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台词

你看我手指上全是你的水 免费观看拍拍10000污

时间:2023-01-17人气:作者:
陆忻宇见了短信,就着发件人的电话打过去。

    冯奕喂了一声,笑声刺耳,“忻宇,我这可是为你好。一边和我交往一边和你上床的烂货能好到哪里去?趁早甩了比较好。”

    陆忻宇紧握着手机,怒极反笑,“冯奕,这种事你应该当面和我说,看我打不死你。只敢发短信的怂货!再骂一句虞娇试试?”

    电话那头的冯奕挂断之前说了一句话,阴阳怪气的,“那你要把那个不要脸的烂货看紧了。”

    再拨回去冯奕已经关机了。

    坐在阴影里的陆忻宇摩挲着手机,好一个冯奕,看他回学校怎么弄死他。

    时针指向五点。

    虞娇过来了,手臂里挽着她的包,就着陆忻宇的杯子喝了口咖啡,“我换个衣服,就能走了。”

    在厕所里,虞娇往下蹲的时候,稀拉拉的液体直往下流,用了几张纸巾才勉强擦干净,她又红了脸。

    桶里的纸巾团仿佛在提醒她刚刚和陆忻宇有多疯狂。

    陆忻宇开车送虞娇回宿舍,刚换好衣服的易蓉蓉搭了顺风车。

    到了宿舍楼下,易蓉蓉识趣地下车了。

    虞娇笑眯眯地凑过去驾驶座,蜻蜓点水一般吻了又吻陆忻宇,指尖在他的胸膛上打转,“喜不喜欢我?”

 文学


    陆忻宇挑眉,把虞娇往自己的怀里拖,她啊了一声,上衣被带得往上掀,露出软白的腰肉来,威胁地揉着她的双ru,“你是不是不想回宿舍了?”

    “诶。那我还是回吧。”

    虞娇揽着陆忻宇依依不舍的告别。

    陆忻宇目送虞娇进了宿舍楼,这才开车去了男生宿舍区。

    怪不得说小别胜新婚,许久未做,虞娇的身子都异常的敏感。

    陆忻宇又想起虞娇躺在他身下半张着红唇,胸前雪白的肌肤蔓延着汗湿的红晕的样子……

    站在男生宿舍202的门口,陆忻宇推门而入,见冯奕的床位空着。

    他的宿友见有人煞气冲冲地进来找冯奕,都司空见惯一般,“他搬出去住了。”

    “去哪了?”

    他的宿友正对着屏幕打游戏,嘿嘿的笑,“还能去哪?同居去了呗。”

    “住哪啊?”

    “不知道哦。”对方这才抬眼,认出他来,拉过旁边的椅子,“忻宇啊,一起玩?”

    “不了。我先走了。”

    陆忻宇出了宿舍,被夜里的冷风一吹,烦躁地耙梳头发,抬腿蹬了一下廊上的椅子,骂了句操。

    这种暗戳戳的low货太烦人了。

    虞娇洗完衣服后,不敢把今天暴露的内衣往衣架上挂,拿回房间用风筒吹。

    就被要去厕所的易蓉蓉看了个正着,“哟~还挺刺激啊你们。”

    虞娇红了脸,连忙把吹干的内衣收进收纳袋,易蓉蓉这时就靠在了她的衣柜上,“爽不爽?你男朋友猛不猛?”

    虞娇开了风筒,一手舒张地梳着长发,“要关灯了,你还不快洗澡啊。”

    易蓉蓉埋怨她不说点言之有物的干货,只会岔开话题,恨恨地走了,“现在这么滋润,就不想给我科普一下固定xing生活的好处哦?”

    虞娇这才挽着长发去看镜子里的脸,肌肤光滑,一双眼睛盈满了一汪水,嘴唇湿润,自带一种难以言喻的春情是怎么回事?像是时刻在等男人的浇灌一般……

    虞娇都疑心自己卸妆没卸干净了。

    一大早上,虞娇拖着一直骂娘还昏昏欲睡的易蓉蓉上了艺术展的志愿者大巴。

    艺术展持续一个礼拜,今天是最后一天。

    易蓉蓉安慰着虞娇过了今天就解脱了,随即又靠着她的肩膀呼呼大睡。

    陆忻宇今早有课,到了课室依旧不见冯奕的踪影。

    想要暴揍他一顿的怒气憋闷在心头,很难消散。

    前排的同学听陆忻宇要找冯奕,也转过头来,“我也在找他,他还欠我钱呢。说什么一本万利的项目,一千变一万,到今天都没还我钱。”

    陆忻宇低头去翻页,欠了一屁股的债还在肖想他的女人,果真是欠揍。

    ……

    易蓉蓉找来了小推车,和虞娇往外推。

    到了最后一天,志愿者缩减大半。

    现在带队老师开始使唤穿着旗袍动作不便的两人,“去拖一些展册来。”

    “《沉月》被卖啦?”虞娇路过,看见空着的展墙还有些失落,“我还没看够呢。”

    易蓉蓉附和道,“二十万呢,简直大手笔呀。”

    到了临时仓库,展册堆的如同小山一样。

    两人合计一小摞一小摞搬,不至于太累流汗把妆打晕了。

    易蓉蓉坚持了不到一会儿就捂着肚子上厕所。

    虞娇在闷热的仓库里搬了一会儿,看见地上的光亮被缓缓折叠,最后成了一条线消失。

    “蓉蓉,你关门做什么?透透气。”虞娇正说着,就被人大力地从后面扑了上来。

    虞娇啊了一声,扭头去看,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冯奕!你要干嘛!”

    猛烈地挣扎让冯奕很是不耐地把虞娇推倒在地,虞娇开叉的旗袍下两条若隐若现的长腿让他吐了一口唾沫在她身上,“呸!不要脸的烂货。”

    虞娇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要站起来,就被冯奕拽着她的前襟往上提,“虞娇,和老子谈恋爱还和陆忻宇上床感觉怎么样?”

    “爽得很。”虞娇知道易蓉蓉很快就会回来,所以此刻没什么好畏惧的,一脸的凛然,“冯奕,你劈腿丘甜杏不止一天两天吧?在厕所乱来,还被我听了个正着,谁更下作一点?现在来恼羞成怒晚了点吧?你也就只会欺负女人!”

    冯奕听了这话,笑的更加猥琐,“我就是只会欺负女人,今天就来欺负欺负你吧。”方才扯着虞娇的前襟,冯奕看见她泄露的黑色蕾丝内衣,只觉得心头邪火蹭蹭地往上冒。

    虞娇啊了一声,就被冯奕将她的双手用绑展册的绳子缚在身后。

    冯奕的目光落在虞娇红润的嘴唇上,扳过她的脸,“跪着给姓陆的舔了几次屌?也来给我舔一次吧。”

    说罢,冯奕已经窸窸窣窣解开自己的裤带了,虞娇挣脱不得,他已经将他的rou棒抵近她的唇,“舔啊!没舔过吗?”

    虞娇气的浑身颤抖,积聚着唾沫吐在他肮脏的机巴上,“呸!我的忻宇大你的几倍,你还是收起你的家伙事去给别的贱女人打针吧!”

    话音未落,虞娇已经挨了冯奕一巴掌倒在尘土里,就看见冯奕骑了上来,掀起她的裙摆,要去扯她的内裤,“那索xing进入正题吧!要么你赔我精神损失费,要么我拍你的照片去找你的忻宇要钱,你自己选一个吧。”

    虞娇看着左边堆的高高的展册,一边伸脚去勾地上那堆展册的底部。

    冯奕此时已经掏出手机开了相机,他示威地摆了摆自己的手机,“你的艳照要是流出去,你还怎么有脸面活下去啊?啊?騒货。”

    “我要的也不多,二十万就行。你家那么有钱,可以你家出,再不济陆忻宇不也有钱吗?”

    就在冯奕说的正得意的当口,虞娇绷紧脚尖去勾那堆展册,顶部的展册摇摇欲坠。

    冯奕已经沉浸在自己呼风唤雨地想象里,现在他离虞娇张着大腿,红艳艳的腿心清晰可见的照片只有一层布的距离了,说罢要去扯她的内裤。

    虞娇用力一蹬,一大堆展册随即轰的一下倒了下来,正砸在压着她的冯奕身上。

    几本展册先后砸在冯奕的头上,他懵了一会,看见虞娇已经爬起来往仓库门跑去……

    细跟的高跟鞋上缠着绑展册的绳子,冯奕连忙扑上去拽紧一条绳子,高跟鞋受力,虞娇跑了几步,就狼狈地扑在地上。

    冯奕直接上去扯着虞娇的头发,喘着粗气骂道,“不要脸的贱货。”又接着去掰虞娇的腿,当手要碰上她的内裤之际,轰的一声。

    仓库门就被打开了。

    “蓉蓉!”

    易蓉蓉看见冯奕正压着虞娇身前,架着她的腿,随即明白过来,“冯奕!你这个人渣!来人啊!快报警!”

    易蓉蓉抄起手边的展册就往冯奕身上砸,“变态!人渣!骗我说虞娇回展厅了!让我找了一顿!没想到你这个变态!”

    听见易蓉蓉这么一喊,周围好事的清洁阿姨和展会的保安都围了过来。

    虞娇此时扶着展册艰难地站了起来,腿上手上还沾着尘土,着实狼狈。

    几个保安合力把冯奕扭械起来,不见他反抗,此时倒是老实得很,要把他押到保卫室。

    保安队长问她俩,“你们要怎么处理啊?”

    易蓉蓉扶着站都站不稳的虞娇,“报警啊。”

    被架着的冯奕此刻也开口了,近乎和易蓉蓉异口同声,“报警吧。”

    ……

    陆忻宇正上着课,接到易蓉蓉的电话就跑了出来,开车一路连闯了几个红灯赶到市民广场。

    到了医务室门口,才看见虞娇和易蓉蓉坐在长椅上。

    虞娇长发凌乱,巴掌大的小脸还泛着可疑的红痕,全身都灰扑扑的,原本抿着唇瓣坚毅的神色却在看见他后,眼眶渐渐泛红,小鼻子吸了又吸,随即大颗大颗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忻宇。”虞娇在看见陆忻宇后,终于忍不住,眼泪失守,“忻宇……我好怕。呜呜……”

    陆忻宇抱紧了虞娇,方才的心慌失措消失,心尖直发疼,疼惜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怀里流泪的小可怜,安抚地拍她的背,一直在重复,“虞娇,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赶来的医务室医生正好看见这对情侣搂坐一起,女的大滴大滴的眼泪直落在男生的肩膀上,双手搂着他的腰紧紧的。

    “快点给医生看,不然膝盖会留疤哦。”易蓉蓉当了N久的隐形人后开了口。

    虞娇一听留疤,连忙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子,憋着眼泪坐到了诊床上。

    此时,陆忻宇大脑里的愤怒已经突破极限,好个冯奕,算准了他会上课去找他,没想到却来个调虎离山,来对虞娇动手动脚。

    陆忻宇捏了捏拳头,问易蓉蓉,“冯奕在哪?”

    “他被保安制住后立马让保安报警,刚到保卫室警察就来了,现在带派出所去了。”

    陆忻宇面容紧绷,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是知怕自己被打死连忙跑派出所去了吗?

    好一个只会欺负女人的怂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