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能把人看得起反应的文章 唔~不可以~我会坏掉的视频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跪下。”喻色才被推搡下车,就被按着跪了下去。

“磕头。”又一声低喝,随即她的头就被摁下,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面上。

疼。

伴着疼的还有血。

然,押着她的人完全不理会的摁着她连磕了十几个响头。

血,沿着脸颊滑落,流到唇角,一片腥咸。

她想喊,可是塞在嘴里的红色织锦让她什么也喊不出来。

长发被扯起,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头看向前面。

一口红棺,红棺里安安静静的睡着一个男人。

喻色发誓,这绝对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美男子了。

她呆呆的看着红棺里的男子,原来墨靖尧这么好看。

比她想象中的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这样的男人,倘若是从前让她嫁的话,她一定会花痴的飞扑过去,恨不得立刻就嫁了就入了婚房。

然后,她就睡他。

但是今天,她不想嫁。

嫁给一个死人的结果是什么,她深知。

那就是她也得死。

“喻色,这就是你丈夫,从今天开始,你和他配了阴婚,到了那边记得要相敬相爱,长相厮守……”墨太太上前,眸色温和的说到,仿佛她真的就成了墨家的儿媳妇。

喻色听不下去了,眼睛里全都是惊恐,她还没死,凭什么配阴婚。

用力的一挣,猝不及防中,居然就让她挣开了押着她的两个女人。

随即转身就跑。

同时扯下了嘴里的织锦,一边跑一边冲着山下大喊,“救命……救命……”

她真的不想死,她这么年轻,她才十九岁。

然,她跑得再快,也快不过身后紧追而来的训练有素的墨家人。

两个女人一人拖着她的一条手臂,用她的身体在青石地板上划出干净的一道,仿佛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那抹红,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她则是眼睁睁的望着山下的方向,确定自己距离自由和生命越来越远。

“放过我,放过我,我求求你们了。”喻色哭喊着。

“我发誓我活着一样可以嫁给他,我以后就住在这墓园,每天守着他好不好?”她一向怕死人,更怕走进墓园这种地方。

但这一刻,为了活命,她宁愿一辈子都留在这墓园守着墨靖尧。

她都愿意。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好的了。

“喻色,这是你的命,或者你自己进去,或者我们把你丢进去,你自己选。”人被抛在了红棺前,她被围在正中央,墨太太洛婉仪退开一步不容质疑的说到。

“爸……爸你救救我,我不想死。”眼看着墨家人不理她,她只得朝着几步外从跟过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喻景安爬过去。

那是她爸。

却是她爸亲自把她送给墨家配阴婚的。

她实在是不懂她爸为什么对她这么狠心。

手扯着喻景安的裤角拼命的摇动,“爸,你救救我,喻色以后一定会孝顺你的,一定会听你的话的,绝不惹你生气,爸,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仰起头,原本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全都是泪水和血的混合物,那般的狼狈。

可喻景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仿若雕像,落在喻色的眼里也越来越模糊。

他不是她爸,她从此没有这样的爸爸,充血的眸子狠瞪着喻景安,如果有来世,喻景安只是她的仇人。

还有眼前的这一个个的人,也全都是她恨极的人。

“吉时已到,把她丢进去。”身后,传来洛婉仪冷厉的声音,随即喻色就被人架了起来,直接丢进了红棺。

红棺很大。

两个红枕头并排摆在一起。

喻色躺在枕头上,扭头看身旁的男子。

还是那么的好看。

她以为她会怕他,可是这样看着他的脸的时候,莫名的就想要伸手摸摸。

触手,虽然冰冷,却有种肤若凝脂般的感觉。

原本以为他这么好看都是妆容的结果,此时才发现墨靖尧居然是天生丽质。

“呵呵,你暗恋过我是不是?不然为什么死也要带上我呢?”指尖弹着墨靖尧的脸,她低声悄喃,而头顶就是墨家人盖棺的声音。

红棺动了。

身边的男人随着红棺的晃动也轻晃了起来。

她知道等红棺落入坑里就是填土 ,再就是筑墓了。

到时候,会有水泥浇筑在棺上,水泥外会贴上一块块漂亮的大理石。

到时候,她会活活的闷死在这红棺里面。

这一晃,晃开了墨靖尧的领结,晃出一个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

项链上的玉刚巧就打在她的手上,接起,‘卍’字的形状看着就眼熟。

喻色怔了两秒钟,突然间反应过来为什么看着眼熟了。

手一撩身上的红色寿裙,露出手臂上的一块胎记。

确切的说正是一个‘卍’字形的胎记。

可当手里的玉落下时,喻色彻底的惊呆了。

不大不小的尺寸,与她身上的胎记完全的吻合。

她呆怔的瞬间,身体仿佛如过电一般,全身上下酥酥的流过如春风般轻漫的电流。

随着电流一起涌入四肢百骸的是无数的文字。

天文地理。

医道圣典。

内力口诀。

针疚之术。

……

无数的文字灌入身体,再流向大脑,只是顷刻间,喻色就感觉到了从手臂胎记处而起的一股股热烫的暖流,再反流向全身。

那热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她只想找一份冰冷贴上去。

于是,下意识的就贴上了身边的男人。

热与冷,悄然间的中合,让人特别的舒服,让喻色甚至忘记了头顶上正在如火如荼封墓的墓家人。

忽而,红棺“咚”一声落下。

落在早就挖好的墓坑里。

这重重的一下,让喻色终于醒转,原本黑暗的棺中,她此时居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墨靖尧的一张俊脸。

他出了车祸,脑死亡后医生宣布呼吸停止。

这是T市人尽皆知的事情。

而且,就发生在三个小时前。

他死了,她被墨家人选中配了阴婚。

没时间消化这突然间的变故,喻色下意识的在脑海里迅速搜索。

随即一个治愈这种病例的点穴法跃然而现,喻色一点也不确定这点穴法是否有用,但最坏也坏不过她陪着墨靖尧一起死了。

思及此,喻色发狠的随着那一个个字符而起的意念快速出手。

先点人中,再掐头顶三大穴,腰间两穴,最后落向足底,只要点开墨靖尧足底的两穴,八穴出山,他就能活了。

但此刻,墨靖尧脚上的那双擦的锃亮的皮鞋阻挡了她点出去的手。

喻色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扒下了男人脚上的鞋子。

墨家人真抠门,这么一双全手工定制的真皮皮鞋就不能配一双袜子吗?

顾不得想这些,喻色快速的点下了最后的两个足底穴。

收势。

随即又靠到了墨靖尧的怀里,她就想用自己的体温配合点穴法唤醒墨靖尧。

这样,他活,她就也活了。

轻轻的闭上眼睛,就连呼吸都放轻了,喻色在静静等待。

忽而,头顶传来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伴着的还有身前男人胸口的微微起伏。

墨靖尧,你活过来了?”喻色不敢相信的坐了起来,随即指尖落在墨靖尧的唇上,柔软的,带着浅浅的呼吸。

喻色睁大了眼睛,望着墨靖尧脖子上的玉石项链,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胎记,看来,刚刚涌入她脑海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可惜,她现在什么内力都没有,如果有那些文字里所描述的内力的话,说不定这个时候墨靖尧已经醒了。

不过,他活过来就好。

“嘭嘭嘭……”喻色敲击着红棺的盖顶,“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

为了出去为了活命,喻色的手劲很大,嗓门也是豁出去的大。

“太太,少奶奶说少爷醒了。”红棺外,正在撒土的墨家人听到声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起身向洛婉仪汇报。

洛婉仪眸色哀凄,泪如雨下,“我也想靖尧活着,可惜……”

喻景安上前,“喻色从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子,或者……”

“喻景安,我给了你一个亿,我只是不想靖尧以后孤单,有靖尧这样的女婿是你们喻家的福气,让开。”

她亲眼看到插在墨靖尧身上的机器停止了跳动,人死岂能复生,不过是喻色那孩子不肯陪靖尧罢了。

不可以,靖尧是不可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到这里,洛婉仪抬手,“继续。”

于是,几个人飞快的挥动着手里的铁锹,很快就封住了红棺,修墓。

许是因为棺里的女人敲击的声音太响,他们听不下去这种活埋死人的凄惨,所以,所有人的动作都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熟练的封好了新墓。

洛婉仪望着墓碑上墨靖尧和喻色的合影,再望了一眼墓前整齐摆放的白菊花,擦了擦泪,转身离去。

墓园里安静极了。

喻色染血的拳头重重落下。

许是她一直在喊,红棺里仅有的那点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人都走了,她再喊也没用了。

喻色冷静了下来。

再一次在脑子里搜索可以离开这红棺的办法。

九经八脉法,每天一小时,一个月可学成。

喻色直接否定了这个办法。

一个月后她都快要成白骨了。

九阴太经速成法,五分钟速成,但对于五脏六腑都有损耗,用此法后必须每天启用九经八脉法练习两小时修复五脏六腑。

在损害五脏六腑与成白骨的二选一中,喻色自然选前者。

五分后,整齐一新的新墓开了个口子,喻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她终于可以出去了。

转身看墨靖尧,如果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墨家发现她后还是会把她押进这个墓里。

与其陪着死了的墨靖尧,她还不如把他带出去,至少,不用亡命天涯。

从墓地到守墓老人的小屋,疲惫至极的喻色背着比她高了一头的墨靖尧推开了小屋的门,“阿伯,手机借我一下。”

“姑娘,这是怎么了?”看到喻色和墨靖尧,虽然衣着有些奇怪,不过之前只见过墨家的车没有见到墨家人的守墓老人并没有怀疑什么,还以为是路过的路人,不过,手机还是好心的递了过去。

喻色柔和一笑,“山里迷路了,他饿晕了过去,我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我们,谢谢阿伯。”

她记得墨家打给喻景安的电话号码,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墨宅,请问哪位?”

“我是喻色,我和靖尧在一起,麻烦你们派车来接靖尧回……”

下一秒钟,手机里只剩下了“嘀嘀嘀”的盲音,墨家的佣人已经挂断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