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整部剧都在做的美剧电影 椅子一前一后都有一个木棒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洛婉仪,你每天都说墨靖尧快醒了,可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不止是没醒,这昏迷中还受了伤,这样的墨靖尧还能胜任墨氏集团的总裁吗?”

“对,今天一定要重新选出一个新总裁来,不然,咱们墨氏再这样群龙无首下去,以后大家再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洛婉仪,别仗着你是执行董事,就还想护着墨靖尧,你看看哪家公司用一个相当于死人的植物人当总裁?这不是拿公司的利益拿我们股东的权益开玩笑吗?”

……

喻色听到这里,举步就走向了电梯。

仿佛没听到似的,这所有都跟她无关。

她只要墨靖尧不死就好。

至于他当不当什么墨氏总裁她真不在意。

又不是她要当总裁,她在意什么。

“咦,那不是喻色吗,快把她拦住。”

然,喻色越不想理会这些人,可这些人偏要理会她。

只顷刻间,她就被人拦住了。

墨家大房二房男人女人都围了过来。

“别走,既然你来了,你就给我们一个痛快话,墨靖尧到底能不能醒?你要是没本事让他醒,那他今天必须卸下总裁的头衔。”

“都住嘴,不关喻色的事,有什么冲着我来。”那边,洛婉仪看到喻色,眸色深沉了些许。

“冲你来?我们讲道理都讲了半个小时了,你屁话都没一句,难不成要我们向你动手吗?”

“弟媳妇,你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本事,我们算是领教过了,今天一定要喻色确认一下墨靖尧到底能不能醒。”

“对,不能醒赶紧让贤,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要脸。”

众人的目标就这样从洛婉仪的身上转移到了喻色的身上。

而且,看着喻色的目光象是在喷火一样。

实在是不喜欢喻色。

明明最早医生已经宣布墨靖尧死亡了,谁知和这个喻色一配了阴婚,墨靖尧就醒了,所以,要是没有喻色,也许他们中的一个人早就成为墨氏集团的总裁了。

所以,这时看向喻色的时候,都恨不得直接拿刀捅死她。

喻色没吭声,她又不是墨家人,她不想淌这趟浑水。

呼啦啦的人很快就把喻色和洛婉仪围在了一起。

这是硬把她们这两个曾经的敌人算成一伙的了。

喻色刚想说话说明自己跟洛婉仪半点关系都没有,就听有人喊道:“老太太不好了。”

这人这一嗓子,吸引了所有的人都看了过去,然后,同时奔向被晒在一边许久的老太太。

老太太真的躺到了地上,头靠在佣人的身上,手揉着眉心,嘴唇都在颤抖,可哪怕是这样不舒服,还在低喃着,“都闭嘴,都回去吧,让靖尧清静清静吧。”

“医生,医生快来。”洛婉仪算是人群中反应最快的,急忙叫医生。

外围的医生迎了上来,看着老太太摇了摇头,“我是外科医生,老太太这病症,我……我……”

“赶紧送医院。”老二家的恨不得立刻支走一向偏着墨靖尧的老太太。

洛婉仪脸一沉,“杨嘉兰,老太太走了,就算你们想重新选个总裁,没老太太的同意我就不盖章,那就算是你们今天选出一个总裁,也不能走马上任。

“洛婉仪,你也太不要脸了,为了保住你那个植物人儿子总裁的位置,居然不管老太太的死活,非要把她留在这里,你这是想要老太太的命。”许庆珍手指着洛嫆仪,不客气的吼了过去。

喻色揉了揉眉心,就觉得好吵,没有迟疑,她抬腿朝着老太太走了过去。

然后,蹲在了老太太身边,执起老太太的手。

顿时,脑子里闪过了一条讯息,老太太这是老病犯了。

这病好治。

“喂,你干什么?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碰我奶奶?”一群人只顾着与洛婉仪理论,在喻色上前诊看老太太病情前,没一个凑近看老太太的。

可喻色这过来了,他们一个个的居然紧张了,杨嘉兰一捅女儿墨靖菲,墨靖菲就来找喻色的麻烦了。

毕竟,喻色把墨靖尧死人变活人,整个墨家就没人不知道。

喻色也不理会墨靖菲,从人群中挤出去直奔几步外的茶几。

她这一走,众人的视线全都跟上了她。

“喻色,你想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安安静静走路的样子,都让他们莫名的觉得心慌。

“救奶奶,你们不救,我来救。”喻色说着,人已经到了茶几前,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串香蕉开始剥皮。

“我奶奶有糖尿病,她不能吃香蕉,你这要给我奶奶吃香蕉,你这是要害死她。”大房家的墨靖梅冲了过来,一把夺走了喻色手里才剥完皮的香蕉果肉。

喻色微微一笑,“谢谢帮我丢掉。”

说完,她拿着手里的香蕉皮就走向了厨房,一边走一边喊一直躲在角落的张嫂,“张嫂你过来帮忙一下。”

“来了。”张嫂看了看这满大厅的主人,不过只迟疑了一下就选择了做喻色的跟班。

她现在两万块的薪水都是喻色给的,喻色就是她的恩人,她听喻色的。

“张嫂,我不会用厨房里的厨具,你把这香蕉皮洗一洗,煎汤。”

“好。”张嫂不迟疑的就去煎香蕉皮的汤了。

反正,喻色的话就是圣旨,她都听。

“喻色,你这是想干吗?”许庆珍不解的瞪着喻色,总之,越看喻色越看不顺眼。

“奶奶不舒服,我煎了这汤给奶奶服下,她很快就能好起来。”

“喻色,你当你是神医吗?破香蕉皮也想治病救人?”杨嘉兰也冲了过来,手指指着喻色,恨不得捅瞎喻色的眼睛。

最近墨靖尧的气色好了很多,甚至于来为他检查身体的医生都说按道理墨靖尧应该醒了的。

这就说明墨靖尧距离醒过来没有多久了。

所以,他们今天才召集了墨家大房二房的所有能召集的人,一定要拿下墨靖尧的总裁之位。

“能不能治一会试了就知道了。”喻色淡淡的。

“你以为我奶奶是你的试验品?喻色,你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女学生,你要是把我奶奶治坏了,从此再不要进我们墨家的门。”

喻色淡淡的看着墨靖菲,“那如果我治好了呢?”

“我直接跪下给你嗑头。”

听完这句,喻色笑了,“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这位小姐姐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一会张嫂煎了汤出来,奶奶要是喝了没起色,那我喻色从此再也不会来墨家,反之,如果奶奶立刻好了,这位小姐姐可是要给我磕头的。”

杨嘉兰听着喻色一字一字条理清晰的话语,轻扯了一下墨靖菲,小声道:“靖菲,别乱答应。”

可墨靖菲一个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样的威胁,又这么多人在场,她要是退缩了,里子面子都没了,所以,微一扬头,趾高气扬的道:“你最好记住你才说过的话,以后你要是再敢来我们墨家,我放藏獒咬死你。”

她才不信喻色真能治好老太太的病。

不可能。

现在墨家大房二房的手里全都有喻色的个人资料,从出生到现在,就是一个女学生,根本就没听说她有治病救人的本事。

而墨靖尧能活过来,八成就是配了阴婚的关系,与治病救人没关系。

“好,我记住了,大家也都帮我记着我和这位小姐姐才说过的话。”喻色镇定自若的扫过众人,然后又返回了厨房。

张嫂的动作很快,已经煎好了一碗汤,“喻小姐,给你。”

喻色端着汤走向了老太太。

老太太一直都是痛苦的表情,所以,没人敢动老太太。

好在,别墅里铺着地毯,而洛婉仪已经让人取了抱枕给老太太垫在头下。

不过看着她还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喻色到了。

弯身,蹲下,柔声道:“奶奶,把这碗汤喝了,你就会好些的。”

“不行,不能让奶奶喝这种果皮熬的汤,我不同意。”墨靖梅觉得把喻色从此赶出墨家的功劳就要被墨靖菲全都占去了,所以上前也想刷刷存在感,也想争点功劳。

喻色看看老太太难受的样子,不忍心再拖延下去了,“如果奶奶喝了这汤不见好,我给你磕头,怎么样?”

墨靖梅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要是能让喻色给她磕头,那她多有面子,微一侧身,她让开了,“那你继续。”

“不行,你要是给靖梅姐姐磕头的话,也要给我磕头。”墨靖菲却是不依不饶了,半点亏也不能吃。

喻色真的要无语了,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怎么想的,这给老太太治病重要,还是让她给她们两个磕头重要呢?

而她,只选前者,给老太太治病更重要。

跟过来的张嫂有点紧张了,她亲自煎的汤,真的就是香蕉皮和水煎成的,“喻小姐,这行吗?”

“没事,我试试。”

望着她镇定自若的表情,那边许庆珍就有一种毛毛的感觉,总觉得喻色这不是乱来的,“各位,这要是吃坏了怎么办?”

“香蕉皮而已,又不是毒药,最多也就是吃不好,不会吃坏吧?”一直没说话的洛婉仪冷冷看向许庆珍。

“对对对,我妈说的对,吃不好也吃不坏,就让奶奶试试。”墨靖汐什么也不懂,不过她知道她妈的话就是对的,她必须站在她妈这一边。

有洛婉仪和墨靖汐出面,众人没再阻止。

喻色便吹了吹汤汁,轻轻送到老太太的唇边。

老太太躺在地上就觉得冷,一碗热汤到唇边,一口气就喝光光了。

喻色手中的碗还没放下,墨靖菲和墨靖梅就冲了过去。

“喻色,奶奶还是那个样子,一点起色都没有,你快给我磕头。”

“不对,要先给我磕头,是我先提议给我磕头的。”墨靖梅挡在墨靖菲的前面。

“造孽,造孽呀。”老太太许是喝点热汤,舒服一些了,皱着眉念叨着。

墨靖梅听了老太太的话,开了口,“奶奶,造孽的是这个喻色,你真不应该喝她的汤,现在是不是不舒服了?”

“肯定是不舒服呗,喝什么烂香蕉皮煎的汤,那能舒服吗,喻色,快给我们两个跪下,然后给我们两个一人磕一个响头。”

“不对,要三个响头。”墨靖梅拉了拉墨靖菲,她要三个,才不要一个。

越多越好。

“要不,给我们每个人都磕一个响头吧。”墨靖勋也来凑热闹了,算是第一个搅进来的墨家男性。

“我同意。”

“我也同意。”

同一辈的人立刻响应,都想把喻色踩在脚下。

这些平日里被墨靖尧给比的连渣都不剩的人,这一刻就是看着喻色不顺眼。

喻色全都没理会,一直蹲在老太太的身边看着老太太的反应。

这会,终于站了起来。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众人全都冷怒的瞪向喻色,他们说了这么多,命令了喻色那么多,结果,她全都没听见吗?

“就是让你给我们每个人都磕一个响头,磕完了就给我滚出墨家。”顿了两秒钟,墨靖菲高昂着头吼向喻色。

都是她的主意,她马上就要立功了。

洛婉仪眉头紧锁,想要开口,可又不好开口。

张嫂也急的团团转,手心里全都是汗。

眼看着喻色要被逼磕头了,就听一直守着老太太的佣人喊了起来,“老太太好了,瞧瞧,她站起来了。”

佣人这一喊,众人全都条件反射的看了过去。

然后,一个个的全都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稳稳站起来的老太太。

此时身体也不抖了,面色也红润了许多,这绝对是肉眼就能观察到的变化,真的好了的样子。

“不可能。”

“不可能呀。”

墨靖梅和墨靖菲的脸色顿时白了。

喻色缓缓转身,刚才急着救治老太太,所以没有与墨靖梅讨价还价,但是煎汤的那会,她可是与墨靖菲说的很清楚了,“这位小姐姐,奶奶的病好了,你是不是要兑现你的承诺了?”

墨靖菲眼看着众人看向自己的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急了,转身扯了扯她妈杨嘉兰的衣角。

杨嘉兰便到了女儿的身前,陪笑道:“小孩子开玩笑而已,怎么就当真了?当不得真的。”

“这位阿姨,不好意思,我是认真的。”喻色可没开玩笑,她原本没想与这些人较真的,可是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这一刻不灭灭他们的威风,以后更是想方设法的欺负她。

而墨靖尧还没醒,洛婉仪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反正她觉得还是自己最靠得住。

“墨靖菲,是你自己提议要磕头的,可不是喻色提出来的,你给喻色磕头吧。”墨靖汐眼看着喻色占理,不客气的再加把火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