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睡女朋友闺蜜是一种什么体验,我被两个老外抱着高爽翻了

时间:2022-07-09人气:作者:

“谢谢!”江暖终于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萧凡挂了电话,看着慕九辰,笑得跟狗尾巴似的:“爷,您还满意吗?”

慕九辰斐然一笑,看着他,微微颔首:“小锦鲤呢?”

萧凡:“……”怎么又是送命题?

萧凡:“小锦鲤可能回大海里了。”

慕九辰懂了,这蠢助理还没有小锦鲤的消息。

这几天,小锦鲤也不定时上线,问他忙什么,说要读书。

所以,他郁闷了,对方还真的是个天才。

他把脚本递给陈峰,“去,让技术部好好学学。”

男子没有眯起的目光很犀利,随意的一动,浑身都透着尊贵倨傲的惑人的气息。

萧凡只想赶紧离开这逼仄的办公室,转身就逃走 ,连桌上的手机都没有带走。

慕九辰看着手机,鬼使神差的拿起手机,默默的记下了江暖的手机号码。

然后,又像是做贼心虚,小心翼翼的把手机放回去。

“砰…!”萧凡走了进来,看着一脸心虚的慕九辰笑了笑。

“九爷,我忘记拿手机了。”

慕九辰憋着一口恶气,有些仇恨的点了点头。

等着萧凡拿走手机,他才吐出一口恶气,他慕九辰什么时候这样憋屈过了?

这小丫头,简直天生和他有仇。

慕九辰又把这笔账算在了江暖的头上。

这边,江暖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她要回江家。

顺便查一查自己的身世。

晚上,梦沅和孩子们回来,她说了自己的计划,三个孩子没什么意见,梦沅却先疯了。

“江暖暖,你疯了,你好不容易跳出泥沼,现在居然又要回去受苦,你是哪根筋不对,可以自己替自己诊脉。”

江暖看着梦沅这么反对,也就小小的犹豫了一下:“容我在想想。”

“不许想,明晚我有个宴会,我接了私活,就是你畜牲爹,一起去。”梦沅气势汹汹的说完就上楼。

江暖只能作罢。

抬眸,看着三只小包子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她,那小模样,就像江暖会抛弃他们一样,江暖一脸内心疼,“宝宝们,什么都别说,妈咪是不会丢下你们的哦。”

她的三个小包子一直以来都没有安全感。

三个小包子放心了。

江暖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浑身都舒坦了,她眯着眼睛笑了笑,“宝贝们,晚安!”

三个小包子开心地说:“妈咪,晚安!”

第二天,江暖一大早就被梦沅抓着去美容院做spa,从美容院里出来,就去化妆做发型,这一折腾,就到了宴会时间。

帝豪酒店,大厅里,梦沅突然抱着肚子,一脸便秘的样子。

“呀,暖暖,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要去一趟卫生间,昨晚带着三个小包子吃火锅,这肚子不太舒服。”

江暖一脸“你果然便秘”的表情。

“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江暖坐在大厅里的椅子上等她。

她想了一晚,还是不回江家了,这种不太理智的决定,她过过脑就行。

她想了想,还是做老本行 ,不过现在急需用钱,有人正好在找她。

科技网那边挂着任务,江暖点进去,看了一眼,是贺家的贺老太太。

江暖一愣 ,不就得今晚宴会主人贺铭润的奶奶吗?

“江暖。”一声不可置信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江暖不看,也知道是谁?

江清,当年陷害她的人之一,从小以欺负她为乐的好姐姐。

她发了消息给对方,退出网站之后,她才转身看着身后的江清,她穿着粉色小香风套装,披着长发,很淑女。

江暖起身走过去,她不太喜欢粉色,从来都喜欢黑色,亮蓝这些颜色,颜值高,穿什么都出挑。

江清看着步伐利落干脆的江暖,身穿黑色连衣裙,一字肩,露出紧致漂亮的蝴蝶锁骨,她步伐不算优雅,飒爽英姿,却很引人注目。

江清一脸嫉妒,她比六年前更美了。

“暖暖,真的是你。”江清掩下所有嫉妒,爸爸说,见到江暖之后,要好好的对她。

现在公司名声一落千丈,爸爸必须做点事情,才能挽回公司的名义。

江暖走过去,笑着说:“是我,我的好姐姐,六年过后  ,就不认识我了吗?”

江暖在她面前停下,人生中最恶心的事情,莫过于你讨厌的人就在你面前,只有自己知道她虚伪恶毒的脸嘴,而别人不知道。

江清笑道:“暖暖,姐姐这不是认出你来了吗?”

“哟!这谁呀,清清,这不是你家的白眼狼吗?听说她跑了,还气死了你奶奶,现在居然有脸回来 ,小贱人,不要脸。”

江暖知道这个女人,江清的手胶帕文影,曾经也和江清一起欺负过她,今天,有机会报仇了。

她父母开了一家小公司,一直没有太大起色,为了自己的明星梦,一直紧抓着江清不放,过了六年,还是个跑龙套的。

江暖猛的看她,这张长相平凡的脸,就这素质,注定一辈子不能大红大紫。

她转身,和文影面对面,扬起一抹邪恶的笑,扬起手,“啪……”

“啊…”大厅里,响起了文影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江暖看着江清,提醒她:“管好你家的狗 ,放出来咬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

江暖说完,看到梦沅已经出来了,她转身朝着梦沅走去 。

被打的文影以及江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暖离开。

刚刚进酒店的慕九辰,看到了这一幕,看着江暖这种小野猫张牙舞爪的离开,他扬了扬唇,刚才打人的气势,恣意撒野,气势无法无天。

难怪视频里的她,身手那么酷!

慕九辰看了一眼身边的萧凡,“去让人查一查江暖和她们的关系。还有查一下,江暖来这里做什么?”

“好的,总裁。”萧凡应了一声。

几分钟之后 ,总统套房里。

慕九辰一身笔直的西装,恣意散漫的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翻看合同。

萧凡进来,看到他在前签字,静默的等了一会,慕九辰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变态认真,不允许出错。

等着慕九辰放下手中的钢笔,萧凡才说:“爷,宴会厅有一场宴会 ,江小姐好像陪着朋友来的,名单上没有她的名字。”

慕九辰目光淡淡的看着他:“谁家的宴会?”

萧凡:“贺家大少爷的。”

慕九辰微微颔首,“和贺铭润打声招呼,我也去。”

萧凡:“……”还用打招呼吗?九爷去了,贺少爷不知道要开心成什么样呢?

豪华宴会里,衣香鬓影,贵客们互相寒暄,大家都乐于享受在这奢华的场景中。

江暖陪着梦沅进去,她找调酒师给自己调了一杯玛格丽特,想尝一尝味道。

淡蓝色的颜色非常漂亮,她随意喝着的姿态 ,美极了。

包间里 ,萧凡帮慕九辰打开了视频,监控很快找到了江暖,慕九辰正好看到这一幕,嘴角竟然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萧凡撇了撇嘴,九爷自从江暖出现之后,就变了一个人。

爷变了,他…就挺不习惯的。

果然,这人,被虐习惯了。

手机振动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消息,在慕九辰身边低声说:“九爷,老爷子说让你今晚回老宅一趟。”

慕九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里看,淡淡回了一句:“让老爷子洗洗早点睡,我明天回去。”

“是,总裁。”萧凡回了消息,就陪着慕九辰一起看视频。

宴会里,江暖看着豪华的宴会大厅,今晚来这里的人都是些位高权重的人。

举办人好像就是贺铭润。

他奶奶因病卧床,一直在找名医,今晚的宴会似乎也是这意思,圈子里的人人脉广,到的确是个办法。

她已经留了消息,对方也应该会看到。

哎!

谁叫她缺钱呢?

“暖暖,你爸来了。”梦沅穿着皮衣皮裤,露出肚脐眼,小蛮腰性感腰妖娆 ,和周围衣着得体的小姐们一比,衬得她格格不入。

两人太过漂亮,周围的男人目光时不时的看着两人。

慕九辰看着江暖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目光有些沉。

穿得这么少,就不怕生病吗?

江暖看着江硕朝着她走来,她面色不虞的问:“你什么任务?”

梦沅诡异一笑:“有人出钱让我查江硕的身世。”

江暖:“……”

“什么人,什么身世?”江暖到是有些感兴趣了。

“你爷爷。”

“咳咳……”江暖成功的被呛到了。

她看着梦沅:“老爷子从棺材里板里跳出来找你了?”

梦沅瑟缩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啊?”

江暖沉思道:“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我奶奶说,我爷爷去世了。”

不过她也没有见过爷爷的照片,奶奶很少提起爷爷来。

“我靠,难道我遇到鬼了吗?”

江暖:“抛开内容来说,我很赞同你的说法。”

梦沅:“……”她哽噎了一下。

“哼!自古华山一条路,是因为只有路一条,即使对方是不存在的人,我也要帮对方查出来,我可是很有名的神探。”

江暖没有说话,江硕已经来到了她面前了。

“暖暖,你也来了。”江硕神色温和,这样的江硕,江暖不常见。

但是,她知道这男人的可怕之处,他没有心。

江暖淡漠的开口:“江先生。”

江硕笑了笑,“你这傻丫头,我是你爸爸。”

江暖抿唇,微微低头。

江硕回头看了一眼江清,又看着绝伦逸群的江暖,目光闪了闪,“你姐姐和文影来了,我刚才听清清说,你和文影之间发生了点误会?”

江暖勾唇,哂笑了一下:“江先生,文小姐嘴贱,我也只是正当防卫。”

在掉链子这种事情上,她从未掉过链子。

文影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气得想过去撕了她。

“咦!你们看,是林苏。”

“真的是她耶,听说,她昨天才休假回国的。”

江硕一行人见到来人真的是大明星林苏,也顾不上江暖,转身朝着林苏走去。

江暖已经离开津市六年了,但也听说过这位叫林苏的大明星。

亦是津市财阀林家的大小姐。

家世显赫,事业有成。

男人中,津市慕九辰是佼佼者,女人中,林苏是第一美女。

两人家世显赫,风华绝代,津市话题最多的也是两人。

林苏的到来,让整个宴会大厅蓬荜生辉。

江暖远远的看了一眼,神情懒散,浅浅抿了一口酒。

才说:“沅沅,真是个大美女!”

远远望去,林苏穿着白色简洁的小礼服,众人中,身材窈窕,体态轻盈,那张眉目如画的脸庞上,泛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清秀脱俗,十分迷人。

梦沅压根就欣赏不来这是这样的美人。

“有你美吗!”

“那是什么?易碎的瓷娃娃。”

“你是谁?倾国倾城,惊为天下人!”

“呵呵……”江暖被她的话逗笑了,“我相信你说的话 !”

“咱们小锦鲤说了,我们以后只会发生好事。”梦沅笑得很开心,小锦鲤说什么应什么,所以,这次,她也会光荣的完成任务的。

房间里,慕九辰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慕九辰也很赞同梦沅的话,小丫头倾国倾城,惊为天下!

萧凡在一旁提醒他,“九爷,林小姐回来了。”

慕九辰:“嗯!林小姐是谁?”

萧凡:“……”爷,你装,你在装?!

慕九辰突然转身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要的消息查到了吗?”他刚才似乎听到了小锦鲤三个字。

萧凡一愣:“爷,没有,我一直都在你身后!”

言下之意,我没时间去查。

慕九辰:“你的办事效力越来越差了。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我要拿到想要的所有资料。”

萧凡低头自闭中:“爷,我知道了。”

宴会大厅,江暖低声问梦沅:“我要怎么配合你?”

梦沅低声道:“你爸爸的情人在这里,听说,两人还有一个儿子。又因为之前的事情爆发,江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离婚了。”

江暖眯了眯桃花眼,这到是像江硕能干出来的事情。

江暖扫了一眼宴会大厅里,“你认为会是谁?”

梦沅白痴一样看着她:“要是知道是谁,我们还用得着来查吗?”

江暖也很后悔自己的问题,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酒,怕是这酒惹的祸。

酒:“……”这锅我不背。

“那他什么身世?”

梦沅凑到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江暖听完之后,一脸不可置信。

“你确定,对方是江硕的父亲?”

梦沅用力点了点头:“亲爱的暖暖,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江暖一脸疑惑,满眼深思,惊讶道:“淦!我听到了什么?”

“暖暖,过来。”江暖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就听到江硕慈爱的声音。

江暖一愣,感觉有什么东西刺破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全身因为他这温和的声音变得刺痛起来,更直白一点 ,那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一种强烈的警惕信号!

江硕像是没有发现江暖的异样似的,笑着说:“暖暖,过来,爸爸给你引荐一下。”

江暖正想拒绝,就看到林苏走过来,笑吟吟的看着江暖。

“江董事长,这就是你的小女儿江暖吗?”

江硕笑着介绍:“让林小姐见笑了,这就是我的小女儿江暖。”

江硕说完,又看着江暖,“暖暖,爸爸给你安排了一个好工作,以后,你就是林小姐的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