斥,被说的狗血淋头,真可怜……”

“那他还真是可怜……”墨允顺着她话说,脸上还露出对他的同情,可说的话却没半点客气:“这私生子跟正牌古往今来就没什么可比性,他既然想要回到陆家,那就得忍辱负重,毕竟身份这种事,没得选的,谁也帮不了,你说是吧,堂姐。”

墨梓欣觉得她这话好像在暗示她什么,可没等她仔细研究,就听到墨允接着说:“我想帮他也爱莫能助,毕竟墨氏以后是我小弟墨阳的,我就算接手,那也是代管,明礼也只能靠自己努力了,要是他养不起我,那我只好舍弃他了,毕竟堂姐你也知道,我养尊处优那么多年,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哪能过那种穷酸日子啊。”

她将爱慕虚荣,娇气享乐表现的淋漓尽致。

提起这个,墨梓欣道:“墨阳才多大,公司本来就应该是你的,你要是管理着,大伯,大伯母那么疼你,也不会让你交出来,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墨阳的吗?为什么要接他回来,就不怕他跟你争宠吗?”

墨允睫毛微垂,眼底冰冷刺骨。

又开始挑拨离间了。

她跟墨阳关系会变成糟糕,墨梓欣可是功不可没。

“墨阳是男孩子,那自然是要子承父业的,我知道表姐疼我,可只恨我是女孩子,不过我跟墨阳是姐弟,他应该不会亏待我。”

“话虽如此,但也不是绝对的,你看那些豪门勾心斗角,不都是兄妹,姐弟为家业反目……”墨梓欣察觉到墨允脸色不对,顿了下:“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别怪我话多。”

墨允闭上眼睛,没说话。

真是越说越得寸进尺。

车子很快到了商场。

“允允!”

商场门口,秦晚风朝着她招手。

墨梓欣拧眉:“她怎么来了?”

“是我叫她来的。”墨允只说了这么一句也没解释,径直朝着秦晚风走去。

看到跟在她身后的墨梓欣,秦晚风脸上笑容淡了些。

刚刚收到墨允短信约逛街,她还高兴呢,她跟墨允好久没逛街了,结果看到墨梓欣也跟着,但是觉得有种吃屎的感觉。

真是到哪都呕心你。

“晚风,你好像瘦了啊,在你外公家被虐待了吗?”墨允伸手捏她的脸,揶揄打趣道。

秦晚风拍开她的手:“去,你怎么想起要带我来逛街了,我可忙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家了。”

“别嘛,出都出来了,陪我好好逛逛,我给你买裙子。”她挽住秦晚风手臂,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拉着她往商场里走,秦晚风睨了她身后的墨梓欣,轻哼一声。

墨梓欣脸色有点难看,以前在外面,墨允这个蠢货可最喜欢挽着她的。

现在她居然挽着秦晚风,还把她抛在脑后。

真是气的她心肝疼。

“你怎么到哪都带着她啊,看到她就倒胃口。”秦晚风小声的说道,虽然怕墨允会不高兴,但还是忍不住心直口快的。

墨允一改以往维护,附和:“我也不想,是她自己缠着我,我也没办法,总不能撕破脸。”

秦晚风愣了下,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墨允吗?

女装区,迎面遇到陆明礼。

“陆学长。”墨梓欣笑着打招呼。

陆明礼点了下头,看向墨允:“允允,你来逛街啊?”

明知故问!

忍了忍,淡声说: “你呢?”

“给我继母挑生日礼物。”他轻描淡写的说完,又温文尔雅问:“想要什么,我买给你?”

“不必。”墨允拒绝。

墨梓欣柔声开口:“既然是挑选礼物,允允你陪陆学长一起挑选吧。”  

需要她安排?

墨允想笑,但忍住了。

秦晚风皱眉刚要说什么,被墨允拉住,朝着她使了个眼神。

“你想给她买什么?”

“首饰。”

“这里是女装区,你来错地方了。”墨允睨了他一眼:“跟我来吧。”

不用猜也知道,跟陆明礼不期而遇是墨梓欣的安排。

首饰区。

“我记得你继母喜欢红宝石,这一套就挺适合她!”

柜台里的一套红宝石首饰,标价一千五百万,陆明礼根本没那么多的钱,她是故意带他来的。

陆明礼看了眼价钱,碍于柜姐在,他将墨允拉到一旁想说太贵了,但墨允不动声色的挥开他的手,对着柜姐说:“麻烦把这套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看完之后,她道:“就这一套吧,高端大气上档次,送你继母最合适了。”

柜姐打包好,墨允看向他:“付钱吧。”

陆明礼深吸一口气:“我没那么多钱。”

明显感受到柜姐朝他投射的轻视眼神,陆明礼心里顿时憋了口郁气。

墨允挑眉,假装不察,淡淡道:“那怎么办啊,要不我借你吧,不过这么多钱,我借你,你什么时候能还得清啊……”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