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台词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马车上的欢乐

时间:2022-07-09人气:作者:

吃饭间,叶揽希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是小四的电话,叶揽希起身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

走廊里。

叶揽希接听了电话,“怎么了?”

“希姐,你不在家,两个哥哥欺负我。”小四告状。

“你确定,不是你欺负他们两个?”

“希姐,你也不相信我?你知道我过的多惨吗?”

“多惨?”

“就……很惨。”

叶揽希没忍住笑了出来,这时,电话那头听到了叶二宝的声音,“好了,希姐在外面跟人吃饭呢,不要再告状了,大不了我让你就是了。”

“真的?”

“嗯!”

“那希姐,我没事儿了。”叶小四立即换了副样。

电话换叶二宝接了,“希姐,你好好吃饭,家里一切有我,不用担心哈。”

“嗯,真乖。”

“那你爱不爱我?”

“爱。”

“那你说,我是你最爱的小宝贝儿。”他的话刚说完,只听那边铛的一声,大宝的声音传来,“别恶心我。”

“你就是嫉妒我。”叶二宝对大宝说。

看着他们在家如此热闹,叶揽希也放下心了。

“好了,我一会就回去了,在家乖乖等我。”说完,叶揽希掐断了电话。

刚想进洗手间,抬眸,赫司尧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眶。

他笔直的站着,脸色看着不太好。

叶揽希才不相信今天真的是如此巧合呢。

但也打算装作没看见,绕过他,朝洗手间走去。

“男朋友?”赫司尧忽然开口。

叶揽希怔了下,所以,跟二宝的电话,被他误会了?

总好比知道他们的存在强。

叶揽希点头,“比男朋友还要亲密。”

赫司尧眸光一暗,“是那天在咖啡厅的那个男的?”

咖啡厅?

男的?

叶揽希脑海里映入林又的样子,所以那天,他们吃饭,他看到了?

叶揽希微微一笑,昂首挺胸,“私事,不便相告。”

刚要走,赫司尧忽然上前抓住她的手,直接将她推向墙面上,英俊的五官直接席面扑来。

叶揽希皱起了眉,看着赫司尧那双恶狠狠的双眼开口说道,“赫总,你是不是很喜欢壁咚人?”

赫司尧,“……”

“这样的姿势,你百用不腻?”

“那你喜欢用什么姿势?”赫司尧低声反问,沙哑的声音在此刻却别有一番暧昧。

额……这是重点吗?

叶揽希眨眨眸,随后不悦的看着他,“我喜欢你离我远点。”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口是心非呢?”

“赫司尧,你是不是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叶揽希说,“我都有比男朋友很亲密的人了,我为什么要对你口是心非?真以为,你永远是我的菜啊?”

叶揽希果然有气死赫司尧的本事,一句话,他的眼神骤变,漆黑的眸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随时会将她吞噬一样。

“是不是你的菜,你都吃过,怎么,味道不香吗?给你的记忆,不够深刻吗?”赫司尧一字一顿的反问。

叶揽希,“……”

车都被他开到高速公路上去了!

叶揽希不甘示弱,“还真别说,时间太长,我都快忘记什么感觉了……”

“想再试试吗?”

“赫总,你不是总说我无趣,没品位吗?怎么,现在不嫌弃了?”

赫司尧的手,在她白皙的脸上划过,“你如今的样子,确实动人……”

还真是一个看脸的狗男人。

“赫司尧,想与不想之间还有道德,我曾经鄙夷的,你觉得我会沦落为那样的人?或许你爱好这口,可是我没什么兴趣,我尤其对别人的男人,不感兴趣。”

“谁说我是别人的……”

“你们在干什么?”赫司尧的话还没说完,身后响起一声弱弱又无助的声音。

回头,蒋语甜站在身后不远处,目光带着痛惜,“你们……”

见赫司尧松懈,叶揽希这才从他手中抽回手,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知道蒋语甜肯定是误会了。

“赫总,自己惹的事情,还是你自己解决吧。”说完,叶揽希转身就走。

“叶揽希,既然你收了钱,为什么还要缠着赫司尧不放?”蒋语甜忽然开口说道,声音有些急。

赫司尧眉头蹙起,看着她。

这时,蒋语甜走上去,“是你自己说的,不再招惹赫司尧的,怎么,这么快就说了不算吗?”

这时,叶揽希回头,看着竭斯底里的蒋语甜,“蒋小姐,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下,我没主动招惹赫司尧,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至于钱的事情,那是你财大气粗非要给的,再说了,这钱没入我腰包,如果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跟兴远科技所有的员工去要。”

“你——”蒋语甜看着她,丝毫没有办法,而她认为,这肯定是叶揽希一早就计划好的手段。

赫司尧敏锐的捕捉了她的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赫总,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希望大家好聚好散,别再给我造成困扰,不是人人都愿意当第三者的。”

“叶揽希,你以为你这么说……”

“什么事情怎么吵闹?”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赫老爷子和叶温书出现在门口。

看着走廊里,赫司尧叶揽希,还有蒋语甜,赫老爷子皱起了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到赫老爷子,蒋语甜这才不得不将戾气收回,“赫老爷子,您也在这里?”

赫老爷子看了一眼蒋语甜没说话。

叶温书一副担忧的样子看着叶揽希,“希希,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揽希微微一笑,“没什么事情爷爷,就是……赫总的桃花债,找到我身上了。”

这时,叶温书眉头蹙了起来,“赫司尧,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但是你跟希希已经离婚了,你也是快定亲的人了,所以我也希望你可以跟希丫头保持距离,不要有过多的接触,这是我作为长辈,对你最后的要求。”

赫老爷子扭头看向叶温书,“什么定亲?什么定亲???”

而蒋语甜也是一脸懵逼,“离婚?叶揽希是赫司尧的前妻???”

“赫司尧,这是怎么回事儿?”赫老爷子看着赫司尧发问。

赫司尧深呼吸,“爷爷,这是……”

忽然间,赫老爷子捂着心脏,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

赫司尧见状,立即上前,“爷爷,你怎么了?”

叶温书顺势扶住了他,“赫老头,你,你别吓我,药呢,带了没有?”说着,从他的上衣兜里翻出药,直接倒出了两颗放进了他的嘴里。

“救护车,叫救护车。”叶温书说。

“已经叫了。”叶揽希在一旁打了电话。

……  

医院内。

一圈人都守在门外,担心又迫切。

很快,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大家蜂拥而上。

“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我爷爷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看着他们,“病人暂时没什么大碍,不过人年纪大了,又有心脏病,所以还是避免少受刺激的好。”

听到这里,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那,现在能进去看看吗?”

“一会送到病房,你们就可以去看看了,切记,病人不能再受刺激了。”

赫司尧重重的点了点头。

很快,赫老爷子被送到病房,大家走去看了。

赫老爷子一看到赫司尧,就冷哼一声,装作没看到一样。

赫司尧也生怕刺激到他,没说什么。

这时叶温书走上前,“你这赫老头,差点把我的心脏病也吓出来。”

“怎么,知道害怕了?我告诉你,我要是死了,连个陪你下棋的人都没有,让你一天到晚躲着我。”

“呸呸呸,胡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叶温书瞅着他,“一把岁数,为老不尊的。”

“我都躺这里了你还说我。”

“行行行,我不说你了,你厉害,行了吧,我怕了你了。”叶温书终于低了次头。

赫老爷子很受用。

这时,叶揽希开口,“赫爷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有您跟我爷爷作伴我才能放心,到晚年了,你们就一起搬到爷爷的乡下的宅子里,我给你们养老。”

一听叶揽希说话,赫老爷子就开心,“有希丫头这话,赫爷爷就放心了,不怕晚年没人照顾了。”

赫司尧,“……”

莫名躺枪。

他什么时候说不照顾了?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这老头子身体也不行,希丫头,带着你爷爷回去休息吧。”赫老爷子说。

“我今天留下来陪你。”叶温书开口,反正回去他也睡不着觉。

“你留下来陪我干啥,给我守灵啊,就你这身体,我怕到不了早上,你也得跟我一起躺这里了。”

“你这老头——”

“行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明天给我煲点汤,带着棋再过来看我。”赫老爷子说。

叶温书还是有些担心。

这时,赫司尧开口,“叶爷爷放心吧,晚上我会守在这里的。”

虽然对赫司尧再不满,也知道他是个孝顺的孩子,从小被赫老头带大,两个人相依为命,他又怎么会不放心。

目光看着床上的赫老爷子,“那好,我明天再来看你,我告诉你,心胸宽广点,别什么事情都生气。”

“知道了知道了。”赫老爷子不耐烦的说。

“那赫爷爷,我明天再来看您,您好好休息。”叶揽希也说。

“好,路上慢点希丫头。”对着叶揽希的时候,赫老爷子别提多慈爱了。

看着他们要走,赫司尧开口,“我送您。”

叶温书立即给拦住了,“在这里照顾好你爷爷比什么都强。”说完,直接走了。

房间里,剩下赫司尧和蒋语甜。

蒋语甜说,“司尧,你陪着赫老爷子,我出去买点需要的日用品。”

“不用忙了蒋小姐。”赫老爷子拦住了她,“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蒋语甜知道,老爷子在下逐客令,看了一眼赫司尧,点点头,“那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赫老爷子没再说话。

赫司尧也没说什么。

蒋语甜转身悻悻的走了。

病房内。

剩下爷孙两人。

赫老爷子躺在床上,酝酿着接下来怎么发作。

谁知赫司尧走过去,拉了一把凳子坐在旁边,“行了,想骂您就骂吧。”

“你——”

“我知道,骂我您也舍不得。”赫司尧说。

“臭小子,你就是想气死我。”话是这么说,可明显没那么生气了。

“天地良心,我最担心,最关心的人就是您了,巴不得您一辈子都好好的活着,怎么会想气死您。”赫司尧说。

“那订亲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不知道?”赫司尧问,“你还想学当初对希丫头那样,一声不吭的把事情给我悄悄办了再告诉我?”

“爷爷,那就是绯闻而已。”赫司尧说,“我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您的见证,我怎么敢?”

“敢不敢的,你也没少做。”赫老爷子不信他。

“那好,那您说,要怎么样你才相信?”赫司尧问,对老爷子也是拿出了万分的耐心,老爷子虽然口口声声的骂他,但是他心知肚明,老爷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没有之一。

赫老爷子盯着他看了半天,最后说道,“你怎么说我都不信。”

赫司尧,“……”

都说老人越老越小,这话一点都不假。

看着他像孩子一样赌气,赫司尧没忍住笑了,“好了爷爷,我向您发誓,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不管您同意不同意的事情,我都会告知您一声,绝对不会瞒着您偷偷办。”

赫老爷子皱眉,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呢,细细斟酌了一番,又骂道,“臭小子,你当我老糊涂了吗?”

“您怎么会老糊涂,您比谁都精明,怕是我糊涂了,您也不糊涂。”赫司尧丰腴着说。

还别说,两句话就给老头整的开心了,“臭小子,指不定哪天就会被你气死。”

赫司尧也松了口气,“好了爷爷,您别生气,这事儿就是一场闹剧。”

“你传绯闻定亲的人,是刚才出去那丫头吧?”赫老爷子问。

赫司尧没否认,点了点头。

“你对她有情?”赫老头问。

赫司尧没说话。

有没有情,赫司尧说不上来。

这么多年,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不在少数,可是大多数都是奔着他的钱和身份来的,但是在公司遇到困境的时候,却是蒋语甜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没有过一句怨言,公司破镜后,她也未曾优越过,继续当他的左右手,事无巨细的处理他的一切事物。

赫司尧不是不明白蒋语甜的心思,他也曾一度认为,结婚应该找蒋语甜这样的,至少双方互不讨厌,而且,独立不依赖。

所以外界传了那么绯闻,他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来,这样断绝不了少女人要扑上来的心思,二来,他也想过假戏真做,可这么多年,他对蒋语甜,始终缺少一份冲动。

赫老爷子看他不说话,就莫名来气。

“你要是真对那个丫头有情,我也不拦着你,但是司尧,那就别再招惹小希了。”赫老爷子说,“小希是个好姑娘,当年是我看上她,所以才替你们坐了主,可事情并没朝我想的发展,对小希也造成了伤害,为此,叶老头也差点跟我翻了脸,小希是叶家唯一的希望了,司尧,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爷爷,你就别再伤害小希了,也别再让你叶爷爷担心了。”

赫司尧抿着唇,他知道老爷子是认真的。

即使当年他偷偷的跟叶揽希离了婚,老爷子两个月没理他都不曾说这样的重话。

“我知道了爷爷。”赫司尧说。

赫老爷子看着他,无奈叹息,“司尧,爷爷也不希望你一定按照我说的做,但我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为自己所做的决定后悔。”

然而事实上呢?

赫司尧的心,已经乱了。

……

蒋语甜回到家。

洗完澡,坐在床上发呆。

结合今天所有的事情,她现在才渐渐缕清楚。

不是赫司尧记得她想吃那家菜,而是因为叶揽希在那里。

也不是兴远项目多么出色,而是因为叶揽希在那里工作。

总之,这一切,都是因为叶揽希。

想想,她觉得可笑。

一直以为叶揽希是想攀上赫司尧,现在才知道,他们是这种关系。

他之前一直觉得叶揽希这个名字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是因为她听说的叶揽希,农村出身,长的一般还没品位,性格还泼辣,总之整个人散发这一股浓浓的乡村气息,所以并没有在意,也没有把这个名字跟眼前的人结合到一起。

想到这里,蒋语甜有些受挫。

想到赫老爷子对叶揽希的态度,她感觉跟赫司尧之间的距离,忽然被拉扯了那么远。

房间里,她走来走去,想了许久,还是给赫司尧打了个电话。

电话被接通的很快。

“司尧,赫老爷子怎么样?”蒋语甜问。

“没事儿了,人已经睡了。”赫司尧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我也不知道你跟叶揽希的关系……是我唐突了。”蒋语甜道歉。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赫司尧说,“不必往心里去。”

“其实你跟叶小姐的关系,可以直接告诉我的。”蒋语甜说,“这样我就不会做出那么多的事情了。”

赫司尧沉默了片刻,“没什么可说的,我跟她的事情,都过去了。”

“你的意思是……”

“语甜,兴远科技的事情,你明天换个人去对接吧。”赫司尧忽然说。

“嗯?”蒋语甜一愣,“你不是说这事儿以后你要亲自对接吗?”

“我很忙,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这事儿以后交给你处理了。”他说。

是蒋语甜理解的意思吗?

赫司尧要跟叶揽希划清界限?

刚失落的小火苗似乎又燃气了希望,蒋语甜应了声,“好,我知道了,我来安排。”

“就这样,我这里还有事情处理。”说完,赫司尧挂断了电话。

蒋语甜拿着手机,心中说不出的激动。

跟在赫司尧身边这么久,她难道连这点心思还不明白吗?

赫司尧是下定决心跟她保持距离了。

想到这里,蒋语甜深呼吸,也许,老天也是会眷顾她一次的吧。

……

叶揽希和叶温书出去吃饭,虽然没有说跟谁,但三小只旁敲侧听,装傻充愣的也大概知道了是跟谁。

三个人看着照片,叶小四发文,“所以这个人,可能是我们的曾祖父?”

“他跟我们祖父还是世交。”叶二宝补充。

叶小四说,“我怎么感觉,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呢?”

三个人都能脑补出一副情感大戏。

正在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时,门外响起声音,叶大宝连忙收起了手机,三个人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样子。

“希姐,祖父,你们回来了?”叶小四扑上去。

“你们怎么还没休息?”叶揽希问。

“你们怎么回来这么晚?”小四反问。

“我跟祖父遇到点事情,所以回来晚了。”叶揽希说。

“你们不回来,我们不是担心嘛,所以就没睡。”小四说。

这时大宝走上去,“希姐,没什么事情吧?”

“好了,没什么事情,你们明天还要上学,早点休息去。”叶揽希说。

“知道了。”

三个人乖乖应了声,这才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客厅里。

叶温书皱着眉,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好了爷爷,医生都说赫爷爷没什么事情了,您就别担心了。”

“今天我真怕赫老头就那样过去,你说我还瞒着他们孩子的事情,我这……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叶温书说。

看的出叶温书是真的愧疚,叶揽希说,“要不,把真想告诉赫爷爷?”

叶温书一怔,目光诧异的看向叶揽希。

“我不想让您心里有负担。”她说。

叶温书思考了一会,摇头,“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怎么着也得等赫司尧那小子结婚了,稳定了才能说。”说着,看着叶揽希,“爷爷就是那么一说,不是给你压力的意思。”

叶揽希微微一笑,“我知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我早早去医院看着那老头子去。”

叶揽希点头,回了房间。

这时,三小只都各自趴在房间的门上,客厅的对话,他们听的一清二楚。

三小只有个群,叶小四先说话,“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可能是我们的曾祖父的那个人,出事了?”

天色微亮,十几辆车牌号8888的豪华婚车疾驰而过。

领头的红色保时捷里,童雪燥热不安地扭动着身子,蜷曲的手指攥紧大红的喜服,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一个荒唐的念头窜上脑海——她被人算计了。

可她根本没给那对母女接近她的机会,怎么可能……

“霍太太,到了。”

前排司机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霍太太?什么霍太太?

她嫁的是燕京程家,怎么成了霍太太?!

童雪一把掀开盖头,发现眼前根本就不是程家定的婚礼酒店。

她急促地解释,“你们搞错了!霍家娶的是我妹妹童欣茹,我是程家的新娘!麻烦你送我去程家。”

霍家大婚,接错新娘这种责任谁担得起?

司机眼底的惊慌稍纵即逝,他心一横,冷着脸说,“这套喜服和盖头上的流苏还是我们霍总特别要求的,我不可能认错。”

这套喜服是霍家送来的?!

怪不得!

她就说继母怎么会好心给她定制这么奢华的凤冠霞帔,甚至抢过童欣茹的风头,原来是霍家的!

所以,一切都是她们算计好了的?

好毒的心呐!

但她绝对不可能嫁去霍家!

更不会如了她们母女的愿!

“霍家的新娘不是我,你们去找童欣茹!”

身体越发难受,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童雪当机立断打开车门,拼命往酒店里面跑,直奔最高层的客房。

她脚步虚浮,却不敢停下。

霸道的药力蚕食着她的理智,不管她怎么掐手心、咬舌尖,都无济于事。

身后蓦然响起司机的脚步声和叫喊声,“站住,别逼我叫保镖!”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绝望,又不甘心。

正当她以为穷途末路时,前面的房间门突然开了。

童雪想也没想扑上去求救。

“先生,救救我,你救我,我会给你报酬。”

男人冷清的眸子瞥向童雪,手中的电话依旧在吵:“老大,婚车快到了,你人在哪呢?”

“稍后就到。”

“求你!”男人话音未落,童雪便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哀求。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别无选择。

男人微微皱眉,盯着她审视了几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求你!救我!”童雪攥着他衣袖的手沁出一层冷汗。

男人看着她乞求的眼神,刹那间想起四年前的那一晚。

那个女人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只可惜,他找了四年都没找到那个女人!

想到这里,他轻笑一声,挂了电话,冷冷地睨了眼追过来的司机,“她,我要了。”

童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房间,只记得冰冷的水流浇下来时,她的双臂已经挂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她感觉自己浑身燥热,像要爆开似的,唇齿间更是不受控制地溢出轻吟。

“唔嗯,好热……”

“我帮你打120。”

男人眸色一深,察觉了童雪的不对劲。

她是很诱人,但他没有趁人之危的爱好。

“来不及了。”

童雪一把抓住了男人拿出电话的手臂,哀哀恳求:“求求你,帮我……”