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开车的详细描写 老李的快递生涯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3-01-17人气:作者:
白心歆的娇砆躯早已训练的柔韧,一条白砆皙的腿高挂在臂弯里,内砆裤悬挂在小巧脚踝上,随着男人的动作前后晃荡。

    “好色情”,她看向那条内砆裤,下砆身与一根火热紧密结合,话语被撞的破碎,参杂着她极力抑制的娇砆吟。

    韩言晟一听,狠狠的撞了一下,手里的软砆绵也不放过,掐住她的ru头,转了一圈才放开。

    痛苦与快乐同时袭来,尖叫被吃了进去,沉重的呼吸代替了她的氧气,赤砆裸的下砆体是最熟悉的情人,同时进行一场深深的舌吻。

    两张嘴,容纳了他的舌,他的阴砆茎。

    白心歆喜欢这样的欢砆爱,彼此与喘息交缠,他吻着她,搂着她,上着她,两不耽误。

    白袍在晃动,就像脚踝上的那条内砆裤。

    暧昧的喘息中,刺耳铃砆声响起,似是他们的警铃。

    是韩言晟的电话铃,可他不在乎,继续埋在她的体内,短短的抽砆出,深深撞入。

    “你的电话”,白心歆咬着唇说,深怕一旦松开,呻砆吟就会抑制不了。

    一墙之隔,是长长的走廊,尽管经过储藏室的人不多,大多数人也都下班了,可她还是不敢松懈,尤其是陈芸芸今日对她说的那番话。

    “你快接起来,外面会听见的”,白心歆又说,见韩言晟无动于衷,只好伸手探进他的口袋里拿出手机,原想挂断静音,却看见来电显示是叶子。

    “是你老婆”,娇砆媚的嗓音,透着妒意。

    韩言晟明显一愣,抓过手机,按下静音后,丢进口袋里。

    他的动作让白心歆一愣,刚想问他,一个沉重的粗喘拂过她的颈间,接着韩言晟撬开了她的唇,含砆着她柔情的舔。

    “这里只有我可以咬”,他轻轻的说,下一句却透着强烈的霸道,和不容忽视的残砆暴,“这里也只有我可以进去”

    悠长的娇砆媚从被撬开的唇流出,来不及沉迷,响铃又起。

 文学


    这一次是白心歆的,直觉告诉她,是杨皓来的电话。

    她已经晚回家了。

    还在犹豫要不要接起,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杨皓的声音在空中传了出来。

    “心歆,妳下班了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

    白心歆睁大眼睛的看向韩言晟,后者一副与他无关的模样,动作也慢了下来。

    缓慢的抽砆出,再一吋一吋的插入,不深,很浅,止不了她的痒,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他慢慢的贴近她的耳朵,呼出来的话,騒的一路吹到花岤。

    “白心歆…妳也和他这样做过吗?”,这句话,似曾相识。

    在韩言晟和他老婆通话时,她说过这样的话。他这是在学她,报复她。

    白心歆着急的想要挂断电话,手机却被韩言晟放在了她勾不着的架子上。

    “韩言晟!”,她小声的喊,焦急的想推开他,然而只是徒劳。

    胸前的男人纹风不动,一点一点的折磨她。

    她的搔砆痒和理智正在互相的碰撞。

    她想回杨皓,可她清楚若是开口了,她的处境会更糟糕。她的声音,又娇又媚,难保不会露馅。

    耳边全是韩言晟又yin又黄的话,渐渐的,杨皓的声音越来模糊,嗡嗡嗡的说着什麽。

    “我粗吗?嗯?”,韩言晟搂着她腰,指尖窜进她的衣内,随着他的尾音一起向上。

    该死的诱砆惑。

    好像又更热了,她小小的喘息着,不禁扭动磨蹭,想要藉此缓解花岤的痒。

    “心歆”,有人不停在唤她,是杨皓的声音,也是韩言晟的声音。

    “他是这样唤妳的,心歆”,韩言晟轻轻的呢喃,柔声的气音,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断重叠,放大,最后只剩下那诱人的声线。

    真好听,白心歆心想,当她唤他时,他是不是也觉得特别的好呢?

    耳边一声声的呼唤,似是一瓶红酒,灌醉了她。

    韩言晟看着她渐渐沉迷,眼神一变,腰杆用力一个深顶,他说,“这个姿势喜欢吗?够不够深?”

    白心歆赶紧捂住了嘴巴,却还是溢了出来,韩言晟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很浅,很快,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短短一个音节,杨皓似乎没有发现不对劲,只是不停的喊,“心歆,妳在吗?”

    在的,可是不在你那,在我这,敞开她最美的地方,迎接我,韩言晟心想。

    他捞起白心歆的另条腿,环住自己腰,高举的阴砆茎是完美的角度,直指她的花岤,他托起她的臀砆部,微微向上,包住了阴砆茎的头部,向下时,腰杆一挺,粗砆硬擦过她脆弱的嫩砆肉,直入花心。

    白心歆一口咬住了韩言晟的肩,在白色的袍子上,牢牢的,就像他牢牢的钉住她一样,把所有的痛与乐互相分享。

    “心歆,心歆”,韩言晟轻唤她的名,像她轻唤他时的那样。

    他发现,他喜欢唤她的名,但讨厌别的男人叫她的名,还唤的那麽亲密。

    一个问题闪过他的脑海,生出了嫉妒。

    她和她丈夫做时,他也是唤她心歆吗?可这个问题,他没有问。

    莫名的妒火,燃烧了他。

    以前虽也有过,但很短暂,这一次却是不同,像一场火,慢慢的延烧,他以为熄灭了,却没有发现它残留的星火,终于,一通电话,一句心歆,让它爆炸,烧一场又大又烈的火。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他想。

    韩言晟沉默的粗喘,把所有的嫉妒和情砆欲发泄在她身上,纵情的,肆意的,霸占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