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台词

插班长和数学课代表作文 成熟yⅰn荡的美妇a片

时间:2022-07-13人气:作者:

贺西洲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在会议室,一口一个贺总。在贺家,一口一个小叔。现在我们私下,你又打算怎么称呼我呢?”

沈晚星微微抬头,她咬着唇想道,老公?

贺西洲逼近了几步,将她逼到了角落里,他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手指带着几分力道摩挲着她的红唇逼问道,“怎么称呼?”

……

会议室里,气压很低。

沈明月阴沉着脸磨了磨牙说道,“去把监控给我调出来。”

她倒是要看看贺西洲和那个狐狸精到底是什么关系,“谁把沈晚星招进来的?”

“是……是黄经理,可是黄经理昨天已经离职了。”

“沈总监,您要的监控……”

沈明月看了一眼监控画面,正好是电梯里面的,绯红色裙子的女人被男人压在角落里,高大的背影挡住了镜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个狐狸精!给我开除了!”

“可是……贺总指名要她负责这次展会的设计。”

沈明月气得掀翻了笔记本电脑,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快步往电梯口走去。正巧看到了沈晚星被欺负得眼眸氤氲,双唇红肿从电梯里面走出来。

她迎面上前,扬手便是一巴掌。

沈晚星眼疾手快掐住了她的手腕,反手干净利落地给了沈明月一记耳光。

众人哗然,设计部一片寂静。

沈明月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声音尖锐到破音:“你敢打我!”

她这三年顺风顺水,在沈氏呼风唤雨,整个宁市都知道沈明月是国际新锐设计师。设计部更是以她为尊,底下的人无不看她脸色行事。

可是一个刚入职的新人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

沈晚星讶然一笑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眼尾延伸出一抹淡生的妩媚,沙软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沈总监。我是条件反射,察觉到别人的恶意便会应激保护自己。”

她在监狱里,多亏了沈明月使了手段好好“照料”她,这三年没少挨毒打,她才有这样的反应速度。

若是可以,她想要将沈明月拉到阴暗处好好揍一顿先解恨。

“你……”

什么条件反射,这贱人就是想要让她丢脸!

可是沈明月却十分憋屈!

“沈总监为什么要打我?”沈晚星疑惑地问道,“我好像没得罪您吧,难道是因为贺总指名要我担任主设计师?”她眼眸深处藏着些许玩味儿,看沈明月气得面红耳赤的。

“公司不是你勾引男人的地方!你和贺西洲私下有什么勾当,你不清楚么?“

沈明月的语气满是愤恨,还有一些嫉妒。

沈晚星微笑颔首道:“原来沈总监看到了,那么您也知道我和贺总的关系匪浅。我们是正常的交流,今早我倒是和贺总在您的办公室门口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画面。难道沈总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她手机里面还留着照片呢,没想到这会儿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站在沈明月身边的经理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小声对着沈明月说道:“我见到贺总的时候,他确实站在您办公室门口,但是我没看到发生了什么。贺总没有提起过,您说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贺总才突然要换设计师的?”

还不是因为苏浩澜想要追求刺激,沈明月也半推半就。

沈氏和苏氏合作越发紧密,苏家属于苏浩澜的哥哥,往后苏浩澜也很难继承苏家。

沈明月感觉有些抓不住苏浩澜了,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迎合。她也很清楚苏浩澜背着她偷吃,沈明月早就想找更好的了!

于是便心照不宣,面上不能闹得太难看。

“我们沈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既然你一口一个贺总,那么就去贺氏吧,来我们这座小庙做什么。人事呢?”

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决定要把沈晚星给赶出去。

“沈总监这……这不行呀!”

贺氏的合作对他们沈氏多重要!

贺总显然看上这个新来的了,要是她在,还能暂时稳住贺西洲。

“有什么不行的!没她难道我们沈氏还能倒闭不成?贺西洲说过她在沈氏就确定能够和我们合作了?我们设计部还找不出一个能让贺西洲满意的设计师了?”

沈明月是被气急了!

她和苏浩澜那事被贺西洲撞见了,她心里满是膈应!

可她不能报复贺西洲,只能迁怒到这狐狸精身上!

哪怕丢了这个合作案,她也要将这害人精给赶出去,她一看到她心里便觉得不舒服。总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却想不出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沈总监真的要赶我走么?可你还差我一个道歉,你刚才准备动手打我了,要不是我反应快就真的要被你伤到了。”

沈晚星语调微扬,好像并没有被她威胁到。

如果设计师这一条路走不通,她自然有备选方案。沈晚星不会屈服的,她……还有底牌。

只是,现在不是亮牌的时候。

沈明月气得喘粗气,她居然还有脸要道歉?

正当沈明月要做些什么的时候,身后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

“明月!”

沈恒和苏浩澜走到了设计部,他们显然也听说了今早的事。沈恒恼怒女儿居然没有将贺氏拿下,他的眼神从沈明月的身上掠过带着谴责,最后落在了沈晚星的身上。

这样的长相,难怪贺西洲都动容了!

沈晚星也在看他,她垂落在两侧的双手慢慢握成了拳头,那润白的指甲嵌入手心。疼痛唤回了她的理智,她抿着唇微微垂着眼睑。

“明月,给这位沈小姐道歉,今天是你失态了。”

沈恒比沈明月更加理智,他一定要搭上贺西洲这一条船。明月或许不知道这几年他们和贺氏的合作到底带来了多少好处!在公司上市转型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失去贺氏的合作!

“小沈,真是有缘分,我们都是沈姓,五百年前指不定是一家呢。我这女儿恃才傲物被我惯坏了,她没看到你的本事就不太信服你。既然是贺总亲自指定的,那必然有真本事,我们沈氏可就靠你了。”

沈恒表现得很平易近人,若是换成其他人,必然感恩戴德,觉得他是个好老板。

“沈总说笑了。”

用不着五百年,他们这辈子就是一家。

沈晚星扯了扯嘴角,笑容没有半分温度。

“明月,还不赶紧给小沈道歉,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了。”沈恒怒斥道。

沈明月心不甘情不愿,咬牙切齿看着沈晚星说道,“真是抱歉了。”

“沈总监客气了。”

沈晚星坦然接受。

“大家都散了吧,浩澜你带她熟悉一下环境。明月,你跟我来,我有话要和你说。”沈恒嘱咐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沈明月迟疑片刻,还是跟上了,她心里窝火得很。

往后日子长得很,这贱人既然到了设计部,还不是任由她揉圆搓扁。

贺西洲能做他们沈氏设计部的主么?

看谁还能护着她!

“沈晚星?”

苏浩澜走近了一些,眼瞳中闪过惊艳,凑近了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干净的香味。他心思微动,笑得越发温柔说道,“你跟我来吧,明月的脾气是急躁了一些,其实也不是刻意针对你的。这是我的名片,往后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他将名片轻轻放到她的手里,食指像是不经意划过她的手心。

他在撩拨她。

沈晚星眼中抿着唇微微弯了弯嘴角,隐去了嘲讽。

原来他一直都是个肤浅的男人。

她那时候是丑八怪,他满是厌恶。

现在,她变漂亮了,他是上赶着献殷勤了。

也不知道沈明月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们一对狗男女当年算计了她,送她入狱。

还有她真的非常期待苏浩澜知道她是沈婉时候的表情,他是不是还能够这么献殷勤。

苏浩澜给沈晚星安排好了一切,这才离开。

沈氏的总裁办公室。

沈恒砰一声关上了房门,脸色瞬变。

“你这撒得哪门子气!既然贺西洲看重她,那么我们沈氏就要留住她!你管她和贺西洲有什么关系,你是不知道这个机会对我们来说有多难得么!”

他怒吼道,一腔怒火发泄到沈明月的身上。

沈明月憋了一肚子气,委屈地说道:“是,我知道了。”

“等她搞定了这次的合作案,随你怎么处置都行,以公司利益为先。其他的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沈恒深吸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女儿终究是不成事的,他还得努力生个儿子。

“嗯。”

她不会放过沈晚星的。

“你手里还有多少设计稿?下季度的新品够么?”沈恒知道沈明月的肚子里没什么墨水,这些设计稿都出自沈婉之手。这三年靠着沈婉的设计图,他们沈氏名利双收。

“还差一些。”

贺氏的合作案,她是自己动手设计的,没想到被贺西洲贬低得一文不值。

沈婉的设计稿不够用了,沈明月很焦虑。

“去找她!让她出稿,作为回报我们可以让她在牢里好过一些。不然的话,你就继续找人施压。”沈恒浑浊的眸子里面闪过阴毒,要不是她还有利用价值,他真的会动手解决了沈婉,以绝后患。

沈明月点了点头。

她买通犯人对沈婉拳打脚踢,也对她做过一些更过分的事,可惜没得逞。

一个丑八怪,让人一点冲动都没有。

沈婉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她能够释放一点点善意,她一定迫不及待答应吧。沈明月还想要顶着新锐设计师的名头,她想要踩在沈婉的痛苦和尸骨上,成就自己的名。

沈婉这一辈子只配成为她沈明月的枪手。

她要是不答应,她有的是办法对付她。

“等到下一个探监日,我会去找她的。”

沈明月还不知道她恨之入骨的沈婉,早就走到了她的身边,甚至刚刚还逼着她低头道歉。

……

设计部。

沈晚星一下一下擦拭着办公桌,将办公用品全都摆好。

她又重新进入沈氏了,以前来的时候还是沈氏千金的身份,爸爸带着她过来说要让她熏陶。

可如今,物是人非……

设计部其他人偷摸看着她,好奇又有些轻视,但是不敢上前对她示好。因为沈总监讨厌这个新人,以后她肯定会想办法将沈晚星给赶走的。她们要是和沈晚星示好,那也会被迁怒。

她们眼神飘忽不定地掠过沈晚星的身上,随后又各自说起八卦来了。

“你们听说了么?贺家小少爷成了植物人,贺家给他找了个女人冲喜。”

“真的么?那冲喜新娘是谁?你这八卦来源可靠么?”

“当然可靠!我远方表叔可是给贺家供蔬果的,听说是个普通人。真不知道是谁走了运,哪怕贺承泽是个植物人她也赚了。要是以后他醒过来了,那……那可是贺家的少夫人啊!”

她们的言谈之间满是艳羡,嫁入豪门对她们来说是一个梦想。

贺家可是宁市顶级豪门,沈家在他面前也不算什么。

“那真是锦鲤投生吧,这事怎么没落到我身上呢。”

沈晚星听到了她们细碎的议论声,嘴角勾了勾。

这世上,没有锦鲤能比她更惨。

她将办公台都擦好了,去茶水间倒了杯热水。

刚走出来就看到了从另一头走过来的沈明月,她顿住了脚步。

“沈总监。”

她袅袅婷婷地站在一侧,绯红色的裙子刺痛了沈明月的眼,葱白的手握着玻璃杯的手柄,更显得秀气。沈明月冷着脸,将她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那眼神就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要将她的皮肉一片片削下来。

沈晚星任由她审视。

“沈晚星,你是不是非要待在沈氏和我作对?要是和贺氏的合作案你没办法拿下,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总监,你怎么对我有这么大的恶意?”

沈晚星微微抬起下巴,露出精致的下颌线,眉眼夹杂着几分笑意,“沈总监,大家都是为沈氏工作,不必针锋相对。不是么?”

沈明月脸色泛青,怒火烧灼着她的血液,她一见着沈晚星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她伸手便夺过了沈晚星手里的玻璃杯,想要将水泼到这狐狸精的脸上,好好教教她做人。可是一捏住杯子,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沈晚星抬手去接,像是不小心将杯子往沈明月那边推了推。

“啊!”

“沈总监你怎么了!”

沈晚星故作惊慌地喊了起来,那杯滚烫的热水全都倾倒在了沈明月的手上,她的皮肤肉眼可见地红肿了起来。

害人者,必自害。

“沈总监!”

“天呐,沈总监的手烫伤了,快点送医院。”

设计部其他人巴结着往前,沈晚星嘴角勾着一抹笑意往后退了退,嘴里还说着:“沈总监要是口渴了可以告诉我,没必要抢一个水杯。这下可怎么办呢,烫到的可是右手啊。”

“送医院!”

“沈总监的手可是买了保险的,快点!不然下季度的新品怎么办呢,我们设计部全靠沈总监呢!”

“沈总监晕过去了!”

沈晚星被这几个狗腿子挤到了一边,看着她们将昏迷的沈明月带走。这可和烫伤没关系,指不定是纵欲过度呢。

设计部空了一半。

她可惜了那个破碎的玻璃杯,这才坐下将合作项目都看了一遍。

沈氏想要挤入婚纱市场,通过贺氏的国际会展将沈氏的婚纱推出去,他们已经不满足于传统的婚纱设计了。但宁城专门做婚纱的品牌有温氏,这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沈氏是半路出家,怎么能比得上人家专业的。

她缓缓翻过沈明月的设计作品,华丽而低俗。

这三年,她没什么长进。

温氏的婚纱在国际上都是打出名气的,各式各样的每年都是爆款。就算沈明月靠着这个方案得到了展会的位子,也会被同场馆的温氏碾压打脸,到时候就是谁丑谁尴尬了。

沈晚星的左手灵活地转动着勾线笔,最后还是换到了右手。

她低头看了一眼,右手画出的线条微颤。

新人……就应该是这样的水准,不是么?

她沉浸在画基础练习之中,从画线条开始。路过的其他设计师好奇看了一眼,随机便嫌弃地走开和同伴窃窃私语。

“我觉得我们这次合作要黄了,她连线条都画不稳。”

“不会吧?那贺总为什么会选她?”

“你看她那张脸……”凑近了仔细看,身为同性都能看走神。

沈晚星不顾她们说什么,她只知道重新拿起笔具,在图纸上挥洒是多么畅快。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