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老师,清纯校花的被cao日常np

时间:2022-07-09人气:作者:

她的身边跟着一个中年秃顶啤酒肚的油腻大叔,姿态亲昵的挽着手臂

看着暴露的衣着,男人不老实的双手,就能看出来绝对不是父女。

这是她的大学室友,在她回宿舍睡觉时,百般诋毁她的室友!

童雪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继续手中的工作。

“哥哥,就是她!”女生身前的两团柔软贴在男人手臂上,“我跟你说的那个室友,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就一直在外面住,今天来这个宴会当服务员,想必是想钓凯子吧,毕竟,她刚被男朋友甩了。”

童雪拧了拧眉头,并不想跟她有什么牵扯。

看来这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功夫跟她浪费时间。

童雪端着托盘就要离开的时候,女生挡在她面前,“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

女生看到旁边男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童雪身上,咬了咬牙,严重带着几分忌恨。

“不好意思,我还要继续工作。”

油腻男瞅了女生一眼,“别在这里闹事。”

算是警告她。

时悠佳说到底还是怕金主,她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不情不愿的离开。

童雪则是继续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之中,直到她看到熟悉的身影时,眼神停顿了几秒。

她刚才好像看到了霍爵?

他现在不应该在上班吗?

应该是看错了,这个世界上背影相似的人那么多。

童雪没有过多的去注意,闺蜜岳婷婷找到她,在她旁边小声的开口。

“他去卫生间了。”

说完就立马离开,好似两个人只是路过一下并没有交流。

童雪深吸一口气,她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快步朝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就在此时,刚才陪着时悠佳的金主拦住了她。

眼神不怀好意的在同学身上打量,“小妹妹,刚才我帮你解了围,你该怎么谢我啊?”

童雪拧着眉头,有些不悦的看着挡在她面前的男人。

“先生,请你让开。”

尽量心平气和的开口。

“小妹妹,你来这个宴会上打工,想必也是为了钓凯子,既然这样你不如跟了我,我保证,每个月给你十万块钱,你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在我叫你的时候及时赶到。”

“而且,你以后在也不用打工,如果伺候的好,说不定我可以送你一套房。”

童雪眼神彻底冷下来,有些厌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童雪尽可能的去避免冲突。

童雪倏然妩媚一笑,勾的油腻大叔心痒难耐,她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纸条,塞到男人怀中,“先生,这是我的电话,等宴会结束之后再联系。”

“我现在要去忙了,不然领班看到会骂我。”

油腻大叔早已被童雪装出来的魅惑迷失双眼,愣愣的看着童雪离去的背影,手还抓紧那张纸条,果然,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鄙夷。

至于那个电话号码,是童雪随便写了一串数字。

毕竟,她继续纠缠下去只会将自己陷入不利的地位,不如用这种手段解脱的快。

童雪前去洗手间的位置。

还未走进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动静。

“魏晨!你能做到这个位置,少不了姑姑的帮助,现在不过是让你帮一些小忙罢了,怎么这般不知好歹?”

“你要想清楚,没有姑姑的话,你绝对走不到今天!”

“既然有本事,让你站在这个位置上,也有本事让你摔下来,魏晨,你可要考虑清楚!”

童雪小心翼翼的靠着墙壁,尽可能地降低存在感,她贴在墙壁上,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里面地两个人,她可谓十分熟悉。

魏晨,童家公司的总经理,能力出众,青年人才,可惜,他与虎谋皮。

千不该万不该与继母产生瓜葛。

云依然,继母的侄女。

童雪花钱雇佣私人侦探,好不容易查出来的消息。

公司最近正在走下坡路,大部分人才都有了跳槽的想法。

魏晨早就已经被继母收买,她发现公司走下坡路的时候,继母更是想要利用魏晨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为公司谋利,至于为什么不让童华池去做。

自然是怕被发现。

这样就算被发现,只需要将魏晨推出去当替死鬼。

公司依旧是之前的模样,说不定还可以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所以牺牲一个魏晨又如何?

这也是魏晨不同意的部分原因。

她装成服务员的样子来到宴会,就是为了这两个人。

本想着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现在倒好,还真有消息给她送上门。

声音还在继续传出来。

“就算公司近些年不经气,我可以用其他的办法让公司越来越好,但,这种事情我绝对做不出来!”

“麻烦你转告夫人,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但这件事情绝对不行。”

魏晨点了一根烟,面容坚定。

云依然被他这副模样气得不轻,忍不住伸手,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你别不知好歹!魏晨,你家里还有个母亲,等着医药费吧?你说,你要是失去总经理的位置,你妈的医药费怎么办?”

威胁的意思极其明显。

不想帮云巧慧做事可以,那她就将你得到的一切毁掉。

只要你有在乎的东西,就不怕事情不得逞。

魏晨眸光一凌,“夫人想让我做的事情,只要不违法我都可以接受,但这次的事情已经涉及到我的底线,若你们执意要对母亲动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他一直都百般退让,可云依然却步步紧逼。

他也是个有脾气的,尤其是涉及到母亲。

云依然抬起下巴,眼底带着一丝鄙夷,“魏晨我再给你一些时间考虑,你要清楚自己的定位!不要忘记你如今所有的一切,就连你母亲的医药费都是靠着姑姑。”

“要是没有姑姑的话,想必你连好医生都找不到。”

她轻蔑的看了男人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童雪迅速的将自己隐藏起来,难怪魏晨那么清高的一个人,居然心甘情愿的效忠于云巧慧,甚至还帮着云巧慧转移公司的财产。

啧啧啧。

她真想知道童华池发现相处一辈子人,他的青梅竹马一直在悄悄转移公司的财产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而且私家侦探给她发来的消息,云巧慧好像还和别的男人有关系,前段时间流掉的孩子都不一定是他的种!

活该!

童雪眼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恨意。

母亲一腔深情都喂了狗,童华池居然将这么一个女人当成宝!

童雪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面的时候,魏晨也从洗手间中走出来。

她看到魏晨之后,思绪瞬间回笼。

往前走了两步,转念一想,魏晨现在未必会答应她。

反正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不差这一会儿!

思及此,童雪当着魏晨的面走,进女洗手间,仿佛真是来方便一样。

魏晨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在宴会厅与各家老总周旋。

“怎么样?”

岳婷婷借机来到卫生间与童雪会合。

她满眼期待,童雪的计划岳婷婷是知情人,也十分赞同童雪夺回公司。

童雪凑近岳婷婷耳边,“工作室还有一些闲钱,你拿着多给我一些私人侦探,让他们盯着魏晨母亲那边的动静,我觉得云巧慧会对他母亲下手。”

“好。”

岳婷婷没有问童雪为什么这么做,她相信童雪。

两人又一前一后的离开卫生间,继续在宴会厅里面端盘。

又过了半个小时宴会才正式开始,据说是盛世集团的老总为了欢迎女儿从国外回来,特意举办的宴会。

盛世集团也透露出几份联姻的意思,所以参加宴会的除了一些趁机谈合作的人,也有不少年轻人,盛世集团搭上了霍家一路水高船涨,若有幸与盛世联姻,说不定还能趁机搭上霍家。

这也是一个小小的宴会,为何源源不断的有人前来。

不是看盛世集团的面子,是背后的霍家!

盛世从门口走进来,旁边是身形纤细的女孩挽着他的手臂。

黑色抹胸长裙将女孩圆润白皙的肩膀露出来,长发散落在胸前,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整个人显得礼貌又有气质。

“这位就是盛总的女儿吗?还真是有气质,听说还是个钢琴家,在国外的时候跟着大师学过。”

“人长得也挺好看,听说还在国外留学,果然跟盛总一样博学多识。”

“我家有个臭小子和盛小姐年纪相仿,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话没有说完,其中的意思极其明显。

盛世对着周围人寒暄片刻,也宣布着这场宴会正式开始。

他在女儿耳朵边低语一句。

随即,又看着在场的人,笑眯眯的说道:“咱们这群老家伙就不在这里凑热闹了,将舞台留给他们年轻人吧!”

三五成群的企业家簇拥着丧尸往楼上走去,他们的目的自然不是在宴会上面吃喝玩乐,而是谈合作,刚才还热闹的宴会厅,顿时只剩下一群年轻男女。

盛小姐脸上依旧挂着大方得体的笑容,她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希望大家能够玩得开心,不必拘束。”

年轻男女也是三五成群的样子,还有一些男孩邀请心仪的人跳舞。

盛小姐看了一会儿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百般聊赖的坐在沙发上面。

啧,真不知道爸爸举办这么一个无聊干什么。

他自己出席就算了,还非让她回来。

盛小姐,你好。”童欣茹走进房间,对盛优悦打招呼,完全没有在童雪哪里的盛气凌人。

女孩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喜的拧起眉头。

“没有人告诉你,未经允许进入他人的房间,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吗?”

或许在国内没什么,但在国外大部分人不喜欢将人往家里带,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家是私密的地方。

童欣茹面容僵硬了一瞬,尴尬的笑道:“抱歉,盛小姐,我以前就听闻你十分有才华,早就想要见见你长什么样,想和你交朋友,如果你觉得冒昧的话,那我现在就离开。”

童雪路过房间的时候,看到里面的童欣茹眼神中闪过一次厌恶,她怎么不知道彭歆茹也来了宴会?

宴会都快要结束了,她才看到童欣茹!

“啊——”

童雪刚刚离开就听到房间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参加宴会的人听到尖叫声传来的方向,愣了片刻后,脸色突然大变,那不是盛小姐的房间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所有人都前往同一个方向。

童雪也匆匆赶过去。

结果可能一进去,众人就惊呆了。

满身腱子肉的男人从窗外跳下去,盛优悦腹部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出来,呼吸也渐渐变得衰弱,沙发旁边坐着的是被吓傻的童欣茹。

“天呐!这是什么情况?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救护车,只要是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盛小姐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回国第一天就有人杀她!”

“完了完了,救护车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盛小姐流血的速度好像很快啊……”

童雪深吸一口气,她以前打工的时候,曾给一个赤脚医生打过下手,学过一些简单的应急措施。

她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发现没有人上去后,咬了咬牙来到盛优悦旁边。

开始在盛优悦远心端加压止血,还不忘记安抚她,“你不要动,伤口没什么大碍,我现在已经帮你止住血,只需要等救护车到来就好了。”

她一边摁着盛优悦的身体,还将她的身体摆弄一下,血止住了一些。

当然,仅仅是一些罢了。

“宝贝女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动手伤的她?”

盛世听到动静赶过来后,就看到这一副场景,女儿身体源源不断的流着鲜血,童雪却还在她身上动手!

脸色当即阴沉下来,顺手推了童雪一把,加压止血的童雪一个踉跄,盛优悦身上的鲜血就跟止不住一样往外流,盛世连忙抱住她一把鼻涕一把泪。

众人吞了一下口水,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盛,盛盛总,是这位小姐救了他,刚才脸色已经好一些,你看现在又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本来这群人看到童雪一番动作将盛优悦的伤势稳住几分后,还挺开心,谁能想到盛世一过来就推开小姑娘。

“盛总不是这位小姐,刚才有人,然后从窗户跑了!这位小姐是在救你女儿啊!”

“我已经报了警,也叫了救护车,估计还有一段时间过来,不知道盛小姐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