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爸爸说家里没人的时候可以做 爸爸吃我的小内核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伸手打开墨靖尧的衣领,露出他脖子上的玉石项链。

指尖轻轻一勾,就勾到了自己的手里,每次想起那天的奇特遭遇,喻色都觉得象是在做梦。

但此刻这玉再次到手,终于有了踏实的感觉。

握着项链,喻色闭上了眼睛,开始练习九经八脉法,继续修复自己被损耗过的五脏六腑。

什么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喻色现在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叮铃……喻三小姐,老太太请你过去用晚餐。”天黑了,老太太吩咐张嫂来叫喻色了。

“好。”喻色缓缓睁开眼睛,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玉,有些没想到她握着这玉练功比她之前没有握玉练功竟然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这么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墨靖尧,我去吃饭了,你乖乖睡觉养好精神赶紧醒来,以后好给小爷我做跟班。”说着,她学着电影电视剧里男人调戏女人的手法抬起了墨靖尧的下颌,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的脸,“还行,长的不赖,带出去勉强拿得出手。”

墨靖尧乖乖的任由女孩调戏着,从前那一个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先生这一刻就象是茶馆里侍候女人的少爷,任由喻色又捏又摸。

从前女人想要靠近他都难,他绝对没想到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居然还被一个女人给嫌弃了。

喻色把玉放回了墨靖尧的脖子上,才下床整理衣着,卧室的门就开了,洛婉仪和墨靖汐一步就冲了进来。

“妈,她一个比我还小的女人,怎么可能唤醒哥哥呢,你和奶奶的脑子秀逗了是不是?”

洛婉仪一声不响的冲到床前,先是扫了一眼墨靖尧,发现他的面色较之喻色没来之前真的红润了许多,这才转向喻色,“喻色,靖尧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他。”

喻色很不喜欢洛婉仪的盛气凌人和高高在上,明明是在求人,可一点求人的姿态都没有,“洛董,我一不是墨家的佣人,二也不是墨氏集团的职员,我来看一看他是本份,至于以后照顾他,我没这个义务吧。”

“你……”

“弟妹,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女娃,半点医术都没有,她能有什么用?你们都被她给糊弄了。”墨家大房媳妇许庆珍也跟了进来。

洛婉仪转身看许庆珍,“你是巴不得靖尧一辈子醒不过来,这样你儿子就能争取到墨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了,是不是?”

许庆珍没想到洛婉仪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她的目的,脸一沉,“我哪句话这样说了?”

“你脸上就写着呢。”洛宛仪冷嗤了一声,她就墨靖尧一个儿子,只要墨靖尧能好起来,让她怎么样她都愿意。

“行了,一个个的都给我闭嘴,靖尧的卧室里不宜人多,我说了多少次了,都出去出去。”后面跟过来的老太太敲着拐仗低吼过来。

然后看看喻色,再看一眼墨靖尧,“瞧瞧,我说什么来着,喻色这丫头的八字与靖尧的最配了,她这才来靖尧的脸色都好看了呢。”

她这一句话,吸引着门前的众人全都看了过去,果然墨靖尧的面色好了许多。

“张嫂,去把洗手间除了靖尧的用品都拿出去,换一套全新的进去,以后喻色就与靖尧住一起了。”洛婉仪才不管喻色同意不同意,反正,自己决定了。

“阿姨,那我呢?”被挤在人群外的喻沫立刻就慌了,她一直惦着脚尖想要看一看墨靖尧的面色是不是真的好了许多,可是人多,她挤不上去。

弟妹,喻沫都来了好几天了,一直照顾着靖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说赶人就赶人,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二房媳妇杨嘉兰开了口。

她发现墨靖尧面色果真红润了许多,她慌了,绝对不能让喻色这个女人弄醒墨靖尧。

所以,赶紧支持喻沫,毕竟喻沫陪墨靖尧的那几天墨靖尧不止是全无起色,相反的一天比一天严重。

这明显的对比,她看的清清楚楚。

而她要的就是墨靖尧赶紧死掉,那她家儿子就也有竞争墨氏集团总裁的机会了。

“二嫂,靖尧是我儿子,我自己会管,你有时间的话,还是去关心关心你那个已经一个星期都没回过家的儿子吧,免得被人带坏,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洛婉仪自带气场的望着许庆珍一字一顿的说到。

“靖勋一个星期没回家了?老二家的,赶紧去查查怎么回事。”老太太听到孙子一直没回家,脸色有些难看。

杨嘉兰原本还想帮衬着喻沫,听到老太太的话,只能灰溜溜的出去打电话去了。

其它人见洛婉仪如此回敬杨嘉兰,再加上喻沫于他们来说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便再没人开口替喻沫说话了。

喻沫急坏了,可是她刚想上前为自己争取一下,就倏的接收到洛婉仪冷冰冰的警告的视线,立刻耷拉下了脑袋,不敢说话了。

她这个婆婆不止颜好气场也强大,她每次见到都有点心发慌。

不过等墨靖尧醒了,有墨靖尧陪着她,一定会好很多。

她要嫁的是墨靖尧,又不是婆婆,她没必要害怕洛婉仪。

终于没人打岔了,洛婉仪这才看向喻色,“喻色,你说你没义务,我也觉得有些道理,你说,你想要多少?”

原本墨靖尧活过来她是很感谢喻色的,但是她派人去向喻家提亲,没想到喻景安送过来的是喻沫而不是喻色。

喻家就一句,喻色不想嫁给墨靖尧。

而她不过是感恩喻家罢了,所以,只要是喻家的女儿就好,至于娶哪个她都没意见。

然后喻沫主动提出来照顾墨靖尧,她自然不会反对。

喻沫的妹妹喻色救活了墨靖尧,说不定喻沫就能救醒墨靖尧。

却没有想到,自从喻沫照顾墨靖尧之后,墨靖尧的情况居然是越来越严重了。

她这才找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还是那一句,喻色的八字与墨靖尧的八字最配,其它的女人只会让墨靖尧越来越严重。

她原本还是有些狐疑的, 但现在看来,喻色只在墨靖尧的房间呆了两个小时,墨靖尧的面色就改善了许多。

让她不得不相信喻色真的能带给墨靖尧生气。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墨靖尧可以说是她的命。

既然活过来了,那就必须醒过来。

所以,只要儿子能醒过来,喻色的条件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她都接受。

“洛女士,我只要正常的照顾病人的薪水就好,张嫂,你每个月薪水多少?”喻色说着,就看向了张嫂

“这个……”张嫂迟疑了一下,她不敢说,墨家每个佣人的薪水都不一样,不允许外传。

“她一万,如果你要月薪,只要你能把靖尧唤醒,我每个月给你一百万。”

“妈,你是不是疯了,她的能力哪里值那么多钱了?我每个月的零花钱也才一百万。”墨靖汐不认可了。

“你闭嘴。”对外人,洛婉仪还要表现一点风度,但是对女儿她就直接吼了,没有什么比让墨靖尧醒过来更重要的了。

从以为墨靖尧死了,墨氏所有的人都对总裁的位置虎视眈眈,她之前还以墨靖尧很快醒来为借口,不需要重新提名墨氏总裁,但眼看着墨靖尧一天天的半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墨家人每天都在蠢蠢欲动的给她压力。

众人看向了喻色,都忘了要开饭了,这个时候都认为喻色这一定就答应了。

毕竟,一个月一百万的薪水,放眼整个T市也找不到这样牛逼的打工者吧。

不想,喻色淡淡开口了,“洛董,我不同意。”

静。

喻色这一句出口,众人就如同被点了穴道似的,全都是吃惊的表情看向喻色,别的女孩求都求不来的接近墨靖尧的机会,喻色不在意也就罢了,居然连一百万也不要。

又或者,是嫌少?

“喻色,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百万你还嫌少?”果然,墨靖汐也是这样以为了。

喻色也不恼,“我没嫌少,我只答应在他醒来之前每周抽空来看看他,所以,我不需要一百万,就跟张嫂一样的薪水就好,一万。”

洛婉仪点点头,倒是没想到喻色居然没贪财,“那你随意,不过若是靖尧真的醒了,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再给喻家一个亿她都乐意。

儿子的命可不只一个亿,上千上万亿都换不来。

听到这里的喻沫唇角一勾,她就知道喻色脑子有病,就凭喻色这有病的脑子,还想跟她争?

墨靖尧早早晚晚都是她的。

“不过,我要的不止一万,我还有其它的条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喻色这算是板上钉钉的同意了,不想她又开了口。

洛婉仪面色一沉,以为喻色记仇的想要难为她,“喻色,你还有什么条件?”

喻色不慌不忙的道:“我在读高三,很快就要高考了,所以,我不能住在你们墨家,但是,照顾他的人必须要经过精挑细选,不然万一被钻了空子害死了墨靖尧,最后算到我头上就得不偿失了,我可不想背那个锅。”

“这个没问题。”她是墨靖尧亲妈,她也会保护墨靖尧的。

“医生和护士洛董自己挑选,不过每次他们检查墨靖尧病情或者清洗他身体的时候,我希望墨家也多一个人在场。”

“没问题。”洛婉仪很欣慰,难得喻色不记仇,这一个个的提议全都是为了墨靖尧着想,她自然同意。

“这个人就用张嫂吧,我看着她顺眼,老实,本份,怎么样?”喻色仿佛很随意的提出建议,既然已经要在这墨家发展一个自己人了,那就恩威并施,一方面捏着张嫂的把柄,一方面给她一些甜头,这样张嫂就会死心塌地的成为她的人了。

可以,张嫂做事勤恳,我同意。”

“不过这样她责任重大,自然要比以前的工作辛苦多了。”

洛婉仪听到这里,一点也不迟疑的叫过了管家,“张嫂的薪水这个月涨到两万,由我来发,不必从家里的支出中扣除。”

管家点头,那边张嫂已经激动的看向了喻色,没想到她心心念念好几年的涨薪水,这女孩一句话她就涨了。

以后,她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帮助喻色。

老太太看到商议妥当了,便道:“走吧,开饭了,喻色丫头就挨着婉仪坐吧。”

喻色淡淡的瞟了一眼洛婉仪,总之,她还是不喜欢这个女人。

不过,有洛婉仪压场子,墨家的人再没有挑她的毛病打压她了,这样挺好。

不得不说,有钱人家的餐桌也与普通人家的绝对不一样,每一样菜色看起来都很有胃口,而入口更是口味俱佳。

不过她最近吃的一向都少,那天为了冲出红棺,九阴太经速成法伤了她的胃。

所以,喻色只吃了一点点就放下了筷子。

抬头再看喻沫,仿佛没吃过好吃的似的,闷头吃吃吃,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惹得墨家人不住撇嘴。

喻色不理会喻沫,与老太太和洛婉仪说了一声,就准备回学校了。

不过回校前,她自然是又到了墨靖尧的卧室。

张嫂动作很快,里面喻沫的东西全都撤走了不说,还换了一套更高档的全新的生活用品。

她吃饭的功夫,卫生也做的很彻底,一点喻沫的痕迹都没有了。

喻色走到床前,墨靖尧安静的睡着,她坐下去,执起他的手握在自己的小手里,冰冰的,“墨靖尧,我回学校了,等我的身体恢复了,你应该就能醒了。”

否则,她留在他身边也没用。

说着,拿起他脖子上的项链就放在了手臂的胎记上,“算起来,你能活我能活,也算是咱们两个有缘份,你有这个卍字玉,我有卍字胎记,你放心,就凭这个缘份,我也不会不管你死活的。”

玉与胎记再次重叠在了一起。

突然间,手臂上闪过一道金光。

喻色愣怔的瞬间,又有无数的文字涌入了脑海,这次,她没有吃惊,只是没想到原来玉与胎记每重叠一次都会有新的东西注入脑海。

不过,再搜索一次,她发现现在唯一能救治墨靖尧的办法还是之前认定的九经八脉法。

算了,她还是回学校边温书边练习边修复身体吧。

拿开玉重新放回到墨靖尧的脖子上,喻色拿起带来的学习资料起身离开。

身后,床上的男人指尖微动,若幽潭般的眼眸缓缓睁开,瞟了一眼喻色纤瘦的背影,随即轻轻闭上。

喻色旋转着门锁。

然,下一秒钟,她傻了。

不论她怎么旋也没用,门锁就是不开。

这是被人在外面锁上了。

“开门……开门……”喻色拍门,小兽一样的恼了。

“妈,你就不怕喻色伤了哥哥吗?”正站在门外的墨靖汐一脸的担忧。

“她要是真想害死你哥,你哥现在应该是在棺材里。”说完,洛婉仪警告的瞪了墨靖汐一眼,“不许开门把她放出来,否则,你这个月的零花钱一分也别想拿了。”

喊了半天,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喻色转身就拿起了墨靖尧卧室的电话,拨起了墨宅的内线电话。

果然,是张嫂接起来的,“喻小姐,是太太的意思,她说只有你能让少爷醒过来,我……我也没……没办法。”

喻色瘫软的滑到了地板上,许久才疲惫的站起,走到床前躺了下去。

偌大的法式大床上,只有她和墨靖尧。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