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感受,丰满的闺蜜2中文字幕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初醒,男人的声暗哑又磁性十足,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墨允想到昨夜的勇猛,脸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去看他。

“哪有逃……”

傅绍安垂眸,看着她纤长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煽啊煽,让他软成了一片。

他做梦都没想到,周林深的阴差阳错让他跟最爱的女孩有了身体深交。

“小允,昨夜……我很开心。”

终于彻彻底底将她占为己有,让她成为了他的女人。

当冲破最后一层隔阂那一刻,傅绍安内心欣喜若狂,他的女孩子还没有被其他男人染指。

“我……我也是。”

“真的。”

“能成为你的女人,我甘之如饴。”

傅绍安情动低头吻上她的唇,两个人黏糊了好一会,直到传来敲门声,男人才放开她。

顾盛见时间不早给他们送早餐过来了。

她跟傅绍安安安静静的享受完早餐,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

屏幕上显示着陆明礼三个字,坐在她的身边的傅绍安自然也看到,眸色陡然沉下来。

感受到生旁的低气压,墨允也没解释,拿起手机朝着阳台走去。

“去哪?”手臂被傅绍安扣住。

墨允晃了晃:“接电话。”

傅绍安皱眉:“不能在这里接?”

“可以啊,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傅绍安当然不介意,他更在意的事墨允背着他跟陆明礼打电话。

本来墨允还怕他不高兴,既然他要求了,她当然不会打消刚建立的美好气氛,当着他的面接起来,顺带还摁了免提。

“允允,我已经到你家了,你来门口接我下。”

“抱歉啊,我不在家,你摁门铃,让佣人给你开门,我等会就回去。”

她也没跟陆明礼多说,直接挂了电话,看着眉头紧皱,有些醋意的男人,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我要回家了,你送我?”

傅绍安盯着她看了会,起身:“走吧。”

**

“阿姨,叔叔,你们好。”

陆明礼将买来的礼盒放在茶几上。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内衬黑色衬衫,文质彬彬,翩翩有礼。

倒是让人挑不出半点不舒服来。

他是掐着时间过来的,这个时候墨建国还没去公司。

墨建国对他印象也就一般,毕竟是顾家的私生子,虽然不歧视他的出身,但觉得他到底是配不上自家千娇万宠的宝贝女儿。

她家允宝应当配得上更好的。

“允允不在家。”

“我知道,我这次来是特意来拜访你们的,还有件事,想要跟叔叔阿姨商量。”

“我想跟允允结婚,希望叔叔阿姨能够同意我们在一起。”

墨建国跟许雅对视一眼。

“这件事允允知道吗?”

“是,是她同意的。”

许雅皱眉,一时拿不了主意,而墨建国也在犹豫。

想到自家宝贝为了他自杀,放弃了傅家从小的联姻,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有种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但谁让允宝喜欢呢。

他们也只能勉强爱屋及乌。

见他们没有立刻说话,陆明礼真挚的保证:“叔叔阿姨放心,请把允允交给我,我一定会对允允好一辈子。”

刚好墨梓欣从楼上走下来,听到陆明礼的话眸光微闪。

“大伯,大伯母。”

墨梓欣走许雅身边,乖巧的挨着她坐下。

“大伯母,要是允允知道陆学长来求娶,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她经常跟我说,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自己爱的男孩。”

“您不知道陆学长在学校多优秀,才德智兼备,好多人追他呢,也许就是允允看中他是个前途无量的潜力股。”

“您跟大伯就答应了吧……”

墨允刚带着傅绍安到玄关,就听到墨梓欣极力‘推销’的话。

精致纯素颜的脸蛋当即就冷了下来。

与此同时,她感受到身侧男人的气息的变化。

“绍安哥哥,你相信我吗?”

傅绍安眸色漆黑,没回答。

见他不说话,墨允绯色的唇微抿。

“爸,妈!”

她拉着傅绍安的手径直走了进去,傅绍安眯眸,视线扫过他们相扣的手指,眸色讳莫如深。

“允允回……”许雅话没说完,看到她一同进来的人,当即愣在原地。

而墨建国,墨梓欣跟陆明礼也同样看到了。

墨梓欣眉头狠狠的拧起,疾步走到墨允面前,她想要将墨允的手从傅绍安的手掌中拉出,可对上男人漆黑危险深眸,心头微跳。

“允允,陆学长来了,你这是……”

墨允挑眉:“哦,我怎么了?”

墨梓欣上前,小声提醒道:“你不是让学长早上来跟大伯,大伯母提亲的事?”

“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可我还没退婚,他跟我提什么亲?”墨允眨了眨无辜的眸,偏头看向那边脸色铁青的陆明礼:“学长,抱歉啊,那天我没跟你说清楚。”

陆明礼想要发作,可为了保持绅士风度,依然温柔的说道:“允允,你是不是被他给威胁了?你不要怕,叔叔阿姨在这,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闻言,墨建国跟许雅脸上露出隐隐的担心。

他们当然知道傅绍安对墨允的心思有多深,占有欲极强,商业上行事手段杀伐决断,有仇必报,墨允喜欢上别的人,在没退婚的前提下,还让男孩子来家里提亲,是个男人都无法容忍,更何况是从小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傅家掌权人。

“允……”

他刚想要开口想要问问怎么回事,墨允朝着身旁的傅绍安展颜一笑:“你是不是有话要跟爸说?”

她说的是爸,而不是我爸。

傅绍安眸色转深:“墨叔,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等墨建国跟傅绍安身影在楼梯消失。

墨允走到沙发,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花茶,慵懒的坐在沙发里。

“明礼,抱歉啊,我们的事今天怕是谈不了,我跟绍安哥哥还没解除婚约。”

话虽如此,脸上却无半点愧疚。

陆明礼脸色依旧不好:“是我太心急了,考虑不周到。”

说完,视线偷偷看向墨梓欣,想要问她怎么回事。

墨梓欣也是一头雾水,可她无暇顾及陆明礼的想法,满脑子都是墨允跟傅绍安牵手的画面,心里的妒火无法抑制。

这个蠢货平时不是对傅绍安避之不及吗?

今天为什么会一起出现。

难道他们昨天晚上在一起?

墨允喝完一半花茶,起身道:“妈,我上楼洗澡了。”

这是要将陆明礼给晾在这?

许雅觉得自家宝贝对陆明礼的态度好像变的不一样了。

“客人还在呢,你怎么能自个去洗澡,把客人丢在这。”

客人陆明礼:“……”

“不是有您跟堂姐吗?我昨天都没睡好,现在只想要洗澡补觉,”墨允眼皮掀起:“堂姐,就麻烦你帮我送送明礼了。”

墨梓欣想要说什么,碍于许雅在,只能柔柔的应了一声。

“好。”

**

墨允刚洗完澡,穿着浴袍擦拭着头发,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

“允允,我是。”

她走过去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墨梓欣,不冷不热的扬眉:“堂姐,有事啊?”

墨梓欣直接走了房间,皱眉质问:“允允,你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说好了让陆学长来提亲,你早上带着傅绍安回来,知道这样让学长多难堪吗?”

“难堪吗?”

“嗯,你没看到学长脸色都变了?”

“我太累了,没怎么注意呢。”

“累?你昨天没回来干什么去了?”

墨允脸色淡下来:“堂姐,我的行踪应该没有跟你汇报的必要吧。”

见她变了脸,墨梓欣连忙缓和语气:“我这不是关心你?你个女孩子,你……”

忽然,她盯墨允领口露出的一截暧昧红痕,变了脸,伸手就将她领口给扯开,看着密布在脖颈胸口的点点痕迹,声音都变了。

“允允,你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傅绍安强迫你的?”

“他真是太过分了,明知你心有所属,还……我们现在就去找大伯父,让他给你做主!”

仿佛像是抓到自己男友出轨了墨允一样,满脸的愤怒。

“堂姐,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墨允挥开她的手,不紧不慢的拢好领口,眼底是说不出的冰冷厌烦。

墨梓欣面部僵了下,委屈道:“允允,我是关心你,我知道你是女孩子,要脸面,可也不能任由傅绍安欺负了你,要是陆学长知道,他多难过啊……”

他难过?

墨允真是忍不住要笑了。

她跟陆明礼交往这几天,确实没有越距的事,她一直以为陆明礼是多少的尊重呵护她,想要把两个人最美好的一次留在新婚夜,而事实上,她跟陆明礼交往期间,他跟墨梓欣早就滚到了一起,且每个星期都在一起。

曾经真心错付,真心喂狗,墨允忍不住就一阵反胃。

然而她也确实吐了,而且吐在了墨梓欣的身上。

伴随着墨梓欣的后退尖叫,墨允两眼含泪的看向她:“堂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时没忍住……”

墨梓欣气的脸上青白,这可是她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居然被墨允吐上了秽物,偏偏对上墨允无辜愧疚的神色,还无法发作。

“允允,你没事吧?要不要帮你叫家庭医生?”

“谢谢堂姐,我只想好好休息。”

这是要赶人的意思了。

墨梓欣不死心,还想说什么,墨允朝着她的方向再次做出要干呕的动作,墨梓欣急忙后退避开,嘴角抽搐了下,柔声道:“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你,有什么事等你睡好了我们再慢慢说。”

“嗯。”

她觉得墨允昨天肯定是被傅绍安给强迫的,不然不会这么难受。

就是可惜了她的裙子!

讨厌的人出去了,墨允揩了下嘴角,拿出手机给傅绍安发了个消息。

**

傅绍安跟墨建国谈完话,心情不错的离开墨家别墅。

车子开出庭院,忽然车前出现个人拦住了去路。

车窗降下,傅绍安神色冷漠:“墨小姐,有事吗?”

“傅先生,我能跟你谈谈吗?”

“我和你应该没什么好谈的。”

之前她为了陆明礼说的话,傅绍安是有听到的,对这个女人印象非常不好。

“傅先生,其实允允一直想要跟您退婚,她喜欢的是陆学长,这些都是以前允允写给陆学长的情书,希望您看在他们两情相悦的份上成全允允跟陆学长,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冒昧了,但我也是为了大家好……”

她从身后拿出一叠厚厚的信封递了过去。

傅绍安冷笑一声:“真没看出来,小允还有个好堂姐。”

他接过随手丢在副驾驶,驾车扬长而去。

墨梓欣看着远去的车子,红唇微勾。

她是不会让墨允跟傅绍安在一起,只有她墨梓欣才能配上像傅绍安这么优秀的男人。

回神,墨梓欣给我陆明礼打电话。

“你在哪,我去找你!”

陆明礼的私人公寓。

“明礼,墨允最近变的非常不对劲,明明是她让你来墨家求亲,可你到了之后,她才姗姗来迟,而且还是跟傅绍安一起出现的,你说我们的事,她是不是有所察觉了?”

从墨允自杀到现在,就一直反常。

似乎那个蠢货没有以前好哄听话了,有种慢慢脱离她掌心的感觉。

“怎么会?那蠢货要是知道,也不会被我们骗那么多年。”

陆明礼将她拉入怀中,低头吻住她。

“我跟你说正经的事呢!”墨梓欣今天没什么性趣,伸手将他推开,神情凝重:“你知道墨允跟傅绍安睡了吗?”

“你确定?”

“我亲眼看到她身上的吻痕。”

虽说陆明礼对墨允没兴趣,但名义上墨允毕竟是他的女朋友,可现在听说墨允跟傅绍安睡了,心里就像是被点了火!

“老子还没碰,她居然给了傅绍安!”

之前也有跟墨允提起过,都被她给含蓄拒绝了。

倒不是心有不甘,可就是有种男性尊严被挑衅的感觉。

这话落在墨梓欣耳里,顿时就变了味,她脸色陡然冷下来:“怎么,难道你对墨允动了真感情?”

她想要更好的追求,也不愿意放弃陆明礼这块过门石。

“怎么会呢,宝贝。你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那墨允不过是我们通往成功的垫脚石,我这不是怕她被傅绍安给哄骗了去,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陆明礼再次将她拉入怀中,去解她的衣服,墨梓欣皱眉,也没有阻止。

“这几天我想死你了。”

一番云雨过后,墨梓欣看着一脸餍足的男人,眼底深处闪过稍纵即逝的厌烦。

她凭什么就得跟私生子混在一起,而墨允那个蠢货就能得到天之骄子傅绍安的青睐。

明明脸蛋身材她都不比墨允差。

当初她父母出车祸去世,她被墨建国接到墨家,刚下车就被身长如玉,英俊无双的男人吸引了所有的视线。

一见倾心。

可惜他当时耐心的哄着墨允那个蠢货呢!

一口郁气堵在胸口。

“墨允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她必须要打破墨允跟傅绍安这种和谐的关系,不能让他们在一起,更不能让傅绍安帮助墨家,要让他慢慢的对墨允失望透底,如此一来,她的计划才能万无一失。

到时候墨家的财富捏在她的手里,那她便是墨家的女主人。

司及至此,墨梓欣的心情好了些。

陆明礼点了支烟,抽了一口:“你放心,不是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吗?到时候上学墨允就没时间跟傅绍安再见面,我会让她重新对我死心塌地,实在不行,我就牺牲一下,睡了她。我想傅绍安应该不会包容到自己女人被睡还原谅的地步。”

傅绍安这人,他们多少是了解了些,脾气暴戾,占有欲极强,刚愎自用,这类人疑心病也最重。

“我看你是自己想要睡她吧!”墨梓欣冷淡道:“陆明礼,你跟墨允在一起,就没有哪怕一分钟的动心过吗?”

“宝贝,你这是在怀疑我?”

“是你的反应,让我不得不怀疑。”

而且之前她说墨允被傅绍安睡了,陆明礼拉着让做那个事的时候,比以往都要激烈,她现在腰还酸着呢!

“我要是真对她有感觉,早就找机会睡到她,哪还需要等到现在,莫非……你是吃醋了?”陆明礼眯眸,舔了下唇角:“放心,我对你床技相当的满意,不会有其他心思。”

墨梓欣勾了下唇,心里生出优越满足感。

**

墨允并未睡觉,在墨梓欣出门之后,去书房找了墨建国。

“爸,你跟绍安哥哥谈的怎么样?”

“绍安自然是没话说。”

无论是经商之道,还有各方面的条件,都让墨建国挑不出毛病,是陆家那私生子无法比拟的存在。

墨允嘴角露出浓浓的笑意。

那是,她的男人能差吗?

“那您同意我搬去家傅家住了?”

她知道傅绍安对她还不能够全然信任,毕竟她以前的行为太极端恶劣,为了打消他的怀疑,在今天他送她回墨家的路上,主动说要搬到傅家去住。

“你跟绍安虽说有婚约,但两个人也没有订婚,这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还有那个陆明礼,你之前为了跟他在一起,要死要活,自杀了好几次,现在你忽然要搬到傅家去住,你让别人怎么想?”

作为父亲,墨建国有些摸不准她到底想做什么。

别又头脑发热,到时候得罪了傅绍安,影响两家维系那么多年的关系。

“爸,之前是我不好,让您为了我的事操心了,对不起!”

猛地听到自家宝贝道歉,墨建国好半响没反应过来。

她这个女儿从小就被她像公主一样娇养,导致她的性格娇纵任性,为所欲为,稍有不顺心就折腾的天翻地覆,即便如此,他也不曾苛责过。

反正墨家养得起。

“你是我的女儿,爸爸为你操心也是应该的。”

“爸,以后我再也不会任性,做出让您跟妈伤心的事情了,您知道我年纪小,对感情也是一张白纸,被陆明礼蛊惑了,一时没找清自身的位置,现在终于醒悟了,他并不是我的良配,我不想再跟他继续下去了。”

“你真这么想的?”

“嗯。”

“可你跟陆明礼交往两年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你男朋友,你想过你贸然住进了傅家, 要怎么收尾吗?”

他不想外面有人在背后对允宝诟病。

“您放心,我会解决的。”

“好,你既有主意,那我也不多问。”

墨建国想到什么,道:“你之前说给梓欣在外面租房子,可有着落了?”

“哦,还没。”

不提,她差点都忘记了。

“墨家在学校附近有楼盘,要不行我说一声,弄一套给她去住,你看……”

“不行!”

墨允想也不想的拒绝。

那附近的楼盘,哪一套不值千万?

她配吗?

墨建国面露疑惑:“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墨家养了她那么多年了,也该让她学会自力更生。”

要不是墨梓欣在爸妈面前表现的乖巧,挑不出错来,她真的想立刻将那个居心叵测,狼子野心的贱人给彻底赶出墨家。

端着糕点的许雅推门走了进来,刚好听到墨允的话。

“你堂姐又哪里惹你开心了啊?”

墨允撇了撇嘴:“妈,我也是为了堂姐好,总不能墨家一直养着她吧!”

“你堂姐父母走到早,在我们家养了那么多年,跟你感情亲如姐妹,你爸还说等你们毕业了,培养她进公司帮忙呢……”

上一世,墨允不愿意进公司,毕业跟陆明礼结婚后,在家庭主妇。

陆明礼跟墨梓欣就一起进了墨氏,墨建国亲自培养,带着他们参加各种高端酒宴,认识各行各业的人脉,慢慢成就了他们的野心。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愿所偿进入公司,埋下祸患。

“爸,妈,我不同意她进公司。”

墨建国跟许雅异口同声:“为什么?”

“反正不行,你们听我的就是了!”

许雅不解:“允允,平时你跟你堂姐关系不是最好了吗?以前做什么事,你都拉着她一起,还说结婚都要选同一天呢!”

“……”可能她上辈子被驴踢了吧,还踢的不止一下。

墨建国见她脸色紧绷,笑道:“允宝,不管你跟梓欣闹了什么矛盾,但你们是姐妹,家和万事兴,懂吗?”

说到底是觉得墨允闹脾气,说的气话。

“爸,妈,墨梓欣真的不是好人,她对我们家别有居心,她就是个白眼狼!”她恼火道:“你们知道她对我们家,对你们做了什么吗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