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用胡萝卜弄到高c 女市长岳女叠在一起双飞

时间:2022-07-09人气:作者:

半个月的时间 ,江暖把三个孩子安排在了国家精英培训学校上学。

梦沅在美食街看了一间铺子,她还真打算把养生汤发扬光大。

清晨,眼光明媚。

梦沅开车她绚丽的红色跑车,带着她来到了美食街。

江暖十八岁以前是在津市度过的,对这条拥有着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悠久的美食街并不陌生。

她非常喜欢这个地方。

中间有条河,两边是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沿河设计了各种彩灯,到了晚上,河里的画舫,两边都是歌舞升平的人间天堂,美食荟萃,是上流社会的人们汇聚的娱乐休闲之所。

梦沅看着热闹的美食街,说:“宝贝,这里,就是你的天堂。”

江暖:“……”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

“这里有铺子出租?”

“不。”梦沅对着她诡异一笑,“我算过了,你这些年赚的钱,可以轻松在这里买下一间两层的铺子,做养生汤最合适 。”

梦沅笑得明眸皓齿, 好比江暖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双眸更是闪闪发光。

江暖眯着眼眸,危险的看着她:“我都不知道我这么有钱,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梦沅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这种事情难得倒我吗?”

江暖:“道貌岸然。”

“唉!我们暖暖怎么能把我这国色天香的小美人说得这么不堪呢?大佬,里边请!”

窈窕酷女,瞬间变成了恭敬小二。

江暖笑了笑,往里走。

事业,要搞!

带着三宝发家致富是她的梦想。  

“暖暖,这里的十三号铺子,两层半,老老板破产了,急卖,咋们这次算是捡漏了,还有一个后院,可以用来休闲娱乐,是你最喜欢的风格哦。”

梦沅很了解江暖的喜好。

江暖:“价格。”

梦沅笑眯了眼:“反正你的钱够,这里本来就有着极高的商业价值,你不用担心钱赚不回来,买下来就是一座金山。”

江暖:“好吧,相信你一次。”

三个小时候后,江暖和对方谈好了价格 ,江暖很满意房子的结构,梦沅说得对,她捡漏了。

三天后,全款购买,流程很快就走完了。

铺子装修高大上 ,不用在重新装修,江暖就是随着自己的喜好重新买了一些装饰品来布置了一下。

梦沅忙出忙外的帮着打理。

江暖也动起来了,忙着做菜单。

她主营养生汤和药膳,重在调理身体。

养生汤的配方她烂熟于心,只要配好比例就行。

江暖本兴致缺缺,可是看着大侦探梦沅满腔热血的奋斗精神,她也打气精神来好好干。

三天后,慕九辰收到了小锦鲤的游戏脚本,看完之后,那叫一个佩服。

不,是五体投地。

小锦鲤的创意很有深意,足够新奇。

慕九辰笑了。

萧凡哭了!

这江暖是谁?

这小锦鲤是谁?

vicky是谁?!

一个个真实存在,却怎么也找不到的人。

慕九辰看着气蔫蔫的萧凡,这几天,这孩子,就一直没有抬起头来过,真可怜!

他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沉冷的气质融化了许多,整个人儒雅随和。

可萧凡知道,九爷只是外表随和,骨子里太狠了。

他硬着头皮说:“九爷,二少爷来了。”

慕九辰眸子里瞬间燃起怒火,看着萧凡,很不客气的开口:“让他滚!”

“哟!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不待见我了。”

玩世不恭的声音传来,慕思辰一身红色西装出现在办公室里,俊朗的脸上是邪肆的笑容,骚里骚气的做派,让人看着心里多少有几分不舒服。

那双绽放着精光的眸子里,隐藏着他可怕的野心。

慕九辰静坐不动,微深的眸子微闪,漫不经心的落在慕思辰身上,显得有几分嫌恶。

“我哪有不待见你,我是压根不想看到你而已。”

慕思辰眸底愤怒一闪而过,面上依然笑着说:“爷爷让大哥回去老宅一趟。”

慕九辰不疾不徐的出声:“上次医生去老宅给爷爷看病,怎么没给你开点药呢?”

“我昨天不是才从老宅回来的吗?慕思辰,有病趁早找医生。”

慕思辰:“……”这直白的话,也只有慕九辰敢说了。

这老顽固,年纪轻轻的就很刁钻,油盐不进,比寒铁还要难搞定。

不对,这不是说他脑子有病吗?

反应慢了半拍的的慕思辰:“……”

玛德,他有病干嘛对号入座。

这该死的慕九辰,总是这样对他。

“不是,大哥,海运那边,不是一直我在管吗?你为什么要收回我的权利?”

他来,主要是为了这件事情。

慕九辰无缘无故收回命令,他现在没有实权,怎么去耀武扬威?

“嗯!你不是嘴巴很厉害吗?你不是以嘴为骄傲吗?”

“可惜你的嘴得罪了海运管辖区的高管,人家不要你,不是我不要你。”

慕思辰瞪大眼睛,这件事情他怎么知道的?

呵呵……。

慕九辰这伪装酷,冷酷里出幽默。

他是以嘴为傲,可是到了他这里,除了屁话,他什么好话都没有听过。

“大哥,你听我狡辩,不,大哥,你听我说,那位高管说话太难听,我不过是想搓搓他的锐气而已。”

慕九辰起身,那比慕思辰还高处一个头的身高,挺括有型,霸气孤傲,幽暗深邃的眸子,总是透着若有若无的幽光,微微低头,侧颜更加邪魅性感。

看向慕思辰的时候,又带着一股放荡不羁的笑意:“没关系,你的嘴真厉害,终于把你自己搓回家躺赢了。”

“慕九辰,你非要这样对我吗?”慕思辰怒了,慕九辰的每一句话都在内涵他,他要是能忍,他就不是慕思辰。

慕九辰性感的唇瓣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冷漠:“我把海运交给你的时候,你不说,你很有能力吗?在你的努力争取下,我如你所愿,你还我血本无归,我难道要感谢你?”

“我……”慕思辰红了脸,他当时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可以做出成绩,可没想到败得一塌糊涂。

慕九辰朝着门口指了指:“滚,别污了我的眼。”

慕思辰愤怒羞愧的转身愤怒的离开。

在慕家,他永远被慕九辰的光芒笼罩。

慕九辰,我不会放过你的,利用了我,却甩锅的一干二净。

这口大锅,他一定会扣回他头上的。

突然,萧凡激动的叫起来,“九爷,找到了。”

慕九辰看向他:“在哪?”

萧凡:“九爷,江小姐出现在监狱外边的视频。”

慕九辰再次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开口:“你也可以滚了。”

萧凡:“……”尼玛,高兴太早,报应不爽呀。

他脸都蔫了,“九爷,我这就去查。”

他自动滚出办公室。

慕九辰慢吞吞的坐在办公椅上,往后压了压,神情散漫的看着窗外。

阳光明媚,蓝天白天,世界很美好,不知道那小丫头在干什么?

慕九辰唇角轻扬,勾起一抹惑人的笑意。

江暖忙着养生馆的事情,到也忘记了很多痛苦。

三个孩子也可以自由活动,开心得不得了。

江少卿找了一份不错的差事,一直开心得上蹦下跳。

江屿阔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说,就一个劲的笑。

兄妹三人除了上学之外,就是玩和自觉学习。

第二天一大早,江暖就开着车去美食街。

她这段时间太累,一直睡不好,时差一下子倒不过来。

她打了一个哈欠,淡淡的雾气眯了眼,眼尾泛红,却异常的勾人。

手机突然播放了江家的新闻。

是江硕因为杨海玲指使沈姚气死自己母亲,和杨海玲离婚的消息。

这件事情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江硕本就是一个无情无心无义的人。

眼中除了利益,什么都没有?

老婆孩子更是可有可无。

现在是他老婆,过一段时间,就是嚣张跋扈的江清 。

“啊……”江暖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眨了眨眼睛的瞬间。

“砰……”她的车头和前边的车屁股来了个紧密接吻。

她定眼一看,看清楚车型,她瞳孔逐渐放大,我靠,这是超级豪车。

江暖:“……”

一个哈欠害她丢了好几百万,肝都疼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下车。

前边的车上,萧凡一早起来就眼皮直跳,这下可准了,之后他再也不用担心了。

“九爷,我下去看看,是哪个白痴开……。”

萧凡已经拉开车门,看到了朝着他们走来的江暖,聪明的住口了。

女孩身穿白色休闲服,扎着丸子头,高挑的倩影被晨光拉的很长。

萧凡:“九爷,我……好像看到江小姐了。”

慕九辰眼皮动了一下,拉开车门下去,一眼,他就认出了小丫头,腹黑又无情的九爷唇角勾起压抑不住的喜悦。

找了大半个月没有找到,这不,找上门来了不是吗?

那天匆匆一见,江暖并没有认出慕九辰。

当男人一米八七的个头站在她面前是,帮她挡住了太阳,一层阴影笼罩她的瞬间,她只是感觉男子的身形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阳光下,男子穿着黑色衬衫,钻扣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气质沉稳,也带着几分野 ,又有几分不羁,唇角上扬的笑容,带着三分邪,七分玩味。

慕九辰看着眼前就连站姿都透着慵懒的女孩,眯着眼睛,似带着琉璃般的水雾,肤色瓷白,面容倾城的女孩,心里忍不住啧啧啧了几声,六年过去了,越发的美了。

江暖却在这时,不适时宜的打了一个哈欠。

慕九辰忍俊不禁,磁性的声音悦耳勾魂:“你还没睡醒就开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