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快添捏我的奶头我要受不了了,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沈晚星没忍住,喊了出来!

那一下,太疼了,她的眼泪都落了下来。

“揉开就行了。”

“嗯。”

沈晚星咬着唇,趴在沙发上,忍着疼。她疼得出了满身汗,陈师傅倒是很稳得住,一下一下给她揉捏着,将淤血都化开。揉了约半个小时,沈晚星感觉脚踝不太疼了。

“好了,这几天落地还是要注意的,别再崴了。”

“是,谢谢陈师傅。”

沈晚星的眼尾发红,看上去是真的娇弱不堪,像是暴雨摧残后的繁花一般,残枝犹怜。她趴在那儿几乎是没什么力气了,需要缓缓。

“不客气,福伯,老爷子之前交代我的事,我办好了。不知道……”

“陈师傅随我来。”

福伯是刻意避开沈晚星的,沈晚星也不上前捣乱,她试着踩了踩地发现自己能走动了。她心想中济堂的师傅果然是厉害,难怪那么多人都趋之若鹜。她随手将商厦的购物袋拿了起来,缓缓向二楼房间走去。

后院,陈师傅从箱子里面拿出了一叠中药包。

“这是老爷子吩咐的,对身体没有伤害,反而有滋补的效果。”

“好,这件事需要保密,不然消息透露出去你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尤其不能捅到先生那儿去。”福伯将这叠药包提好了,打算从今晚上便开始。

“是,我也不想砸了中济堂的牌子。”

陈师傅知道豪门隐秘多,可是没想到连贺家都要用这样的手段。但碍于中济堂背后的靠山便是贺家,贺老爷子说什么便是什么,她也不能违逆。

“这……事后,会被察觉么?”

福伯担忧地问道。

“不会,只会以为意乱情迷,我是参照师傅留下的方子改良得温和了些。您之前也提过贺先生原本就有那病,所以他更……更不会怀疑了。”陈师傅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都被毁在这叠药上了,“这些是前期的药引,滋补的大物,您可以让厨房掺在滋补汤里面。”

“好。”

福伯满意了,他相信老爷子也会满意的。

要的,不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么?

老爷子表面看上去不急不躁的,可还是嫌弃沈小姐的进度太慢了,若是需要培养感情那得培养到什么时候去。

……

二楼书房。

“国际展会,温氏已经拿到了名额,她们这次展出的还是婚纱。”温氏向来是以婚纱立足于国际的,“贺总,沈氏这么做不是自取其辱么?”

“输了是丢脸,赢了就是踩着温氏上位了,沈恒不蠢。”

丢的不是沈氏的脸,丢的是主设计师的脸。

现在输了,沈氏便更有理由将责任推到主设计师的身上了。因为,沈晚星是个新面孔,由她来承担骂名正好。过后,正好直接将她开除了。

贺西洲要看看她有什么本事翻盘。

他确实是一时兴起让她担任主设计师,她居然没有辞职,那不管有什么后果,都是她自找的。

这个可恶的女人,应当自己承担。

贺西洲依旧是厌恶她,可心底却有一种隐秘的想法,他将这一丝丝的波动都被克制住了。他也不想细究那到底是什么。

“查到她的身份了么?”

“抱歉,贺总,还是没有进展。您说,会不会是那边派来的人?”

贺家发生了不少事,贺承泽的车祸并不是意外,国外暗处有不少家族对贺家虎视眈眈的。

“往沈家的方向查。”

贺西洲看明白了,她和沈家一定有关联。

沈晚星姓沈,对沈明月天生带有敌意。若是她表面身份是个孤儿,毕业于宁大设计部,她和沈明月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

“是,贺总。”林原犹豫了一会儿说道,“那下周沈氏的汇报,您还亲自去么?”

“再说。”

贺西洲不愿在这样的小事上浪费时间,可是又想看看那女人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招。

“好,那我给您的行程暂定,我先走了。”林原将工作上的问题全都汇报结束之后,便离开了。

……

晚间。

贺家的饭桌上,出现了一大锅的天麻鱼头汤。

“先生,少夫人,这是老爷子特意让厨房给你们准备的。他今天在程老爷子家用餐,就不回来了。他担心您二位的身体,先生,老爷子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就像是老小孩似的。”福伯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这天麻是陈师傅带来的,鱼头也是宁江里最新鲜的野生鱼头,滋补养神。”

沈晚星望着那一砂锅的鱼头汤,端着黑釉碗喝了一口。

乳白色的鱼汤浓郁鲜美,一点腥味都没有。

贺西洲这人看着冷漠,但实际重情,他什么也没说便喝了一碗。

“我再去看看厨房的菜色。”

福伯找了个借口离开,沈晚星一勺一勺慢悠悠地喝。

贺西洲将那个砂锅推到她面前,“喝了。”

“小叔,还是你比较辛苦多喝点。”沈晚星的饭量也没到这种程度。

“长者赐不可辞,侄媳妇的家教呢?”

“长者?”

她这是被贺西洲占便宜了?

她好像将结婚张甩到他的面前,问问他能看到这是长者么?

只是贺西洲站起身便出门了,他还有应酬,外面便响起了车声,留下了沈晚星和那一锅天麻鱼头汤。

沈晚星无语对着这一砂锅的鱼头汤,勉勉强强喝了三大碗,最终实在是愧对老爷子的好意,她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

夜色沉沉。

贺家又安静了下来,贺西洲半夜还没回,沈晚星睡着了,她疲累了一天很早就困倦了。

她脸颊绯红,看上去睡得并不怎么安稳。

她做梦了。

梦到了三年前那个夜晚,她被那个男人折磨,无意识地求饶。可是这一次,梦境很真实。她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居然是贺西洲!

“啊!”

沈晚星从睡梦中惊醒!

半晌儿都没有回过神,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她分明知道对方已经是贺承泽了,却代入了贺西洲的脸。沈晚星羞耻地五体投地,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成天就想着赶紧完成任务早点离开贺家,报复了沈家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汗津津的。

这一回,是怎么也睡不下了。

她拿了手机看了一眼,凌晨三点,手机里面躺着两条短信

她点开其中一条,是私家侦探发过来的,说委托调查的事已经查到了。

还有一条便是苏浩澜发过来短信,抽空约她吃个饭,为他堂妹道歉。

沈晚星看到他发的内容,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嘲讽的微笑。她直接滑动删除了那条短信,而后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她感觉心里无端涌现燥热,失眠。

隔着一堵墙的对面房间里的男人也不太好受,贺西洲是深夜回的,没有惊动任何人。他冷着一张脸在书桌前批阅着文件,桌上放着一大杯的冰水。他只归咎于最近压力大导致失眠,完全没有想到天麻鱼头汤有什么不对劲的。

毕竟天麻鱼头汤是滋补养神,治疗神经衰落的。

男人的脸上出了一些汗,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握着钢笔,像是在克制什么。身体里面如同细密的电流涌动,他的手心有些发麻,想要触碰的渴望。贺西洲紧紧闭着双眼,手背上青筋凸起,肌肉紧绷。

他薄唇紧紧抿着,最终砰一声将钢笔拍到了书桌上,这才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浴室里面便响起了水声,哗啦而下,冷水冲着那男人冷峻的脸,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淌。冷水暂时克制了他心里的那股冲动,他最终一点睡意都没有,选择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出门。

所以,贺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曾经回来过。

因为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很多遍,除了福伯和老爷子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贺西洲的情况。

老爷子不允许佣人们多嚼口舌,不然就将人直接赶出贺家。

但是车声响起之后,另一个房间的灯打开了。

老爷子披着一件外套,他自然能够猜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其实每一次儿子半夜离家,他都清楚。年纪大了觉也轻了。那天麻鱼头汤里面确实加了一点料,他不知道这么逼迫算计儿子到底对不对。

可,这对贺家来说,是对的!

他的大儿子死在车祸了,大孙子也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

如今的贺家看着像是宁市的顶级豪门,可是在风雨飘摇之中有些摇摇欲坠。现在的贺家,只要贺西洲倒了,那么贺家面对的就是弱肉强食,豪强践踏,他得留一条后路,给西洲留下继承人。

……

周一。

沈晚星的脚踝已经好很多了,她待在贺家休息了一天,气色看上去倒是挺不错的。因为那晚上的梦,她看到贺西洲的时候眼神更加心虚了。她避开贺西洲便出门了。

上午八点半,沈氏的员工陆陆续续到了公司。

沈晚星打了车过去。

她下了车,便被人拦住了。

“你就是沈晚星?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接受和解,让我女儿从局子里出来。”

“你是?”

沈晚星微微皱着眉头。

“你把我女儿害得那么惨,你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还在给我装糊涂!我女儿就是因为你才受苦的!”苏家的二夫人是市井出身,泼辣得很。二房什么本事都没有,闯祸倒是挺厉害的。

“原来你是苏音音的母亲。”

沈晚星终于明白苏音音像谁了,她和她母亲的脾气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一样的泼辣,不讲道理。

“我调查过你的资料了,不过是个孤儿,你赖上我们苏家不就是想要讹钱么?只要你同意私了,我可以给你钱。”苏二夫人趾高气扬伸出食指指着她的鼻子说道。

“那你准备给我多少钱私了?”沈晚星看她一口一个钱字,语气满是鄙夷。她便顺着对方的意思往下问了。

“十万块,你立刻和我去局子里说这事是个误会。你别以为仗着贺西洲撑腰,就嚣张了。那男人可不是你能抓住的,他要娶的妻子必然是大家族出生,哪里轮的上你。”

“十万?难道苏音音只值十万块?阿姨,你真是在打发叫花子。”

沈晚星嘴角漾开了笑意。

“那你要多少?”

“一千万,分文不少。”

“你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不要脸!”

“阿姨也可以不接受的,反正我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真的要和解。哪怕给我一个亿,我也要让苏音音牢底坐穿。”沈晚星眼神清冷,她只想要曾经欺辱她的那些人都得到应有的下场。

“你这个贱人!我和你拼了!”

苏二夫人冲着沈晚星就过去了,女人打架无非就是抓挠,沈晚星可不准备在沈氏门口和她拉拉扯扯,直接退开了。那二夫人没止住脚步,直接栽到了地上,她坐在地上哭嚎,“看看这贱人,欺负长辈。我女儿被她害到入狱,她好端端的非要告我女儿故意伤人。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孤儿,瞧着就不是个好东西。”

她像是哭丧似的,也不嫌丢脸。

沈晚星冷哼了一声,往边上绕了进去。

她才不留在这里陪着她演这场戏呢。

“站住!”苏二夫人可不能让她就全身而退了,她一把抓住了沈晚星的小腿,沈晚星一踉跄想要抓住边上的柱子,可是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扶住了她的手,她差点就给甩了。

“没事吧?”

苏浩澜自以为英雄救美,他最近遇到的那些美人都没什么滋味,比不上沈晚星更让他魂牵梦绕,所以昨晚上他借着苏音音的事想要找她吃饭。可是沈晚星却没有回,这女人有意思。

哪怕是欲擒故纵,他都纵容了。

“苏副总还是先放开我吧。”沈晚星对他的触碰本能地涌现出了一阵恶心,她离苏浩澜远了一些。

“婶婶,你怎么闹到公司里来了?”

“苏浩澜连你也帮着这个贱人,你妹妹可是在牢里受苦!”

“你忘记了爷爷的警告么?那是贺先生做的决定,和沈小姐没关系。你不要来闹了,要是得罪了贺家,你能承受爷爷的怒火么?婶婶,你今天是偷偷出来的吧?”

苏家内部不和。

大房和二房向来都针锋相对,大房有两个儿子,苏浩澜比不上他大哥能干精明,只能被送到沈氏来开拓疆土。而二房只有一个苏音音,不学无术,苏家视二房为耻辱。

果然,苏二夫人一听他的话,就心虚了。

“那我也是为了音音。”

“我让助理送你回去,今天的事就算了,要是您还闹我就要告诉爷爷了。”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