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台词

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 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碼中文字幕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想到这儿,林风蹑手蹑脚的来到顾南烟的房间门口,轻轻敲门。

顾南烟开门看到林风的时候,有些楞,下意识就问,“有什么事吗?”

林风立刻闪进去,还让她赶紧关门。

顾南烟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他,没说话就关门,坐在椅子上,扭头望着他,用眼神询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

林风微抿唇,坐在她的床上,此刻犹如被泼冷水一样清醒。

刚才他心里痒痒的,很想再去一次赌场玩一把,所以才来顾南烟面前想让她再带自己去一次玩,现在回过神来,他就有些别扭了,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顾南烟似乎是知道他的内心想法,她挑挑眉,“你想再去赌场?”

林风见状,猛地点头。

“不行。”

顾南烟斩钉截铁的拒绝,林风瘪着嘴,有些委屈,神情扭捏,语气不自觉放软:“我真的想再去一次……”

顾南烟看着一米八的大高个站在自己面前,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格外的违和,她忍不住噗出声,站起来踮起脚在他脑袋上敲了敲。

“赌场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林风不服气的回怼:“可是你能连续赢,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顾南烟顿时沉默,他不知道她有敏锐的听觉,所以当她轻松赢了之后,就产生了他也能赢的错觉。

如果她不答应,林风很有可能会自己偷偷跑去,与其他一个人跑去“送钱”,还不如跟在自己身边。

想到这,她掀起眼皮,声音冷冷清清:“你真想去?”

林风听到这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猛地点头。

“行,我可以带你去,下个周末去吧。”

林风俊脸立刻露出满意的笑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说,“你不准骗我。”

“嗯。”

林风欢天喜地的跑掉,看着他开心的模样,顾南烟无奈的摇摇头,不一会他又跑回来,脸上纠结又欣喜。

“那个,谢谢了。”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顾南烟哑然失笑。

这个臭小子。

……

很快就到了周日。

顾南烟依旧是女扮男装,跟着林风去到那个神秘会所。

这一次顾南烟十分谨慎,选了一个靠边的赌桌,先后连续赢了两盘就收手。林风在一旁看的起劲,见她不押注,就忍不住催促。

顾南烟让他稍安勿躁,等了一会才又继续。

这一次的石头有大有小,外表纹理都是一样的,只有切开石头才可以看到里面的真面目。

顾南烟通过敲击,仔细聆听,很快就锁定了其中一块中等石头。

而这时,傅景霆再次出现,他的出现猝不及防,让顾南烟瞬间警惕起来。

傅景霆早就在暗处看到了顾南烟和林风,他注意到每一盘,她都会敲击那些石头,那就说明她就是通过敲击来判断石头的好坏。

所以他决定近距离观察,他倒要看看,顾南烟究竟是不是真的通过敲击,这倒是挺新鲜的。

“真巧。”

傅景霆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顾南烟微抿唇,心里颇为气愤,这个傅景霆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总是能够在这遇到他,难道他是这里的股东吗?

“你觉得哪块是翡翠?”

傅景霆好以整暇的询问,他环抱着胳膊,那双漆黑的眼睛就像是黑洞,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没等她说话,傅景霆率先拿起其中一块稍微小一些的石头,他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唇瓣微勾,“我赌这个。”

傅景霆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直让她心脏一跳。

周围的人在看到傅景霆后,全都惊讶的呼出声。

特别是他在跟那个小少年说话之后,他们的注意力再次落在那个小少年的身上。

他们居然是认识的!?

一瞬间,那些看戏的人看向顾南烟的眼神变幻莫测。

傅景霆把那块石头放在身侧,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回答。

上次她能够准确赌对石头,他就想过许多可能性,不过这些,终究只是猜测罢了。

他私下安排人盯着顾南烟,没想到她倒是沉得住气,消失了好些天,居然现在才出现。

现在的顾南烟沉着冷静,和之前相比,截然不同。

傅景霆暗自打量着她的神色,她的眼睛很透亮,即使他这样看过去,她也没有半点的躲闪。

双方这样对峙着,心思各异。

但是旁人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心思,这么安静的氛围里,总要有个人来打破。

那就是林风。

他知道傅景霆这个人,却不知道傅景霆和顾南烟之前的关系。

此刻,他很想看看到底是顾南烟赢还是傅景霆赢。

“快点选啊。”

林风忍不住催促顾南烟。

他的话一出,安静的氛围瞬间被打破,看戏的人仿佛才回过神来,顿时热闹非凡起来。

“对啊对啊,你快选。”

“有好戏看了,傅三爷肯定赢定了。”

“我猜也是,傅三爷那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籍籍无名的毛头小子。”

“那不一定呢,万一傅三爷输了呢。”

……

傅景霆静静的望着她,在看到她拿起一块石头的那一刻,他眉心皱了皱,小幅度的后退了一步。

不过片刻,他就缓和了过来。

一旁的助理看的是心一惊,忙要扶住他,在看到他摇头的时候,没有上手。

他的这个动作并不大,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顾南烟以外,全都没有看出来。

因为他们的目光都在顾南烟手中那块石头上。

顾南烟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心中顿时有了一份猜忌,这个猜忌在看到旁边他助理紧张的神色后,确定了几分。

不过片刻她就收回了打量的神色,拿起那块石头,她利用手指在底部轻轻敲了敲,了然于心,这块是废石。

她抬眸的时候,正巧傅景霆逼近,他的目光游离在她和她正拿着的石头上面。

“选这个吗?”他问。

顾南烟低垂着眼睫,拿捏着那块石头没有说话。

周围一群看戏的在催促,让她快点选,傅景霆淡淡的施压威力:“快做决定吧。”

顾南烟听着他漫不经心的话语,她身形一顿,直接把石头摆了出去。

“就这块了。”

“顾……”林风差点脱口而出她的名字,幸好他止住话语,紧张的问:“要不要再看看?”

她选石头太快了,没有仔细看,万一赌错了可就完了。

不过他看着顾南烟那镇定的神情,心中莫名的安定了许多。

顾南烟像是没有听到林风的话一样,从容的拿起那块石头,推了过去。

傅景霆挑挑眉,睨了一眼那块石头,又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干净的脸上没有任何慌张,冷静的不像话。

和之前那个所谓飞扬跋扈的假千金完全判若两人。

他问:“确定?”

“嗯。”

两块石头一左一右的摆放着,傅景霆招来侍者来开石头,在切石头的那一刻,周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两块石头。

特别是林风,他那眼睛仿佛粘在侍者的手上一样。

他紧张的握紧了拳头,舔了舔唇。

在心里默念:一定要赢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最先开的是傅景霆的石头,不出所料,开出了翡翠,翡翠晶莹剔透,看起来就价值不菲。

众人皆是一阵哗然,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同时也在惊叹这个翡翠无论是大小,还是品相都十分上乘。

默默的感叹自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接下来就是顾南烟的石头,她挑选的是一块中大型的石头,外面蒙着蒙古料,很严实,侍者很快就切开了石头,里面还是一个石头,而且这个石头极其的废。

周围人又是一阵哗然,接二连三的议论纷纷。

“我就说吧,肯定是傅三爷赢。”

“就是,傅三爷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被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小子打败。这小子估计就是运气好点罢了,在傅三爷面前还是太逊了。”

“唉,可惜了。”

……

顾南烟面对这样的结果没什么表情,因为她早就知道,反倒是一旁的林风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了那块废石,又看向顾南烟,一时间心里又闷又气。

顾南烟并不知道林风心里想的七七八八,她看了那废石一眼,抬眼看过去,正对上傅景霆探究的神色,她坦然一笑。

“你赢了。”

她由衷的祝贺。

傅景霆眯了眯眸子,她之前能够赢得那么多次,怎么偏偏这次就让他赢了?

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只能是她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他这一刻,看着面前这熟悉的脸庞,却又不那么熟悉了。

总觉得此顾南烟并非真顾南烟。

傅景霆承认,他对面前这个女人兴趣更大了。

顾南烟镇定的和他对视,无视一旁叹气的林风。

她勾起唇角,声音不大也不小:“愿赌服输,这一把是我看走眼了。不过我看傅三爷这脸上憔悴的很,怕不是每天晚上都在失眠吧?”

这话一出,傅景霆和旁边的助理两人同时愣住。

特别是傅景霆,他皱起了眉头,眼里的探究逐渐化为困惑。

李小元跟在傅三爷身边许多年了,他的行程和禁忌全都了然于心,也包括他的病况。

傅三爷这病说来也奇怪,身体里的毒素经常搅得他整夜整夜的睡不了觉,找了好几个顶级医生都束手无策。

给傅三爷看了病之后都说很难治,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前提是必须找到楦参这个药材才可以。

这个药材在全世界都很稀有,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不过都无功而返。

现在眼前的这位顾小姐居然能够一眼看出傅三爷的病状,他对这位顾小姐由衷的佩服。

心里更是生了一些期许,万一这位顾小姐真的能够治好三爷呢?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