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粗大的玉茎初试云雨情,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老师

时间:2022-07-09人气:作者:

家世显赫,事业有成。

男人中,津市慕九辰是佼佼者,女人中,林苏是第一美女。

两人家世显赫,风华绝代,津市话题最多的也是两人。

林苏的到来,让整个宴会大厅蓬荜生辉。

江暖远远的看了一眼,神情懒散,浅浅抿了一口酒。

才说:“沅沅,真是个大美女!”

远远望去,林苏穿着白色简洁的小礼服,众人中,身材窈窕,体态轻盈,那张眉目如画的脸庞上,泛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清秀脱俗,十分迷人。

梦沅压根就欣赏不来这是这样的美人。

“有你美吗!”

“那是什么?易碎的瓷娃娃。”

“你是谁?倾国倾城,惊为天下人!”

“呵呵……”江暖被她的话逗笑了,“我相信你说的话 !”

“咱们小锦鲤说了,我们以后只会发生好事。”梦沅笑得很开心,小锦鲤说什么应什么,所以,这次,她也会光荣的完成任务的。

房间里,慕九辰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慕九辰也很赞同梦沅的话,小丫头倾国倾城,惊为天下!

萧凡在一旁提醒他,“九爷,林小姐回来了。”

慕九辰:“嗯!林小姐是谁?”

萧凡:“……”爷,你装,你在装?!

慕九辰突然转身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要的消息查到了吗?”他刚才似乎听到了小锦鲤三个字。

萧凡一愣:“爷,没有,我一直都在你身后!”

言下之意,我没时间去查。

慕九辰:“你的办事效力越来越差了。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我要拿到想要的所有资料。”

萧凡低头自闭中:“爷,我知道了。”

宴会大厅,江暖低声问梦沅:“我要怎么配合你?”

梦沅低声道:“你爸爸的情人在这里,听说,两人还有一个儿子。又因为之前的事情爆发,江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离婚了。”

江暖眯了眯桃花眼,这到是像江硕能干出来的事情。

江暖扫了一眼宴会大厅里,“你认为会是谁?”

梦沅白痴一样看着她:“要是知道是谁,我们还用得着来查吗?”

江暖也很后悔自己的问题,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酒,怕是这酒惹的祸。

酒:“……”这锅我不背。

“那他什么身世?”

梦沅凑到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江暖听完之后,一脸不可置信。

“你确定,对方是江硕的父亲?”

梦沅用力点了点头:“亲爱的暖暖,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江暖一脸疑惑,满眼深思,惊讶道:“淦!我听到了什么?”

“暖暖,过来。”江暖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就听到江硕慈爱的声音。

江暖一愣,感觉有什么东西刺破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全身因为他这温和的声音变得刺痛起来,更直白一点 ,那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一种强烈的警惕信号!

江硕像是没有发现江暖的异样似的,笑着说:“暖暖,过来,爸爸给你引荐一下。”

江暖正想拒绝,就看到林苏走过来,笑吟吟的看着江暖。

“江董事长,这就是你的小女儿江暖吗?”

江硕笑着介绍:“让林小姐见笑了,这就是我的小女儿江暖。”

江硕说完,又看着江暖,“暖暖,爸爸给你安排了一个好工作,以后,你就是林小姐的助理了。”

江暖和梦沅互看了一眼:“……”

她们听到了啥?

林苏笑语晏晏,声线温柔似水:“江小姐人长得很漂亮,工作应该也很出色吧?”每一个字都温柔的勾动周围男人的心。

只是心里就不这样想了,这张脸,进了娱乐圈,一出道即巅峰,江硕这老狐狸为什么要送到她身边来?

江暖:“……”出色你大爷,一看就是一朵找恰的小白莲。

不是,她就是来蹭顿晚饭,怎么连带着给自己蹭了份工作呀?

也不是,她的样子看起来是很好说话的样子吗?

不,姐也是有脾气的。

“暖暖,你只是高中毕业,能做林老师的助理,你已经很幸运了,你还在犹豫什么?还不快谢谢林老师。”江清一脸很为江暖着想的样子。

实则是在告诉众人,江暖连大学都没有上过。

江暖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你这么喜欢,你去呀。”

江清笑道:“我这不是要帮助爸爸管理公司吗?”

“所以,爸爸这是偏心吗?让姐姐管理公司,我去做别人助理?”江暖天生就有脾气,以前是因为不让奶奶伤心才忍着的。

江硕和江清脸色倏然苍白。

江硕眸底泛着淡淡的寒芒,这臭丫头,怎么不像小时候那么听话了?

林苏也脸色难看起来,她都同意了,这女人还这么不知好歹。

“等等。”梦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江董事长,欺负人是不是?”

梦沅把酒杯猛的放在桌上,疾言厉色,“六年前江清和您夫人还有沈姚对暖暖做了什么,整个津市都知道,你们这是要把暖暖卖了?”

梦沅嘴毒,人直,有什么说什么?

面对江硕这样的人,她更不会嘴下留情。

江清脸色很难看,这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沈姚因为奶奶的事情已经被判刑,她的事情都快被人遗忘了,这女人既然敢当着这么多人提起来。

“我们家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江清目光警告的看着梦沅。

梦沅是那种一个警告的眼神就被威胁到的人吗?

“江小姐,容我提醒你,你们家户口册上,好像没有江暖的名字哦,江暖离开的第二年,你们家就把她的户口除名了,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自己落了户口。”

江硕和江清脸色更难看了。

江暖看着两人苍白的脸色,那双出挑的桃花眼里,散漫又妖,带着几分游戏人间的玩世不恭。

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更是人畜无害。

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大家看着江硕和江清脸上难看的表情,都窃窃私语。

“大家这是怎么了?”声音乍一听,很舒服,却很冷。

贺铭润站在不远处的水晶灯下,他的俊颜上,神色忽暗忽明,但是那双清冷深邃的眼睛以及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让他整个人都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贺总好!”

众人纷纷打招呼。

贺铭润抱歉的看着众人:“各位,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来晚了。”

已经找了vicky,这场宴会,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不过人都来了,他也会做到宾主尽欢。

“铭润哥哥,江董事长再给我介绍助理呢,你也知道,我之前的助理辞职了。”林苏笑吟吟的看着贺铭润。

“怎么?还有人敢和我慕九辰抢助理?”人群后,传来低沉悦耳的声音。

听到慕九辰几个字,所有人的目光几乎是朝着声音的地方看去。

林苏羞涩的抿了一下唇角,笑吟吟的看着慕九辰。

“辰哥哥。”林苏羞涩的叫了一声边。

从人群走来的男子,一身黑色的西装,挺括的霸气的身姿,耀眼夺目。

完美的五官,神色淡然,一举一动,惑人到了极致。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他身上。

江暖:“……”男女通杀!

慕九辰,不愧是你!

“辰哥哥 。”林苏笑语晏晏的走到慕九辰面前。

众人都想看一场伉俪情深的狗粮。

然,慕九辰骤然停下脚步,目光淡淡落在她身上:“你谁呀?”

等着吃狗粮的众人 :“……”

传说中,这两人可是一对?

林苏也是一愣 ,辰哥哥居然不认识她,他怎能这么“故意”?

真不认识的慕九辰:“……”

慕九辰不在意周围人什么表情,目光落在神色散漫的江暖身上。

“小助理,你还不过来。”

江暖一愣,像躲瘟神一样往后退了一步,这声小助理,总感觉暗藏玄机。

慕九辰看着她退后的脚步,就那啥,有点受伤了。

慕九辰大步上前,江暖又满脸防备的后退了一步。

江暖又往后退,那防备的眼神好似在告诉慕九辰,你要是有病别来找我,我不是兽医。

慕九辰看着她身后的桌子,她已无退路,他低声道:“小助理,别忘了,你欠爷很多钱。”

江暖:“……”就那啥……,这男人真不要脸。

想到自己欠的钱,江暖终究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来,总有一天你的棱角会被这个世界磨平,你会拔掉身上的刺,你会学会对着讨厌的人微笑。

江暖皮笑肉不笑:“爷,刚才有事。”

“嗯!伺候爷吃饭吧。”

江暖:“……”伺候你大爷,你真能给自己长脸。

萧凡:“……”爷,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这波骚操作,简直是是“雪中送炭。”

江暖沉默跟着慕九辰走。

梦沅在一旁看着,云里雾里,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林苏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掩下心底所有嫉妒,心里却恨不得撕了江暖。

江硕和江清懵了,江暖什么时候认识这神一样的人物了?

梦沅点开手机,去了宝贝群里:[宝贝们 ,你们在干什么?]

江屿阔:[画画。]

江少卿:[打游戏。]

江以琛:[小小的我在思考人生。]

梦沅:[别思考人生了,想想你们要是有个爸爸会怎么样?]

三宝:统一白眼。

江屿阔:[梦姨,你出门吃药了吗?]

梦沅一愣,这臭小子骂她脑子有病呢!

不是,她为什么要对号入座。

她抬眸,一名红衣女人从她眼前一闪而过。

玛德,差点智障忘了正事。

脑子这东西,真不是个好东西,总是让她忘东忘西的? 

她快速给江暖发了消息,[目标出现了。]

随即,跟着过去。

包间里,江暖收到了梦沅的消息,抬眸,快速看了一眼吃相优雅的某爷,她咧唇一笑:“爷,我便秘,去趟厕所。”

正夹起一块排骨的慕九辰,排骨啪嗒掉回盘子里。

扳回一局的江暖带着胜利的笑容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包间。

慕九辰看着那嚣张的背影,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就一种想暴打她一顿的冲动。

可猛的想起了她一脚踢飞摩托车的酷样,他摸了摸鼻子,怎么都就……那啥了。

看着江暖大摇大摆离开的萧凡:“爷,您碰到对手了。”

慕九辰冷冷睨了一眼他,就你话多。

“视频。”

萧凡立刻把平板递过去,同时,设置的平台发出鸡叫声提示音。

萧凡乐了,“爷,小锦鲤上线了。”

慕九辰看着视频里,江暖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往宴会人少的地方走,眼神鬼祟,他一看,来了兴趣,这小姑娘要去做贼了。

“手机。”

萧凡把手机递过去,看到江少卿上线了,他私了了他。

[放学了。]

小锦鲤:[早放了。]

MJ:[作业呢?]

小锦鲤:[幼儿园没有作业。]

MJ:[……??]

小锦鲤:[我说幼儿园没有作业。]

慕九辰心里那点帅气小伙的模样一点一点幻灭。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萌萌哒的小包子脸。

这小锦鲤怎么越来越不靠谱。

视频里,慕九辰看到江暖跟着一个红衣女子走了出去。

在离开消防通道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江暖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牧与。

江暖看着眼前的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西装革履,俊朗清隽,到比六年前成熟了许多。

“暖暖,真的是你!”牧与惊讶的看着六年不见的江暖,美爆了,他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江暖淡漠点了点头,“嗯!” 

“暖暖,这六年,你去哪了?清清说你跑了,我一直不相信……”

“之前没看到新闻吗?”江暖冷冷打断他的话。

牧与这个人,算不上渣男,但也是擦边球,这人品就一一般般了。

“暖暖,清清不是那样的人。”牧与看到了新闻,但还是不太相信清清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江暖:“抱歉,我还有事。”

和白痴说不清楚。

江暖转身,手却突然被牧与拉住。

江暖猛的回头,犀利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放开!”

牧与冷笑道:“暖暖,你居然不是江家亲生的女儿,我原本以为,是你不够优秀,才没有清清受宠……。”

“所以呢?”江暖冷眼看着眼前这人模狗样的男人,在别人伤口上撒盐,还笑得这么理所当然。

牧与邪肆一笑,看着她美丽的容颜,笑容渐渐深了几分:“所以,做我的情人吧,我可以每个月给你十万的零花钱,你只要当一个让我欣赏的花瓶就行。”

这话,侮辱性极强!

江暖眯了眯眼眸,戾气溢满了眸子,原本以为他人品还算可以,没想到甩了渣男几条街。

知道她不是江家的亲生女儿,马上就露出本性。

江暖轻蔑一笑: “十万?你可真大方的,不过你撒尿照照自己,你配得上我吗?”

“江暖,你给脸不要脸。”牧与有些生气了,面目可憎。

江暖觉得有些好笑:“牧与……”

“暖暖,你这在勾引牧与哥哥吗?”委屈又责备的声音,由远及近。

江暖看过去,江清带着几个小姐妹站在不远处,受委屈般的看着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